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让 Google 烦心的二三事——用户隐私,人才流失和专利官司

公司

2010-09-18 06:50

员工侵犯用户隐私被开除

David Barksdale 因为违反 Google 内部安全政策而被解雇。据信,Barksdale 利用自身权限获取了多份他人资料,其中包括 4 名未成年人。在解雇 Barksdale 以后,Google 表示他们在审核日志上投入大把精力以确保内部的有效控制。

TechCrunch 的 Michael Arrington 对此则表示,Google 不应只是简单将 Barksdale 开除,而是应该走法律途径。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使我们几乎不再有隐私,“Our life is lived online ”。他还认为全球范围内有很多用户将一些私密的个人数据存放于 Google 的服务器上,而非法获得这些数据的人仅仅是被开除的话就有些过于荒唐了。 随后,TechCrunch 的记者还询问 Google 此类事件是第几次发生了,得到的回答是第二次。尽管 Google 的口号是不作恶,但是 TechCrunch 记者还是半信半疑的表示鉴于 Google 在互联网大染缸里浸染了 10 年之久并在全球拥有超过 20000 名雇员,此类事件的发生次数可能更高。

如何留住人才?

Michael Arrington写了篇文章,就 Google 最近的人才流失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虽然通过追踪 LinkedIn 的数据,仅有 120 位前 Google 员工离职后选择了 Facebook,但是 Google 人才再多,他们也扛不住天才们离开后都另去一家发展红火的互联网公司。离开的理由?虽然统计结果不太精确,但大部分还是因为薪水。曾供职 Google 现为 Facebook 一员的 Paul Buchheit 转了一段文字:

经确认,我们公司为一名前 Google 员工提供了份他无法拒绝的合约(除非他真这么干)。作为中级开发人员,他会在原有 15 万美元薪水的基础上上涨 15% 以及 4 倍股票收益,还有 50 万美元作为在 Facebook 待满一年的现金奖金。

随后有人问他这事儿是否真实,Paul 回答:

是的,这是真的。很多在 Google 的员工会用 Facebook 的 offer 要求加薪。

也许 Paul 给出的数字有些夸张,但是在硅谷的创新企业,薪资构成中一项较被人看重的是 Pre-IPO stock,员工持有这些股票待公司上市后摇身一变成为百万富翁的事例并不少见。面对 Facebook 开出的条件,Google 一般也就是薪资上涨 10~15%,另外给些股票期权。也难怪现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有大把大把的资本到处挖人。其实 Google 也没什么想不开的,当年他们还是小作坊的时候也这么从微软或是雅虎挖人。当然,玩笑归玩笑,在这个人才最重要的 21 世纪里,各大公司互挖墙角已经司空见惯了。但目前对 Google 来说,也许拒绝薪资竞赛同意一些人跳槽未必是件坏事儿,这种拿着 offer 要求加薪的群体效应的扩散对企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Skyhook 状告 Google

过一过二不过三,这第三茬就是 Google 又被告了。距离上次甲骨文的控诉没过多久,最近,和 Google 同为地理位置服务商之一的 Skyhook Wirless 因 Google 侵犯专利和反竞争行为将其一纸告上法庭。Skyhook 声称 Google 凭借自身和手机厂商之间的关系优势,“强制厂商在 Android 设备上运行 Google 的地理位置程序”,甚至还干涉 Skyhook 和摩托罗拉之间的合约,这给他们造成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另外,Skyhook 还状告 Google 侵犯了他们四项专利,但是具体并未被披露。最后,Skyhook CEO Ted Morgan 表示,Android 并非如其所言那样开放,设备生产商(按理)能获得其他科技公司的技术授权,但在实际部署上却未必如此。关于这次诉讼,Google 尚未给出回应。

Source:TechCrunch(1,2),Gigaom

转载请注明 ifanr 原文链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当你注视我时,我正戴着耳机跟随节奏和韵律扭动。但实际上,你不知道我并没有播放器。哦对了,我爱 Lego!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