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 访谈:彩程设计——创业团队的方向调整

新创

2011-06-17 18:55

彩程设计是一家用户体验设计公司,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彩程之前也从事过各种设计外包工作来寻找自己发展的方向。目前,在从事用户体验设计之外,彩程还开发了两个自有产品。爱范儿和彩程设计的创始人之一老妖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他四川人的那种乐天精神,还有他的坦诚。在此,他介绍一下彩程设计并分享了他在艰辛的创业中寻找方向、挺过难关、将事业做得有趣的一些感受和方法。

我们也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info@ifanr.com

 

ifanr:彩程设计最早是做什么领域的?后来为什么转到 UED 设计这块?如何理解 “用户体验设计”?

彩程设计的前身是 05 年末成立的成都彩程数字科技,起初是个外包作坊,做得很杂,06 年主要做川渝两地客户,平面网页多媒体都接;07 年给某集团公司当雇佣兵,做 VoIP 方面的产品设计、开发与运营,深圳上海北京几个地儿乱跑。

team2011

 

08 年初我们回到成都,熬过 512 汶川地震、度过基本的生存关之后我们意识到不能再做得这么杂了,往小了说我们得更专业才更有价值,往大了说公司得有方向、愿景和使命感。过去的两年我们团队跑了不少地方也看了不少企业,我们看到用户体验设计方面的需求正在各地蓬勃兴起,除了阿里巴巴、淘宝、腾讯等一线公司建立了自己的  UED 部门,很多有 IT 系统优化需求的公司能找到的还只是美工,无法帮助他们解决软件和系统从信息架构到视效提升到交互实现的系统性问题,我们觉得无论从市场需求和团队专长两方面来讲,用户体验设计都是一个我们值得投入的方向和领域。08 年 10 月份,我们的 CEO 老沈作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 PPT 演讲——《RUN TO UED MARKET》,确立了我们进军用户体验设计的方向,那是我们历史上的遵义会议。

 

“用户体验设计” 听起来象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二杆子专家用来忽悠人的概念,试图把 “洗脚” 换成 “浴足” 然后把服务的价钱翻几倍,但实际上它是个涉及到美学、逻辑、心理等多门类学科,以及平面、IT、硬件等多领域技术的严肃领域,需要大量的实践和创新。我们认为它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终极目标,就是人如何通过设备与数据自然交流。

ifanr:在转型时,你们思考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劣势和风险是什么?决定转型后的一段时间内,团队内心变化是怎样的,焦灼吗?对未来的不可知是怎么处理和度过的?

“彩程” 这个名字,本来就代表了我们团队的特色,“彩” 代表设计计,“程” 代表程序,合起来代表设计和程序的完美结合,我们在视觉效果和前端交互上的技术积累一直比较深厚。我们的优势在于软件的设计、开发、运维都做过,习惯站在实现客户商业目标、给客户增加实际价值的角度来设计方案,每个关键环节都有成果输出物,让设计流程的各个环节对客户而言变得可见、可控、可预期。我们的劣势在于我们在二线城市,“用户体验设计” 的概念还不普及,有需求的中低端客户还是习惯于把它打包到开发里面作为整体解决方案的一个部分,有需求的高端客户数量不多而且有很高的进入壁垒,十分熟悉他们的行业和业务是一个方面,一些资源型和关系型的企业系统也不是我们这样的纯技术团队能够染指的领域。我们面临的风险在于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典型客户在一个具体的项目改造中获得巨大成功从而获得市场关注,就会在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中郁郁而终,不得不回到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满足什么,拼关系拼价格拼十项全能的老路。

决定转型后的一段时间内,团队内部一度也有些担心过不去这个坎儿,但认知上基本一致,知道简单满足客户需求没有出路,在用户体验设计设计这个领域,除非你有精准独到的见解和实施落地的能力并真正协助客户走向成功,否则不会赢得市场的尊重。出来创业,首先 “愿赌服输” 的心态必须有,其次要习惯于把未知当有趣。最坏的结果不外乎是做失败了,但至少我们已经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去活过——听起来这已经不算是个坏结果了(笑⋯⋯)。我想我们必须感谢亚信联创及时找到了我们,给了我们这样的一个舞台,而我们在四川移动经营分析系统设计上的优异表现也为团队找到了第一个突破口。

ifanr:现在回过头来看转型是成功了,“选择”、“坚持” 以及 “取舍” 这几个关键词上有什么样的思考可以分享?

