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微软的诺基亚,不是埃洛普的诺基亚

公司

2014-07-18 11:31

“Hello,There”

微软副总裁,前诺基亚 CEO 埃洛普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如此开头,随即遭到了广泛恶评。Dan Worth,一位伦敦记者在 Twitter 上说到:

“一封事关 12500 人裁员的邮件不应当使用 Hello,There 的开头。”

更多的人认为,埃洛普的邮件开头是 “粗鲁,无意义” 的。可见,在媒体圈子里,埃洛普是多么不受待见,任何的不当都会被拿放大镜来观看。而昨夜微软的大调整:裁员和取消 Nokia X Android 机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重点,即对原诺基亚的消化吸收。

在未来一年时间内,微软将裁掉 1.8 万人,占全体员工总数的 14%,这将成为微软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其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裁员 1.25 万人,占裁员总数的 70%。

此外,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还在邮件中提出微软要实现简化工作方式、加强与诺基亚设备和服务团队的战略性整合等目标。同时,这封邮件还宣布了 Nokia X 的命运。Nokia X 将变成运行 Windows 系统的 Lumia ,即微软将不再生产 Android 系统的手机。

那么再来看一张图

MK-CN938_MICROS_G_20140717102103

这是 2013 年底,依据美国五大科技企业的营收利润和员工数计算得来的每位员工创造营收值和利润值。微软的情况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好的方向是,通过精简人员,发挥员工最大价值,向 Google 和苹果方向发展。但是作为一家老企业,IBM 和甲骨文的冗杂低效也可能是微软的后路。

站在这样位置的 Satya Nadella 和微软不会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而且在吸收了诺基亚原班人马过后,微软的人员结构会更复杂。从原诺基亚的每次财报数据来看,归属到微软的设备与服务部门基本都处于亏损状况,原诺基亚旧部是不能给微软贡献利润的。在收购完成后,已有近 10 万全职员工的微软的人员构成将会更冗杂,每位员工创造的价值也会被稀释掉。

在备忘录中,Satya Nadella 表示此次裁员主要为了实现以下两个目标:

“工作简化和实现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的整合协同效应和战略性调整。”

而在那封被挑刺的邮件中,埃洛普如此定位诺基亚手机业务的转变:

“我们需要意识到,手机业务在微软内部扮演的角色与在诺基亚扮演的角色有所不同。在诺基亚,手机硬件本身是一项被视为终点的业务,而在微软,我们的所有设备都是为了容纳微软数字工作和数字生活体验最精彩的部分,同时给微软的整体战略带来增值。”

在埃洛普毅然决然地带领诺基亚跳下那个 “燃烧的平台 ” 后,人们发现 Windows Phone 没能帮诺基亚扑灭身上的火苗,最终诺基亚却成了微软的傀儡。在去年微软诺基亚收购案曝出后,大部分的人表示出了非常大的遗憾,当然这其中的大部分人也没有在使用诺基亚的 Windows Phone 手机,他们更多的出于对于过去的缅怀,以及对于把诺基亚带向不归路的埃洛普的愤恨。

相比于摩托罗拉移动部门,埃洛普治下的诺基亚,无论是收购前的诺基亚,还是归属到微软硬件部门的诺基亚都可以看做是一个悲剧。联想的接盘和 Google 刻意留下精英人才使得摩托罗拉的品牌与员工都有了相对妥善的安排。而围绕诺基亚品牌和员工去留的一个个疑问随着此次大裁员行动而渐渐明了。

于微软和 Satya Nadella 来说,他们的决定无可厚非,也是微软转型中不得不走的一步。而委身于微软的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则只能任人摆布,以非常惨烈的方式融入到微软的整体战略中去。

从前不久 Satya Nadella 的内部长邮件中,我们也可以闻到微软人员结构的调整的前奏气息。Business Insider 在那时也发问,诺基亚转过来的 25000 名员工将何去何从?在那封代表了微软方向转型的邮件背后,曾经被寄予厚望,在旧 “设备与服务” 方向下的微软能有广阔前景的诺基亚旧部已经被标注成为了 “过气明星” 字样。

从微软 CEO 的热门人选,再到主管硬件的副总裁,再到硬件设备不再是微软的重心,埃洛普的地位也是一降再降,正如埃洛普掌管诺基亚后,诺基亚的独立性一样。随着 Nokia X 被并入 Lumia,今后专注于 Windows Phone 的决定做出后,世上已无诺基亚,仅有微软诺基亚了。

在做出裁员这个 “艰难的决定” 之后,科技评论者 John Gruber 如此说到:

“没有人觉得埃洛普应该成为那 18000 被裁员工中的一员吗?”

 

题图来自:gizmodo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