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的跳票和小米的营销

公司

2012-11-15 11:44

昨晚无意间看到了一条转发微博

建议锤子科技改行砸手机好了。不过跳票跳得如此理直气壮,还有一堆盲粉附和倒是第一次见到。

所指的是罗永浩一条转发 4000 以上的 “高调宣布”

由于产品设计方面的巨大改进(难以置信哦),导致开发工作变得异常复杂,结果是原定的时间很难完成,所以锤子科技今天高调宣布:ROM 发布日期跳票至明天春季(具体日期发布前 30 天公布)。这是智能手机业的巨大损失,但不是 “无法挽回的损失”,这减缓了科技史的进程,但也使得它的步履更加稳健了。

很遗憾,这种情形绝非第一次。

分析可以回到微博本身,140 字的限制成就的不是信息的快速传播(相反,谣言来得更加猛烈),而是一场营销盛宴。与电视上露骨的八心八箭不同,后者包装得更为讨巧。只是这种讨巧并不具备可持续性,就像没完没了的警报付出的代价就是满不在乎。当谎言被揭穿,技俩被识破,带来的负面增倍效应让习惯平淡的我们突然觉得这种讨巧本身变得面目狰狞,无比恶心了——事实是团队没有大的变动,炒作手段依旧,话题相似,产品逐代正常更新——有人说是我们的心态在变化,倒不如说是对这种反差刺激后的一种感觉良好的心理适应过程。

徐皓峰在其影评作品《刀与星辰》中说道:“崇拜,建立某种价值,产生一个强者,观众会有 ‘我等于他’ 的感慨,于是感觉良好;诋毁,则是毁掉某种价值,产生一个弱者,观众会有 ‘他不如我’ 的感慨,从而感觉良好。” 人类心理的自我适应能力,总能轻而易举地创造出一大堆 “高富帅” 和 “屌丝” 来。

小米的口碑神话建立在一个虚空的 “性价比” 上,在逐步跌落的过程中,罗永浩适时的跳票能得到谅解也就显得水到渠成,相比前者的刺激,后者自我调侃的话倒是显得平缓而舒适。人们在毁掉一个产品形象后,或许很容易会重新建立一个产品形象——只要它足够讨巧。

事实上,营销者也应该心知肚明:无论是诋毁还是崇拜,情绪之外的大多数人其实只关心自己——价格足够便宜,质量得到保证,营销的露骨和讨巧与否并不会影响大多数人的购买意愿。爱范儿作者周宗珉的这条微博或许也能很好地佐证这一点:

这么说吧:刚刚出炉的美国 9 月失业率降至 7.8% 的消息远比讨论谁赢了第一场电视辩论的话题对于左右选情而言更具有实际意义。作为一个 GOP 支持者,我始终认为米蓉泥在 11 月获胜的机会并不大,这一点在自己同华府政治新闻圈的诸多共和党人的交流过程中也多次得到了认同。

与同样做选择的选民相比,用户可能会更自私,因为选择更多,商业更现实。

因而营销的目的在于传播面更广而不在乎它的形式是小清新还是重口味。小米的负面评论中,除了感情的宣泄,更多的是对其营销本身的抗拒:以一个逝去的人为谈资,当作自己品格升华的精神鸦片,到底是口中的尊重还是实际的亵弄?

只是对于被附加着营销感性的产品本身和它们身后默默无闻的工作者而言,如果由此而受到了道德审判,到底孰是孰非?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