相对于 “成功” 这个词,我更倾向于用 “干得还不坏” 来形容(笑⋯⋯),我们并未成功,我们还在路上。

“选择” 代表方向,这比什么都重要。过去的三年里我们确实在用户体验设计外包领域生存下来并获得了不错的发展,但可能也丧失了在其他领域获得更高速发展的机会。我们不认为有绝对意义上的最优选择,弯路也自有其价值,相比选择去做什么,我们看中的是选择和谁一起做。

“坚持” 是一个团队的基本素养,但必须以方向正确为前提。我们采取的策略是阶段性坚持,一个阶段后根据成效决定是继续、调整还是终止。

“取舍” 应该是最让人纠结的部分吧,不管是小到一个功能、一个项目,还是大到一个产品,一个人,放弃都是艰难的。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在正确的方向上把核心优势最大化,每个功能每个人都不可或缺,而非可有可无。

ifanr:为什么又要在设计外包之外,开始做自己的产品?现在还接什么样的外包?判断接不接的标准是什么?

从理想主义的角度来说,我们想站着把钱挣了。一个产品是一个团队理解力、执行力和资源整理能力的综合体现,同时也是人格的投射和梦想的承载,通过产品来提供服务、传递价值观终而影响世界,对一个团队来说是终极诱惑;从经济规律的角度来说,我们想躺着也能挣钱。只有把我们的技术和解决方案产品化标准化,才能消除对人的绝对依赖和实现爆炸性增长。所以⋯⋯我们不是被迫,而是主动迈上了自己的产品之路。嗯,是的,我们总不能通过向别人宣称我们工作环境宽松自由而且有阿姨给我们做饭来建立自豪感。

我们现在还在接小规模的外包。一些是保障客户关系的延续,但我们会挑选一些移动互联网方向的来做。另外一些是为了产品本身的拓展,比如为了百家 iPad 电子杂志解决方案能更好的推广和发挥方案最大的优势,我们也会承接一些样刊的制作;又比如为了接下来要推出的房地产售楼助手能够有个很好的样板客户,我们也会选择给某地产集团设计开发他们想要的一些 APP,融洽客户关系。

ifanr:决定做自有产品的开发,比如为什么决定第一个产品做 iPad 电子阅读相关的产品?通过对电子阅读产品内容上的选择,看出你们团队的气质,怎么去选材的?

实际上我们并未一开始就决定做 iPad 电子阅读相关的产品,而只是想给我们团队一个喜欢上牛博网的家伙送出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比如从牛博上抽十篇文章来编一本叫做《牛壹周》的电子杂志。后来我们发现⋯⋯原来这份礼物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于是就一直做下去了。

这本杂志一方面是我们用来成熟技术和设计创新的大牲口,前后经过了五个版本的迭代;另外一方面也是我们这个团队爱好与志趣的一种表达,我负责主编和文学,古龄负责时评,老沈负责经济,ET 负责图片,Shawn 负责科普,文章主要来自牛博网,1510 部落和科学松鼠会,但也没什么限制,来自天涯和传统平媒体的好稿子也有不少,文章选择的的标准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喜欢——我们喜欢所有经过独立思考和小心求证,又被平和理性且幽默表达的东西。

2ipad br

ifanr:介绍一下你们做的电子阅读产品吧,在电子阅读这块做产品的团队很多,彩程设计的优势是怎么体现出来的?

嗯,我们自己在 iPad 上办杂志办得挺 High 的,也收到了很多反馈。除去那些说我们牛逼或傻逼的邮件,很多个人和机构也表达了他们想在 iPad 上办杂志的意愿,问我们该怎么做,收费几何。我们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什么不发挥我们的长处,干脆开发个 iPad 杂志出版平台呢?于是我们就做了 “百家” iPad 出版平台和对应的 App,它让不懂苹果开发技术的人也能在 iPad 上发布自己的电子杂志并自定制交互,因为国内个人出版还有一些法律和政策上的限制和风险,目前我们主要面向的是杂志社、出版社和类型的企业客户。

