葛朗台的故事

公司

2012-09-21 07:30

又一个巨额估值。

成立不到两年的闪购,突然跃入大众的视线内。首轮融资 10 亿元人民币,估值 100 亿元,高于当当网,“国内外有百余家投资机构主动向其抛出橄榄枝”,CFO 入职以来还没看过公司的财务报表,工商资料披露的信息显示其 2011 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为 169.27 万元,主营业务利润为 -14.98 万元,净利润为 -154.45 万元,这些不甚详实的信息向人们勾勒出一个模糊的魅影。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概念股的高估值并不让人诧异,源源不绝的内幕消息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财务报表前也总有 “我不知道” 的遮布,作假、过度宣传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老套到让人不齿的手段,媒体涉足融资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据说一些媒体内部人士对把卖不出去的广告版面高估价打包作为账面投资这种取巧的方式也看作是对自身资源整合的好主意。中概股的退市热潮不足以警醒这些外强中干的投机者,包装后上市是他们摆脱困境的妙药仙方。

似乎许多人都对这样的手段乐此不疲,彼得·希夫在《为什么我们不应对金融危机感到意外》演讲举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他问一个 20 岁出头的年轻人:“你凭什么认为你的公司值 5000 万美元?你们没有资产,没有收入,甚至没有客户!” 那小伙子说:“你不知道,我们有办法上市,你能赚到许多钱。”

上市后就高枕无忧了?做空机构像秃鹫盘旋在空中,一堆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就像地上的腐肉。以浑水、香橼等做空机构打击中概股为例,具体做法

一是彻查中美财务审计差异造成的漏洞缺口,主要包括销售收入虚报等,二是检查企业高管的不当行为,三是监测企业是否符合程序,按照规定定期向监管机构和公众投资者报备等。

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在 《做空那些事》一文中说:

好公司不怕做空,被做空了股价可能也很淡定,就象 citron 做空一家公司,因为报告实在太水,股价纹丝不动,那么这时候我们如果还有多余的同情心,那就可以关心一下做空者的遭遇了。

面对做空,大部分人都没有 “多余的同情心”,以李开复为首的多位投资者联名反对香橼,香橼称李开复的动机却值得怀疑,李开复则质疑香橼的恶意诽谤。无论 CEO 们是剧烈的反应,还是沉默或者无力的抗辩,不明真相的群众,永远只是在语言这个媒介的漩涡中,无所适从,“尾随发生的只有变化,岂有他哉(Nothing follows from following except change)”。

信息不对称引发的荒诞游戏,是投机者甘之若饴的精神鸦片,游戏设计者和游戏局中人都在忘我地相互博弈,夸大是谦虚的,夸张才恰到好处。透过表象,一个虚弱又野心勃勃的灵魂在与真实之羽的比重中,思索着葛朗台的故事,它无关文学,无关信仰。

如果看过《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相信对莎翁的这句警言不会陌生:

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旁观者的冷眼,渊深莫测的海底,也可以量度得到,潜藏在心中的思想也会被人猜中。

荒诞剧的落幕,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