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影:文艺青年的摄影社区

公司

2012-11-30 12:18

我们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info@ifanr.com


广州购书中心旁边。一走进小小的星巴克,咖啡香浓漫来。几桌人在扎堆聊天。

这时,扎着一小卷头发在后脑勺的风子,坐在角落间,显得特别安静。风子,闪影的创始人之一,曾游走于媒体机构间,办过杂志,写过乐评,现主要负责闪影的市场推广工作。他说,闪影更多是一个 “手机摄影作品的创作和分享社区”,聚集了摄影达人、文艺青年和他们的朋友。只要愿意,都可以在这里与他人分享各种小清新和重口味。

“创造并分享这么有价值的东西,比纯粹打工更有意思。” 另一位创始人翔宇这样抒发了自己的创业冲动。此前,翔宇从全球五百强美国思科公司工作过一般时间,后来辞工到了一家创业公司,最终在那里遇到了风子、熊伟他们,而后四人一起辞掉工作组建创业团队。他笑着说,因为性格和喜好走在一起,所以现在才会来做一件挺文艺的事情。

随着团队慢慢地定型,他们注册公司,把发展方向最终确定在手机摄影上,开展线下活动……由此,闪影的文艺之旅慢慢拉开序幕。

果然,又一个摄影时代

也许跟其它创业团队不太一样,他们不是看准某个国外 APP 直接进行复制,而是之前做了大量的尝试,最后才渐渐细化到手机摄影这个概念上来。

手机摄影?同是摄影分享 APP,我们脑子里第一时间也许会闪出 Instagram 的映象。虽然 “闪影” 的由来并不是模仿 Instagram,但是 “闪影” 创始人郑翔宇对这个应用并没回避,甚至十分推崇。他认为 Instagram 在摄影上至少解决三个问题:怎么用 iphone 拍出好照片儿;怎样分享;怎样更快地分享。

在他看来,现在的手机已然让随手拍成为潮流,但是能够拍照,还不能称为摄影,还要有好的画面才能成就一个好的摄影作品。摄影?拍照?两者界线的区别或许仅在于,摄影比拍照多了后期的修饰或者调整,以更充分地表达自我。这样看来,对文艺有着偏执情节的人,比如说大学生,白领,艺术生,设计师等等,他们也许会更需要后期的美学调整,“以更充分地表达自我”。

如今,无论是使用 Instagram 还是闪影,用户都能通过简单的软件,让随手拍变成摄影师眼中的作品,分享到论坛上。那种感觉就是,普通照片,一秒种变成文艺照片:所有人都会变成摄影师,所有人都会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并且能够在适当的平台上发表。

“果然,又一个摄影时代开始了。” 在 “城市闪影”iPhone 摄影展中,观念摄影师马良曾评论王轶庶的 iPhone 摄影作品《日本之旅》。

“一开始我们也没有说要做多文艺的东西,要做多好看的照片儿,” 翔宇的语速可以飞快,但是咬字清晰,态度坚定,“可是做着做着,后来团队就想清楚了,可能后来的方向跟他们的性格、气质是比较搭的——以内容为导向,注重优质的内容。”

那么,什么叫 “以内容为导向”?

他说,如果跟其它的同业比较,其它很多社区都是以关系来主导的社区相比,就是从熟人堆里面发展起来的,而闪影就是通过优质的内容来吸引用户。跟竞争对手来比较,这也是闪影的区别和优势。

闪影的用户群体,基本就在自我摸索中确定下来了。那么怎么去激活用户呢,他们曾经也做过大量尝试。其中,iphone 摄影展是绕不开的一环。

也许是媒体人的关系,风子往往很方便参与或举办很多线下活动。最早期的时候,风子多组织用户到全国独自音乐圈里的人里进行现场拍照,现场分享,做些初步的尝试。在知名策展人曾翰的支持下,后来联合 “真实视觉” 和城市画报,最终举办了全国首届的 iPhone 摄影展。其中包括 “黑白”,“白夜行” 等主题单元的摄影展。

