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开发者 Marco Arment “跨界” 成为杂志编辑

公司

2012-10-12 12:33

Tumblr 创始人之一,Instapaper 的开发者 Marco Arment 今天推出了新应用,名为 The Magazine,开始尝试 “移动出版”。从软件开发者,到播客主持人,再到杂志编辑,Arment 又跨界了。

应用很简单,拥有简洁、干净的阅读界面,文章中插入的脚注可呈气泡式提醒(iPhone 版是弹出黑色窗口)。在使用过程当中,手指向右轻轻一拉,则出现文章列表以及功能设置面板。在设置面板,可切换日间/夜间两种主题,以及改变文字大小。

一切与阅读无关的功能操作都集中在左侧的面板中,包括订阅新内容、改主题、改字体大小

点击脚注,然后出现黑色的气泡式窗口

文章内容可分享

总体而言,The Magazine 的设计和 Instapaper 保持一致,极简主义,无干扰。在使用过程中,注意力可以最大限度地放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阅读。

已经开发了一个成功的待阅服务,为何 Arment 仍然坚持开发一款电子杂志应用?

他说,我的播客(5by5)内容总与软件开发有关,而每当谈及咖啡、汽车等非软件开发领域的话题,常常激发听众强烈的反馈,而且他们希望听到更多相关的内容。然后他意识到,播客不应只跟开发有关,而应当跟开发者有关,或者跟一群喜欢类似主题的 Geek 有关。这能解释为何 The Magazine 的副标题是:For geeks like us。

这是其中一个故事,谈到了 The Magazine 的读者定位,然而这款应用的背后还有更多的故事。

实际上 Arment 在 2008 年 6 月就新建了一个网站,名为 Give Me Something To Read。这个网站将作用是,将人们通过 Instapaper 最多收藏的文章,从中挑选 3 到 5 篇展示出来。随着全职编辑的加入,该网站也获得相当多的改进,包括网站界面,标签系统、话题、编辑精选文章等等功能都获得改进。到今年 3 月,Give Me Something To Read 更名为 The Feature,他希望该网站能够像 Longform、Longreads 一样获得足够的注意力。

The Feature、Longform、Longreads,都涉及内容出版的新形式 “内容策展”。从海量的文章中,精心挑选出读者喜欢的内容,或是让内容变得更富有吸引力,从而吸引流量。然而,The Feature 并未达到 Arment 的期望,至今仍藉藉无名,成为网络中的一个孤岛。

现实迫使 Arment 不断去问 “Why” 以及 “How”。然后,他想到,也许为 The Feature 单独开发一个应用是可行的。后来,他又询问了去年参加苹果开发者大会的朋友,发现 The Feature 的内容很适合在 Newsstand 中展示。再后来,他开始反问自己 “为何不提供自己的内容呢?” 实际上,这是因为他发现独立出版与主流出版之间存在市场空间,诸如 The Magazine 这类多个作者的出版平台,可以获得数量比小众网站更多,但比纽约时报少的读者群体。他主张独立出版者 “不可以、不应当、没必要去开发自己的 Newsstand 应用”,因为旧日的商业模式,已经无法支持他们搞 “大部头” 的文章。

反映在 The Magazine 订阅策略上,它不提供一整年的订阅,读者想获得最新的内容,要支付 1.99 美元(12 元人民币)续订一期内容。每一期内容中,包含四篇文章。每隔两个星期,就推送一期新的内容。应用所获得的收入将给予作者分成。

总而言之,Arment 打算给特定的用户群体(Geek 向的),提供数量不多,比较精到的的内容,而这些群体则支付一定的费用以获得内容。对比 Newsstand 其它传统媒体所制作的杂志来说,The Magazine 的确有所不同——更加垂直,同时更加依赖内容来获得收入,相应文章单价也更高。会有人喜欢订阅 The Magazine 的,但实际数量是多少依然未知。所幸的是,Arment 喜欢在个人博客上分享他所做的事情,以及感想,届时我们能够验证他的 “再一次跨界” 是否成功,他的想法是否正确。

 

题图来自 webstock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