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很多人认为简约就是减少复杂,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真正的简约是,你不断地想不停地想,直到你找到了方向。‘对, 就是这样。’这其中没有理性的选择。

—— Jony Ive

大声

2013-10-07 15:59

个性腼腆的 Jony Ive 几乎很少站在聚光灯下,是的,他一般出现在精致的广告视频里,软软的大不列颠腔伴随着时不时的浅笑。在今年 9 月,Ive 很罕见地接受了 USA TODAY 的专访,连同一起的还有 Apple 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

“你看这张椅子,我们能一眼看出它是椅子,是因为它的功能和形状是统一的,这种‘统一’在制造业已经经历了数百年。”在 Ive 看来,如今的许多产品其样式无法暗示其功能,“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机遇。”

Ive 年轻时曾经希望自己是一名乐队主唱,但是阴差阳错他成为一位杰出的设计师,不仅仅是帮助 Apple 卖出了 7 亿 iOS 设备,同时也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勋章。

“当我们去年十一月坐下来讨论 iOS 7 时,我们觉得人们已经信任触摸屏,他们不需要物理按键,他们明白其中的益处。因而 (设计) 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不会过于死板,而有着充分的自由,我们尝试着创造一种非具象的环境,这使得设计能从局限中挣脱出来。”

Federighi 认为 iOS 7 的新外观与技术的进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过去,我们常使用阴影的效果来分散用户的注意力,是因为显示屏清晰度的局限,而如今显示屏是如此的精确,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清晰的排版。”按 Ive 的说法,“我们希望设计服从内容本身, 并且以这种方式从困境中挣脱出来。”

谈到“简约”,这个 Ive 最喜欢用到的词汇(Apple 官方 iOS 7 介绍视频里也有讲到)——

“我看很多人认为简约就是减少复杂,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真正的简约是,你不断地想不停地想,直到你找到了方向。‘对,就是这样。’这其中没有理性的选择。”

对于 Apple 不再创新的质疑,Ive 毫不在意,“当我们做决定时,我们并不与那些质疑我们价值观的人做斗争。我们真正在意的是这些有价值的东西,旨在变得更简约,更专注。这些是我们所有讨论中可闻或不可闻的咒语,你可以说这是 Steve 留下的遗产,但现在是 Apple 的。”

“做出一个新的东西很容易,但到了后天它就不再是新的了,因此我们所尝试的是做更好的东西。”

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但是很多人选择性地忽视了。

Ive 最后还透露了如果离开 Apple 可能从事的行业,采访很有料,推荐一读。原文 | 中译版

 

题图来自 Apple 官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