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Surface 之父 Panos Panay:聊聊产品背后的故事

公司

2013-04-03 21:17

微软 Surface Pro,在内部代号 “Georgetown X”,是一项秘密进行的任务,用来展现 Windows 8 的特性和性能,这款机器配置强劲、做工精良、手感出色,兼顾键盘和触摸。

昨晚这款产品正式在中国开卖。尽管它售价不菲,但是在微软天猫官方商城上,三款型号的 Surface Pro 都销售一空,证实了国内消费者对这款产品十分认可。

爱范儿有幸在微软中国总部采访到微软副总裁、Surface 部门主管 Panos Panay,听他讲述 Surface 背后的故事,以及 Surface Pro 在中国的市场策略。在昨天的发布会上,正是 Panos Panay 将两台正在录像的 Surface Pro 摔在地上,捡起来后完好无损,以此来佐证它的结实。

Panos Panay 被称为 Surface 之父,最早开始主抓 Surface 的设计,但世人知道 Surface 还仅仅是去年产品发布之后。Panos Panay 透露,Surface 当初就是和 Windows 8 一同研发的,整个团队从最初 12 人,到现在几千人。至于项目具体的开启时间,是否比 iPad 的更早,由于 Windows 8 何时启动已很难去考究,Panos Panay 自己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而且 iPad 的研发时间也是一个谜。

Surface 设计背后的故事

从零开始,要设计一款紧凑、精致、一体化的产品,同时展现出 Windows 8 的特性,Panos Panay 的重任可想而知。巧合的是,正是 Surface 让他开始频繁和中国打交道,由于涉及到制作工艺的地方,必然要提到深圳,深圳的加工业十分发达,Panos Panay 经常要去深圳和上海出差。为了生产 Surface ,微软在这两个地方投资了数亿美元建设工厂,生产 Surface 的关键部件。

了解 Surface 的人都知道,其设计的困难在于将一台 PC 兼平板电脑,塞进 13.5mm 厚的机身,同时后背放一个支架。这主要得益于 Surface 高度一体化的零件设计,以及镁合金材料的应用。

1

Panos Panay 称 Surface 是一个系统的设计产品,并不是每个部件单独考虑,每个部件需要考虑到整体手感,保证重量的平均分配。在机身材料上,团队考虑过聚碳酸酯,但由于手感太差就放弃了。后来决定选择镁合金,因为它耐用性高、轻、手感扎实,但市面上能满足需求的工艺太少,最后不得不自己来做,他们采用了一项工艺:铸模。

所谓铸模,即将金属溶液注入模具中成型。这种方法生产出的外壳可以让厚度压缩到 0.6mm,相比之下铝合金只能做到 0.8mm,一开始团队还担心如此大面积的超薄金属能否做到,但实践之后成功了,也就是消费者现在能看到的样子。

镁合金兼顾强度和轻巧,Panos Panay 敢在在台上大胆的摔下两台 Surface Pro,想必类似的摔落已经做过很多次吧。

3

关于 Surface 的设计,除了镁合金机身外,Touch Cover 是另一项值得说道的地方。上个月 Surface 团队已经在博客上公布了 Touch Cover 的设计思路和压感输入技术,提到微软在 2003 年就制造出了一款类似的触摸压感全尺寸键盘,不过却一直未使用,直到 Touch Cover 的出现。

Panos Panay 介绍到,这一技术原本是存在于微软应用科学实验室里,但实验室的技术不代表要用起来,它只是未来性的前沿技术,必须要有合理的使用场景才行。Surface 恰好可以应用到这一技术,于是就拿出来用了。

而在选择键盘表面材质时,设计团队进行了很多探索。早先 the verge 也对 Panos Panay 进行了一次采访,并曝光了 Touch Cover 的早期原型产品,包括一款整体为光面的键盘设计。Panos Panay 称那是很早的概念了,之所以放弃是因为光滑的材质表面会比较黏,手感不好。另外团队还试用了另一种材质,手感很好,但是 6 个月后变脏了,说明它不耐用。相比之下,现在的 Touch Cover 十分耐用、耐脏,沾了脏东西很容易被擦拭掉,敲击体验也很好。

4

可以看到,Surface 是在经过不停的自我否定才成型的,有时候这些背后的故事反而更加吸引人。比如有人认为 Surface 后背的支架,一开一合的声音十分清脆,可能是借鉴了车门开关的声音,而恰巧 Surface 的设计总监 Ralf Groene 原来在大众汽车做过设计,两者可能有一个有趣的结合。

Panos Panay 大笑,说 Ralf Groene 是个伟大的设计师,手下有精干的工程师团队,但他也坦承,微软需要他主要是因为他的专业能力,支架开合和车门打开的声音并无关联。不过这反映了他们的设计理念,那就是不需要标准的数字化设计,而是感性。比如打开豪车车门的声音,如果感觉是对的就做,比如 Touch Cover 就给人书籍的感觉,团队甚至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在四个角加上边套,做的更像一本书。

说到这,Panos Panay 特别激动,一副激情满满的样子:

“我们的团队,十分铁血,为了信念和目标,会尽全力去实现。甚至有个设计师想做 Surface 的滑板,不仅动手做了,还确实拿它滑了。一共做了 4 台,3 台在纽约,1 台在总部的实验室。”

6

Panos Panay 称,他们还在办公室放了 4 台 3D 打印机,很多原型机就是通过 3D 打印机完成的。3D 打印可以加快研发速度,及时发现问题修改模型,从而让优化设计,善于利用先进的工具可以更好的辅助设计。

关于中国市场

Surface RT 去年在中国和欧美同步发售,很多中国消费者通宵排队购买。由于时差的原因,第一台 Surface RT 是在中国卖出去的,这也表明微软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不过由于初期只有苏宁一个渠道,很多消费者不能第一时间买到,外界对于 Surface RT 在中国的销量并不看好。

Panos Panay 却不这么认为,他首先称赞了苏宁的工作,认为 Surface RT 只是为了把故事讲好,让很多不知道的人了解这款产品。至于这个故事结果讲得好不好,Panos Panay 没有回答,不过他说微软对于 Surface RT 在中国的销量相当满意。

而这次 Surface Pro 的上市,极大的拓宽了渠道,覆盖到更多的消费者。另一方面,微软考虑到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在 Surface Pro 里内置了 Office 2013,这一措施仅仅是针对中国消费者,微软这次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

从昨晚的销售情况来看,Surface Pro 应该说开了一个好头,没准 Panos Panay 还需要为供货的事宜多跑几趟深圳和上海。不过这种销售热潮能持续多久,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而谈到下一代 Surface,Panos Panay 表示会推出更多颜色的键盘,以及开放第三方去开发键盘。至于是否会推出廉价、小尺寸的 Surface,Panos Panay 则不愿意透露,毕竟按照产品发布的规律,下一代产品预计要到下半年才能推出,至于是否还会有微软实验室的技术出现,更不得而知了。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 the verge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科技,热血而沉着,极致而纯粹。努力做一个理想主义者。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