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收购 Oculus VR 之后,应该与 Second Life 合作

公司

2014-03-26 12:35

Oculus VR 被 Facebook 收购是好事

看到 Oculus VR 被 Facebook 收购的消息,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先别急着表达遗憾,想一想 Facebook 收购了 Instagram 这个案例,或许你会稍微放心。毕竟 “无为而治” 是 Facebook 领养 Instagram 的精髓。

不管是表面还是内部,Facebook 与 Instagram 的关系相当平等,没有一方听命一方的说法。事实上,也可能因为这种平等的关系,双方不知不觉地融合在一起。现在,Instagram 和 Facebook 在同一个区域办公,没有隔间。

这说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收购策略并不像苹果——后者在收购完毕之后,这个团队的人员、技术都将成为苹果内部一个秘密项目的资源,不再保留独立的地位。而扎克伯格早年的收购当中,有比较重吸纳技术人才的原因,但近年来,则更倾向于发展新兴业务,保留独立运营权,并提供资源支持。

想必 Oculus 的联合创始人帕尔默·拉吉(Palmer Luckey)也是看重这一点,才欣然决定接受 Facebook 的收购。

这对于 Oculus 来说是一件好事。之前拉吉接受 TechCrunch 的采访,谈及虚拟现实设备发展现状是硬件成本高企不下,而最大的困难则是输入功能尚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换言之,Oculus 如果想独立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其实很难;对比索尼来说,Oculus 的竞争优势也不大,毕竟索尼还有 PS4,为虚拟头盔提供了平台。远的不说,让我们看一下之前被捧上天的 LeapMotion 吧,截止去年底该设备销量不到 50 万台,最近公司已经裁员 10%,以减少开支。

YouTube 的发展经历可以告诉我们,大公司的庇佑对于一项颠覆性产品来说十分重要,没有大公司持续的资源投入,颠覆性产品很难笑到最后。

Facebook 的远景,Oculus VR 的技术与 Second Life 社区

此前扎克伯格收购 WhatsApp、Instagram 等交易,我们还可以理解,毕竟和它们和社交都有很大的关系,而且还是 Facebook 最近要加强的移动社交领域。但 Oculus 的产品是一种带给人 “沉浸式体验” 的头戴式显示器,它和 Facebook 之间的关联不强。

或者我们可以这么理解:Facebook 在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时候,是为了它们的用户;而 Oculus 不可能为 Facebook 提供用户,而只可能提供技术。所以,Facebook 需要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技术的原因是什么?

Facebook 将现实当中的社交关系映射到网络的方式,造成年轻网络族群的集体逃离,是被别人诟病的地方。然而,让我们想一想,如果 Facebook 希望运用 “虚拟现实” 技术,再造网络社区,那么收购 Oculus VR 就显得顺理成章。

其实,之前第一次接触到 Oculus Rift 的时候,我心里就为它选好最适合的游戏,除了打造自己梦想王国的 Minecraft 以外,就是十年前概念激进但充满想象力的网络游戏 Second Life。当初将这个游戏开发出来的 Linden Lab,抱着对科幻作家年复一年所想象的赛博空间的敬意,将一个具备现实生活规则的虚拟世界开发出来,让全世界的人在现实生活之余,过上 “第二人生”。

如何理解 Second Life 具备现实生活的规则?和其它网络游戏不同,它具备显示当中的 “产权” 概念,里面的土地可以用于交易,玩家可以在里面创立公司雇佣他人,就连广告也以现实当中的方式来定价。有所不同的是,Second Life 所使用的货币是自定义的虚拟币。

对比起它的概念,更重要的是,从第一天上线到现在,Second Life 并没有随着时间静静地销声匿迹,反而一直在不断的发展。去年纽约时报报道中国艺术家如何在 Second Life 获得启示;而其它相关的社区网站,比方说关于 Second Life 的维基以及百度贴吧,都一直十分活跃。

Second Life 的存续,反映了我们内心层次的丰富与复杂,之前采访脸萌创始人郭列时,他提到人们喜欢用贴纸来当作自己头像的心理机制,属于 “本我” 和 “超我” 之间的区别。去年,The Verge 做了个专题的报道,采访了一名已经 55 岁、育有三个孩子的女性 Second Life 玩家,她在游戏中的形象年轻而时尚,与她现实生活当中的形象有很大的差别。——如果通过 “虚拟现实” 技术,让人沉浸在 Second Life 的世界里,这个网络社区将爆发出怎样的生命力?

之前看过关于 DOTA 专业玩家的纪录片,其中一个玩家说他玩 DOTA 的原因是为了逃避那些让他难以抗拒的痛苦。我们在线上社区里面,在 QQ 群里面,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说的话、发的照片等等,还有越来越兴盛的自拍行为,都显示了人们希望借助工具,将本我和超我合二为一的冲动。

或许 Facebook 的收购清单上,还应该包括 Second Life。

附上 Second Life 去年 6 月绘制的信息图:

SL10B_Infographic

 

题图来自 flickr/Andi Jetaime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