mag

不光是电子阅读产品,其实在任何一个公开竞争领域,有想法和行动力的团队都很多,与其去寻找一个别人都没发现的蓝海,不如结合自己的资源和竞争优势去根据需求定方向,差异化生存,品牌化发展。一方面彩程设计在用户体验设计领域深耕了三年多,在信息架构、原型设计、视觉设计、交互设计、技术实现和系统开发上,有自己一套经过实践检验的流程;另外一方面彩程设计血液里天生涌动的学习能力和创新基因会让我们近乎本能地怀疑已有的成规,并尝试探询新的最佳路径。我们是移动互联网界的新兵,优势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历史经验与进化速度。

ifanr:彩程与铁皮人美术合作 iPad 上儿童动画书,对这一块的电子阅读市场有什么看法?

和铁皮人美术的合作纯属偶然,因为团队最初为自己的产品定方向的时候不知道要干什么,就是想找一个我们喜欢,而且会倾注爱的方向。CEO 老沈说,咱给麦兜(我女儿,当时三岁多)做个好玩的东西吧。我说好。我们第一个想法其实是做个教学类的应用,叫 “神笔马良”。后来在设计和画工上都不太过关,我们自己内部就把这个项目停掉了。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小麦兜很喜欢看动画书,于是想不如我们也来做一个,于是就找到了我的朋友,铁皮人美术的老总魏纬,于是⋯⋯就有了《小鸡快跑》等一系列动画书的上架,第一本是免费的,叫做《了不起的爸爸》,尽管后来通过统计数据我们发现其实更受欢迎的题材是妈妈,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单是《小鸡快跑》系列动画书全球的下载量就已经达到了 45 万。:)

xj

iPad 作为一个教具,对于早教和幼教来说的好处显而易见,iOS 的人性化设计体验也让小孩的使用没有任何障碍。无论是从商业模式还是市场前景,我们都认为这都是一个值得长期投入也大有潜力的领域。不过虽然我们在这方面的试水很成功,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把解决方案转让给了铁皮人美术,原因也很简单——动画书的核心价值还是在内容(原画、动画、音乐、故事)而不在程序框架——我们不想在一个无法释放彩程设计核心价值的方向上走得太远。

ifanr:最近推出的一个产品 Teamcola,它的诞生背景是什么?怎样在电子阅读之外,成为了自有产品开发的新方向?它是干什么用的?

嗯,TeamCola 是我们最近(5 月 23 日)推出的一款适合小团队的工时记录和统计软件,它通过开放透明的工作日志来建立团队信任,加强成员协作,细化时间管理,提升工作效率。

teamcola

我们认为一家公司一个团队最有价值是人,而最值钱的是他们的时间。当你真正尊重他们的想法并尽量给他们时间管理上的自由,那么他们就能迸发出最大的激情与价值——TeamCola 的出现,则是为了确保这种自由不是散漫和失控。嗯,让那些诸如 “中国人素质不高”,“中国人不诚信所以没法管理”,“在中国最不值钱的就是人的时间” 说法都去死吧。

彩程以前是做设计外包的,最主要的客户是各地移动运营商,我简单统计了下,三年里我们参与了 7 个省市运营商的大小 47 个项目。09 年是我们设计外包业务全面开花的一年,整个团队才 9 个人,要飞赴各地做项目,高峰期一个月机票是两万块。为了让分布在不同地区每个人能团队协同作战而且有效工作时间内有效产出最高,我们开发了一个团队内部使用的小软件叫做 PowerMatrix,那是个根据我们自身需求不断设计和调整,包含了工时统计、考勤统计、项目管理、差旅费和通讯录功能的 Adobe Air 客户端,也是 TeamCola 的前身。后来我们决定给它做做减法把它产品化,以解决类似我们这样的小团队所面临的问题和需求,于是,TeamCola 诞生了。

我们目前比较象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因为有了自由行走的能力所以对这个值得探索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兴趣。我们还在一个寻找方向的阶段,并不天生认为自己就是应该做电子阅读或者团队管理软件什么的,我们做产品只有几个简单的原则:第一,我们喜欢且有起步的条件;第二,我们熟知且最好每天都在用;第三,我们自己可以把控产品的设计、实施和运营,不对外界有过多的资源性依赖。如果我们在一个好的方向上撕开一条口子,可能会选择放弃其他不温不火的产品而全力进军那个已经被市场初步验证而且最有希望获得成功的方向。我们正在路上,面临一万种可能,包括掉沟里(笑⋯⋯)。

ifanr:你们内部没有使用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这样类似的叫法和体制,那采用了什么体制?好处是什么?

