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的杂音

公司

2012-10-01 00:27

我试图那么做过,全微博的人都说我装逼。要特立独行狠难的,去看吧,或者至少装作看过。

今晚十一点零三分,和菜头发了如上一条微博,回复的是另一条很新浪体的微博:

微博上到处都是@中国好声音 的帖子,连@作业本 和@和菜头 等草根名人都在看,估计这次@浙江卫视 赚翻了!我在想,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书什么的,给这过分的热情降降温

事实上,还有天后王菲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这是继超女之后的另一个现象级选秀节目,只是人们讨论的主战场发生了转移,社交盛宴也好,自媒时代也罢,尽管流通出来的依旧是包装过后的信息,但人们对此却无很多抱怨,相反人们对电视广告的吐槽更为猛烈。至少眼下来看,巧妙包装过的信息比真实赤裸的广告更为赏心悦目。

信息的包装从来都有,只不过以不同形态出现而已,有的生硬,有的契合,有的画蛇添足,有的雪中送炭。全民娱乐的时代,这种包装更加渗透,“任何发明或技术都是人体的延伸”,人们不自觉中扮演了一个喀索斯角色。

很遗憾的是,广告依旧是旧媒介的形态。无论是广告中插播节目,还是节目中插播广告,观众怨言不断,但没有人棒喝利益方其传播思路的浅薄和守旧。可惜商业不能依循文学艺术的复古主义论调,在技术潮流下,旧内容必然会与新媒介环境格格不入,这种体会随着人们生活的参与度提高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直观表达出来,则会是激进的不满了。

一条来自 @koji 的微博在微博迅速转发了超过 10 万条:

大家都别看了啦,好声音冠军是梁博〜因为梁博他爸是梁茶

与商家不同,媒体相关者则能敏锐把握到这种趋势和变化,他们不会以旧的产出来适应新的环境,而是极力迎合新媒介。麦克卢汉说:知识分子的角色,从来都是新旧权力集团之间的联系人和中间人。对于媒体而言,所谓 “权力集团” 是其受众人群。

信息传播的方式很平缓无声地完成了过渡,这种舒适的转折让其受众 “自我截除”。

只是在没有规则情况下,媒体的敏锐容易变成一种病态的神经质。微博媒介本身的特性让眼球效应得到最大化,对于博出位者而言,信息的爆炸性甚于其真实性,文章的摘编甚过兢兢业业的原创,翻译来得更简单,格调只需要一两足够吓唬人的书名就可以了。于是文化成为了一种最浅薄的消费,因为它是 “一百克水加十克白酒” 兑出的东西。

对大多数人而言,媒介的影响总是后知后觉,人们为了平衡神经解压的痛苦选择了自我麻痹。然而对于小部分以此消费的人而言,这种痛苦终究被攫取财富的快感所取代。

如很多人预言的那样,巅峰之夜,梁博获胜。不过,对中国好声音这个本来很酷的节目来说,频繁打断现场直播的广告;似乎重回所谓主流意识、有迎合嫌疑的曲目选择(梁博最后演唱的曲目是我爱你中国);还有汪峰最后为 “中国” 而发的过度嘶吼,让中国 “好声音” 参杂了一些让人遗憾的杂音。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