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键盘在他们看来太笨拙

公司

2009-10-05 08:34

By JOSEPH DE AVILA from WSJ | Akanekou 译,Logout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iPhone 出来的时候,Richard Kasperowski 也曾动过心。问题在于,iPhone 触摸屏上使用的键盘仍是传统键盘的布局,也就是 “QWERTY”。

“用 QWERTY 键盘让我头疼,” 这位麻省剑桥市 39 岁的技术主管这样说。他想要不一样的东西:Dvorak 键盘。

Dvorak 键盘的布局已诞生数十年,但用者寥寥。用户多是一些对它非常有激情的少数派。Dvorak 之于键盘,就如同世界语之于语言,Betamax 之于 VHS 录像带。Dvorak 迷们说,Dvorak 能让他们飞速打字,手指和手腕的动作比起传统键盘操作更加轻松。

其他人对此并不关心。一直以来,Dvorak 的狂热者为了赢得尊重而努力,他们花了几十年才让美国标准学会(ANSI)承认了 Dvorak 作为 QWERTY 键盘以外备选布局的地位。现在他们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新兴的智能手机市场也无视了 Dvorak 布局。

QWERTY VS Dvorak

看一下韦氏词典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字母在两个键盘上的分布。

佛蒙特州 30 岁的漫画家 Alec Longstreth 不愿意购买标准键盘的智能手机。按他自己的说法,每当网页上弹出 QWERTY 键盘手机广告时,他都想 “一拳头砸了显示器”。

Longstreth 在大学时自学了 Dvorak 输入。他在 QWERTY 键盘上的录入速度为 40 单词/分,用 Dvorak 则能达到 110 单词/分。“QWERTY 成了设备上的新潮流,这简直是悲剧。”

他和几个大学同学合作了一本名为 “The Dvorak Zine” 漫画书,赞扬了这种键盘布局,他们在漫画活动以及其它场合派发这本书,希望能扭转人们的想法。“必须有人跳出来打破不良的现象,” 他这么说。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当美国发明家 Christopher Sholes 开发出第一款现代打字机的时候,键盘的布局是按照字母顺序的。这很有问题:快速连续敲击相邻的键时,打字机会卡住。Sholes 先生后来调整了布局,把最常用的键分开,“QWERTY” 就这样诞生了。“QWERTY” 一词就是键盘左上角前 6 个键。

August Dvorak 是华盛顿大学教育学教授,他毕生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让打字机业界摒弃 QWERTY 布局之上。30 年代,他设计出了 Dvorak 布局,以速度和效率为主要考量。最常用的字母如元音放在中间一排,次常用的如 J 和 K 就从中间一排移开。

Dvorak 教授 1932 年在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历史与工业博物馆收藏

由于大多数打字动作都要在中间一排键盘完成,Dvorak 说用他的布局可以比传统键盘更快更自然地打字,但并没有很多关于两者效率的学术研究。

Dvorak 打字机生产了一些,但行业从来没有抛弃传统键盘。直到个人电脑开始普及,Dvorak 的支持者才开始广泛使用 Dvorak 布局。80 年代,微软的 Windows 用户开始能通过第三方程序实现 Dvorak 键盘,90 年代,Dvorak 开始作为标准配置纳入了操作系统。

现在,每一款 Windows 或 Apple 电脑都有 Dvorak 设置。

用户不需要特别订制的键盘,他们只需改变电脑的设置。设置完成后,按键就不再和标准键盘表面印刷的字母像匹配。用户可以变换键盘来匹配自己的输入,但很多 Dvorak 用户没这么做,他们靠自己的记忆打字。

直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智能手机厂商都忽视了 Dvorak 迷们的需要——他们想用自己最喜欢的键盘布局写邮件和发短信,但却不得不使用自己并不习惯的布局。

26 岁的 Ali Mahmoudzadeh 是一位住在多伦多的业余 iPhone 开发者,他开发了一个软件让 iPhone 用户能用上 Dvorak 布局的键盘。但只能在越狱版的 iPhone 上使用,这样就违反了保修规定。

Apple 和 Palm 对此拒绝评论。RIM 则根本没有回应。微软发言人说,他们把这个任务留给第三方开发者,让开发人员在 Windows Mobile 手机中提供 Dvorak 布局。

把 Dvorak 引入到 iPhone 和其它产品的想法并不被普遍接受。在关注 Apple 产品的 blog 站 Macrumors.com,一位网友在论坛鼓动 Dvorak 用户写信给 Apple。其他人没什么同情心。还有人说 “Betamax 录像机用起来怎么样?”(译注:讽刺 Dvorak 的不合潮流)

西雅图的打字老师 Linda Lewis 从事两种键盘布局的教学工作已有 21 年,她说 Dvorak 学起来更容易,特别对于有诵读困难的人来说。她说自己可以帮助学生在平均 20 分钟内记住 Dvorak 的布局,而记住 QWERTY 键盘则需要 45 分钟。但她大多数学生都选择学习标准布局。

Randy Cassingham 曾写过一本关于 Dvorak 历史的书 “Dvorak 键盘——遵照生物工程学设计键盘,现在成为美国标准”。在他看来,Dvorak 用户就好像人群中的左撇子一样,需要得到尊重。他在书中说:“很遗憾 Dvorak 没能出现在智能手机上,但我们只能忍耐。我是一个 QWERTY 世界里的 Dvorak 打字者。”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新营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创新,以及一切好玩的东西。相信新一轮互联网浪潮将为世界带来更多惊喜。

累计已发布 28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