我们没有产品经理这个说法,但有个对应的称谓叫 “船长”。产品经理这个称谓在我们这个团队就好象程序员一样不招人待见,基本上 “你们全家都是程序员” 在我们这儿就算是骂人最狠的话了(笑⋯⋯)。当然,我没有嘲笑产品经理和程序员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在彩程这样一个设计师文化主导的团队里面,我们天生会对正经刻板,不够好玩的东西有距离感。我们团队是个纯扁平的体系,所有人的名片上都没有印 Title,也没有印职位。我们内部的管理体制叫做 “海盗船” 模式,产品的掌舵人是 “船长”,具体参与设计和开发的人叫 “船员”。

其实不管叫产品经理也好,船长也罢,核心就是需要有一个人对产品的设计有绝对的话事权。这个人选,在我们团队里,不是至上而下委任的(比如 CEO 委任一个人当产品经理),而是自下而上产生的。比如你有好的 idea,理论上就可以申请做一个新的产品并担任船长。首先,你的产品定位、市场和财务规划必须通过 CEO 领衔的市场营销团队的评估(我们不做那种只做用户量但不考虑盈利的产品,开始做产品的第一天就必须考虑盈利);其次,你得招募到愿意上你这条船的船员(其他人有拒绝上船的权利,除非他们自己认为船的方向没错,船长的技术和人品也都值得信赖),如果满足以上两个条件,你的船就可以出海了。CEO 和市场营销团队会辅助船的远航,并根据当初设定的阶段目标来阶段性地验收成果并决定这艘船是否继续、加油、调整还是停航。在船航行期间,船长就是最大的老大,做出的决策连 CEO 都无权阻止,管理层和其他人只有建议权。除了每周五必须到公司进行面对面分享和交流以外, 船长和船员在什么地方办公,什么时间办公均由自己决定,没有船长的同意,管理层也无法支配和调度船上其他船员的资源。年终该产品刨去成本之后净收益的 30% 会归船长来支配,他可以都奖励给自己(这样可能下次就没人跟他干了),也可以根据船员的贡献进行合理分配。我们团队的成员都有个基本的工资基数,平时没有意外就按照这个发放,一些临时性的奖励政策,比如某某船员工作比较辛苦或者做出了特殊贡献,船长可以评估后决定给他发多少。在我们团队当中,大家基本工作层面上的能力都很优秀,但基本的技术和技能之外,总会有些人商业眼光和创新能力会更胜一筹,或者管理能力以及人格感染力上更胜一筹,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至于能领成什么样,拿成果来说话,拿数据来说话就好。对于管理层而言,要考虑的不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功,而是在这之前我们能承受多少次失败——每个个体越强,团队成长得越迅速,我们离成功也就越近。

ifanr:你们的工作氛围很欢乐,团队成员有什么趣事吗?

作为一个由文青、愤青、 演员、乐手、厨子、画师、驴友、自行车手以及健身教练所组成的团队,也许注定了欢乐不可阻挡,趣事亦无法避免。因为笑料和典故太多恐怕需要再来两三个专访才能讲完(笑⋯⋯),我想不如就单聊下一位叫文静的朋友给我们团队画过的一幅叫做《彩程大爆炸》的画儿吧。

ccw

这张画儿说的是在浩淼的宇宙中,天才与疯子如流星般划过,有些与我们擦肩而过,有些则降临到一个叫做彩程的星球。在这颗诡异行星之上,不仅有爱喝绿茶的帅哥、骑车进藏的怪咖,装逼死挺的妖怪、还有穿越时空的 UFO 与尖叫的外星人等诸多非人类。尽管他们面临的状况经常是如此的混乱和未知,但他们深爱的一句话却是《银河系漫游指南》封底上那句 “Don’t panic!”

最后,谢谢爱范儿,谢谢所有使用我们产品还听我们唠叨的人。想了解我们更多趣事儿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或 Follow 我们的新浪微博 @彩程设计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观察、记录、思考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大潮,及其对商业、社会和生活的改变。

累计已发布 45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