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人讨论讨论 “可穿戴软件”?

产品

2014-07-11 16:18

在可穿戴设备的热潮之中,人们关注的焦点大多无疑在于硬件——外观、配置、工业设计……不过,同质化竞争的硬件配置终究会让消费者感到疲倦,Fast Company 就认为,下个阶段,对可穿戴设备产生实质影响的将会是软件实力。

可穿戴设备的大玩家们似乎已经深谙这点。Nike 在数月前宣布,公司将 “走出” 健康硬件业务,重新重视健康 app 的力量,巩固追踪器 FuelBand 的地位。六月底,Google 发布了 Google Fit 平台。苹果方面,WWDC 上没有出现任何可穿戴硬件,却诞生了一个软件平台 HealthKit

“说实话,硬件设备、可以嵌入的传感器都只是凑凑热闹。” 投资公司 DCM 的合伙人 Jason Krikorian 说。“把精力投放在硬件设计上是好事,但是设备最终还是用来收集数据。提升用户体验的核心力量,来自软件如何处理数据。”

可穿戴软件该做什么

对可穿戴设备来说,硬件的有用与否,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所使用的软件功能。而软件不仅仅是用来记录、处理,用户需要的是一个有可操作性的处理结果,依据软件给出的答案来改善生活。换句话说,人和软件需要产生交流。

随着可穿戴硬件的升级进化,更多不同设计的产品接踵而至,设备的数据处理能力也与日俱增。但是对用户来说,大家不需要原始的分析数据,人们对 app 给出的建议更有兴趣。

3032912-inline-athosmale

Athos 是一家可穿戴设备制造商,他们生产一种能够追踪肌肉运动的衣服。Athos 把传感器嵌入这件衣服中,将数据传输到用户的手机中。这家公司十分重视用户和 app 的交互。Athos app 用色块映射每一块人体肌肉的运动状况,用一张人体示意图来表现。Athos 用分数的形式总结运动量、呼吸频率和运动时间。这种交互,用户就不会看到一个个列表和数字,更为生动和直观。

3032912-inline-s-5-sessioninbtw

CEO Dhananja Jayalath 说:“我们想要创造有可执行力的东西。” 它认为,告诉用户你的心率有多快、你的身体如何反应,可以表明你的身体状况,但是更重要的在于 app 如何告诉你肌肉运动、给你设定锻炼计划。这就是所谓的 “可操作性洞察力(actionable insight)”。

不准确的数据收集

可穿戴软件面临的最大瓶颈也许在于数据收集的准确度。一个小小的手表或是腕带,在专业医疗设备面前是绝对的相形见绌,准确的测量也就十分困难。拿测量心率为例:最可靠的方法是在胸部缠绕传感器,而不是腕部。不过这样的设备跟舒适、时尚等设计元素就无关了。腕带固然可以测量,但在准确性上有着桎梏,尤其是在用户做出快速运动时。

这种情况下,就有厂商不得不做出妥协。Basis Watch 是一款心率检测手表,它在上市时配发了一份声明,明确表示用户在运动时,手表很可能不会运作。

不过这种困难不一定是无法解决的。近来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无需胸带的心率测量已经变得相对准确了许多。腕带追踪器厂商 Mio 最近就使用了飞利浦的算法,过滤掉干扰噪音,来获取更为清晰的生物信号。也有一些厂商尝试用肌肉电信号来测量心率。准确的测量还是值得期待的。

可穿戴软件的目标:改变用户行为

虽然可穿戴设备在测量生物信号方面远远达不到专业医疗标准,不过如前文所述,用户认为更有价值的是 app 给出的前瞻性建议。3Pillar CEO David DeWolf 说:“什么更准确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更可行,以及我如何用它来改善我每一天的生活。”

“可穿戴设备的真正目标是改变行为。为了实现这一点,厂商必须给出有可操作性的见解和动机。”DCM 的合伙人 Jason Krikorian 说。

在创立 Mio 之前,Mio 的创始人 Liz Dickinson 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当她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她突然意识到去健身房运动已经越来越奢侈了,于是她开始优化自己的时间和生活习惯。最后她创立了 Mio,用自家的健康追踪器,让她在投入工作和家庭之前,充分利用时间锻炼。“如果你只有一个小时或是 45 分钟时间,你就会想确保能将它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插图来自 Fast Compan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