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摄影展竟然出奇不意地成功了,得到了用户的大量好评,而且用户量也有上升。而且有了这次摄影展的创办经验后,他们惊喜地发现,目前国内还没有人动这块蛋糕。本来以为手机分享照片是很普遍的,团队却注意到原来在国内,摄影社区还是很新鲜的事情。

摄影展的巨大成功,让风子尝到了 O2O 的甜头。“我们更多推广工作集中在线下活动,也是我们未来工作方向。” 风子这样说。广州创意市集,媒体合作……借助大量平台做推广,后来闪影团队的工作方向慢慢就集中在线下活动上。

风子这样看,其实互联网本身的模式也不清楚,电商和游戏支撑了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而虚拟后面的商业是真实的,一切越来越真实,一切越来越逼向真实性。就这样,线下商务的机会与互联网结合在了一起,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这样线下服务用线上来吸引客,区分用户群,消费者可以用线上来筛选服务,很快达到规模。

“一个图片社区要成长起来,必须走这条路。” 风子稍做总结一下。他说道,因为国内教育不是视觉系的,所以这类网站是一个挑战。而一路走来,自己也花了蛮多时间去培育市场。

以内容为导向的 APP

准确地说,整晚交谈似乎都是围绕 “以内容为导向” 展开的。闪影团队始终认为自己的最大区别,最大的优势就在这里。

“未来一到两年内,国内移动互联网上肯定会出现图片分享的社区,而这样的社区会有关关系型和媒体型两种形态,而闪影选择的是后一种。” 在 “闪影” 的介绍册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对于关系型社区和媒体型社区的区别,翔宇做了以下表格。

关系型 媒体型
关系图谱 兴趣图谱
熟人分享 同好分享
拍照 摄影
Facebook/ 朋友圈 Instagram/ 闪影

翔宇解释道,如果要做一个以内容为导向的社区,那我们首先要确保这里的产品质量是好的,才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主要是产品的好坏是第一点,如果是内容导向,建立一定的社区,然后才可以吸引其它人去围观,用户主要是大家看到文艺,优质的内容。

微信会成为中国最大的沟通社区,但是分享照片的时候用户可以去哪里。翔宇认为就是 “摄影社区”。他认为,这在中国的市场将会变得更大,而且一定会有这样的趋势在。与此类比的是,新浪之所以能够做起来,就是因为它有优质内容。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发现,现在很多社交网站多是关系型的网络,闪影觉得自己找到了最终想做的东西,当时发现在国内都没有人去做这个事情。“我期待我们做的是一个以内容为导向的,把流量给推上去,然后就可能去赚钱。” 翔宇说。

对于摄影社区的市场前景,“闪影” 都非常看好。他们认为,这方面的内容多了,就会吸引很多人围观,虽然现在访问量很少,所以现在讨论这个也为时尚早。但是不要忘了,图片有一个好处,它既是作品,又是一个很好的媒介,最终成为很好的广告介质。

想挣钱就不要做移动互联网了

跟文艺青年谈钱,好像显得有点俗。但是营利模式,是任何一个 APP 想要生存发展的必答题。翔宇给闪影设计的可能有的盈利方式是:将创作和商业品牌推广结合;与 O2O 结合的广告和服务;内容授权服务和广告。

翔宇说,他跟营销公司的人聊天,发了一个藏族老太太的照片儿,照片儿上的老太太笑起来牙齿非常白,然后旁边有做新媒体研究的人嚷着 “我拿某牙齿公司的帐号给你转发一下”,我想,如果我们大家都在拍笑容的话,尤其是针对某种品牌的牙膏,或者是我们社区里面有一个我们大家都喜欢的人,拍照片可以打标签,内容本身可以变成钱。

