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刘作虎:互联网手机?不!

公司

2014-01-15 10:51

刘作虎是 OPPO 最知名的公众人物之一,他经常主持 OPPO 发布会,活跃于微博,然而却在事业巅峰时期,他在微博宣布离职创办 “一加”,令外界颇为惊讶。刘作虎曾在 OPPO 有着辉煌的历史,为蓝光机研发,智能手机的营销立下功劳,如今一加成立才 2 个月,就受到了外界极大的关注。

有着南方商人的精明,但不缺乏对细节和技术的追求,这是刘作虎留给我最大的印象。一加手机将主打设计品质感,主攻中高端路线,能否在十分拥挤的手机市场撕开一个口子,令人期待。

缘起

在北京颐堤港附近的酒店咖啡厅里,我见到了刘作虎,他拖着一箱行李,几个小时后要去机场回深圳。这家酒店是他在北京最满意的一家,设计感很强,用料讲究。

“你不觉得现在的 Android 手机没有漂亮的么?” 一上来他就这样问我,我罗列了几个答案,但数量少得可怜。不可否认,许多知名度高、出货量大的厂商,其做工反而不如有些小而美的厂商,造成市面上充斥着平庸的机器。刘作虎进入手机市场的原因很简单,首先就是市面上其他产品太差了,这是机会。

liuzuohu5

刘作虎在 OPPO 做的十分成功,他是技术出身,最开始是主导产品研发,他带领的蓝光机团队拥有不错的国际口碑。在 2012 年,他开始接手 OPPO 手机的互联网营销,在微博、微信上进行了不少成功的尝试。

但于巅峰状态下戛然而止,刘作虎称这是自己的创业情结使然,希望找一群小伙伴做有意思的事。既然看到市场漏洞,于是做了一加。

从蓝光机的经历来看,刘作虎擅长对设计、品质的把握。他认为,尽管消费者是多样化的,但是前三的需求里一定有外观。前面的那个问题,他觉得国产手机中也只有 OPPO 等少数厂商做得好。OPPO CEO 陈明永对设计极其苛刻、不惜成本,OPPO 产品的高溢价正是源于产品确实精致,这种耳濡目染也对刘作虎有影响。

2 个月前,刘作虎从 OPPO 出来,带着跟随他的十几个人,在深圳开搞。如今一加手机的机模已经出来了,是一款屏幕大于 5 英寸的手机,他给很多人试了试,得到高度评价。CM 创始人 Steve Kondik 认为这是 HTC One 之后最漂亮的 Android 手机。

做手机复杂,需要的人多,一加陆陆续续招了 90 多人,如今达到了 100 人左右的规模,挤在一个狭小的地方。好在春节后会搬到深圳车公庙,进入很开阔的办公室里。创业艰辛,刘作虎戏称他们现在是 7×24 小时上班,至少是思想上是如此。

至于一加和 OPPO 的关系,两者由于有共同的投资人,所以会从 OPPO 那里获得一些技术支持,一加也有可能在产品上与 OPPO 合作,但是一加和 OPPO 是并行的两家公司,并没有上下级的关系。

与 CM 合作

圣诞节期间,刘作虎去了趟美国,与 CM 讨论合作的事情。美国人的疯狂让他印象深刻,圣诞夜程序员编程到 1、2 点,当然不是老板压迫,而是源于热爱。

与 CM 合作,省去了制作系统的功夫,而且 CM 的口碑很好,这对于手机是有加分的。他们会采用论坛收集意见,一加负责过滤,然后提交给 CM,通过每周迭代式更新的方式来完善系统。

刘作虎的想法是尽量把硬件开放出去,CM 尽管轻、快,但是不一定适合本地用户,而且很多用户有不一样的视觉需求,所以他们考虑会做桌面,运行在 CM 之上,甚至也有可能搭载第三方的系统,比如 OPPO 的 Color OS、小米的 MIUI。一加的研发里面,软件是很小的一部分,重点会放在硬件上,当然,最后的产品软硬件需要高度契合。

liuzuohu8

和遥遥无期的锤子手机不同的是,一加手机会在二季度上市,机模已经出来了,手机屏幕大于 5 英寸,等于外观基本确认,剩下的是外观微调,设计结构以及与软件的调试。

一加不负责系统,会出现一个很明显的 “问题”,即没有内容运营,岂不是放弃了用户的长期价值?比如 MIUI 每个月的流水已经达到了 3 千万,增长空间也很大。但刘作虎认为这是伪命题,因为手机厂商从来都是靠硬件赚钱,小米 90% 的收入也是来自硬件。从重要性来讲,硬件是主体,没有了硬件系统很难推广开来。

现在谈内容运营对于一加来说还太早,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终端规模化,必须得先把手机卖出去。

互联网手机?不!

雷军把互联网手机的概念捧热,按照小米的思路,互联网手机采用快速迭代式开发,用户参与打造手机,并利用充分利用互联网的营销和渠道优势。而且雷军认为互联网不仅仅是工具,而是一种思想。

但刘作虎认为,互联网手机也是伪命题,互联网终究是工具,只不过这个工具很强大。利用互联网收集用户意见改进产品,OPPO 蓝光机就这么做过,只不过没有当概念拎出来。

刘作虎从技术出身,自称对技术有高度敏感性,比如微信的价值挖掘这块。他给我讲了故事,当初微信网页版出来的时候,通过手机扫二维码,网页登陆微信,他当时心里咯噔一下,然后高度兴奋起来,因为二维码将两个不相关的事物打通,而微信又是离用户最近的应用,这里面有太多的文章可做,且二维码的一个重要特性是:带有来源标签。

在 OPPO 期间,刘作虎很快就给 2 万名促销员下达指标,卖出手机的同时要求扫二维码收听 OPPO 官方账号,用延保半年来吸引用户,很快在 2 个月就笼络了 100 万用户,并建立了 CRM、支付系统,后续基于此进行了很多营销推广活动。他甚至有一个设想,将 OPPO 1000 名客服的工作通过微信下放给 2 万名促销员,因为用户扫描的二维码是有来源的,他们的问题通过微信自动转接到二维码来源的促销员那里,用刘作虎的话说:“这简直就是贴身服务。” 不过这需要微信的支持,目前还没有开放这个接口。

而这些方式在微信营销鼓吹手们嘴里,就成了石破天惊的发现,当做案例反复揉搓,奉为 O2O 的典范。刘作虎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甚至对于这些概念有一些本能的敬而远之,这种思想在南方的企业家身上经常看到。

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微信,刘作虎认为它们只是超级牛逼的工具而已,O2O、互联网思维,刨去概念,本质上只是通过好的工具,提供更好的服务,解决用户问题。

一加已经在微信、微博上进行了 CRM 的部署,并搭载服务体系,可以预见的是,一加未来会有很多基于微信、互联网的服务出现。

眼下,尽管刘作虎不缺资金,对一加的未来也有很多设想,但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把手机卖出去,之后再谈营销、O2O、内容运营,没有了出货量,这些都只是虚妄。而对于创业公司经常遇到的制造、供应链的问题,刘作虎俏皮的冒出一句广东话:没问题。

liuzuohu7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科技,热血而沉着,极致而纯粹。努力做一个理想主义者。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