接着他说,看你怎么做,在微博上广告必须做得很软才会不露痕迹,你的用户才会接受。那还不如让用户自己来创造——只要把广告包装好了,他们自己都在玩,而且有更大的群体来帮你创造内容,说不定,到时又冒出其它一种渠道或方式。

“除此之外,图片库也是一门很好的生意。好的摄影师可以授权它的作品,内容就是传统产品,你可能包装得好的话,就可以有很大的反响,而且闪影本身的一些内容,可以进行更大的内容展销。我们还可以去搞团购,或者是新领域的电商……” 翔宇完全自我沉浸在兴奋中,讲得刹不住车,你要皱着眉头认真听——鬼知道他下一秒又闪出什么想法来。

营利点已经确定,但是怎么做?

闪影认为,可以采用线下活动,比如以 O2O 这未来的商务基础,吸引优质用户入口,比如文化场所、团体、媒体合作、闪影会、闪影展、闪影墙这些方式;然后形成传播社区,比如闪影官方博客志、闪影官徽,合作方微博,SNS 帐号,意见领袖,活跃用户,病毒传播,交叉推广等,最终通过闪影众包创作输出优质内容,与媒体尝试合作,将优质内容输出。

这样看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创业不但要有浪漫主义,还要回归到现实主义。

“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抢夺生存空间的时候,而不是单纯讲利润的时候。” 风子缓缓说道,脸上习惯性带着温和的微笑。自 98 年初探.com 公司,作为第一批这个领域的创业者,风子一直与互联网有着不解之缘。他甚至认为,想挣钱就不要做移动互联网了,还不如做个网页捣流量挣快钱,大家都会在未来找一个位置,图片分享的市场巨大,至少拍两张照片去分享,要比其它方式要简单。

美学与技术并重的团队

讲到当初为什么从待遇优厚的外企逃出来,跑来创业,“OK 打工是这样的,因为钱这事儿还好啦,其实也是某种程度参与创业,所以这种动机很简单,” 他滔滔不绝起来,“我可以接受年收入降低了,跟互联网相关嘛,想回到企业的话,没人拦你,你要回去打工随时都可以干的,不过年轻嘛,为什么不创创业呢……” 估计翔宇讲出了很多创客的心声,没人打断他。

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这个自称为 “美学与技术并重的团队” 由翔宇,风子,熊伟,LEMONed 组合而成。除了面前的两位,翔宇和风子外,还有程序猿熊伟和设计狮 LEMONed。听说熊伟是一枚法国海龟,资深 iOS 开发者,别的无从可知,倒是自我介绍那栏赫然一个 “帅” 字。而 LEMONed 则自称 “互联网生物”,WorldCamp China 及中文纲志年会组织者之一。在翔宇描述中,他们都是传说中的 “民间高手”。

“如果非要是有共同点,估计就剩下 ‘偏执’ 和 ‘完美主义倾向’。” 翔宇顿了一下,这时和旁边一直安静的风子爆发性地 “哈哈” 笑将起来。看来就是这样了!对于一件事情,大家彼此会坚持很久,比如一个产品取什么名字,怎么推广,怎么完美……四个有主见的文艺青年,各自发力,最终在最给力的一点上聚集力量。

当时给 “闪影” 取名字的时候,因为跟 “shinning” 谐音,于是确定叫 “闪”,四个人去抓了一把跟 “闪” 字有关的名字,最终 PK 掉诡异的 “闪灵” 后,最终确定为 “闪影”。读起来朗朗上口,他们还有点得意。

如今算来,不知不觉,“闪影” 快一周岁了。正是活蹦乱跳,生长力旺盛的时候。

听说访问量也不过几万,看来 “闪影” 要面对的风雨还很多,只是现在团队还比较小,要获得生存性的资金,并不困难。对于未来的发展,翔宇适时表现出乐观,“目前主要的目标是改进产品和发展社区,同时实验可能的盈利模式,暂时没有具体的盈利时间表。” 在邮件里,他这样提到。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