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 周年庆专稿:The Fusion – 无法预见的未来和难以割舍的梦想(上)

公司

2009-10-17 10:55

ifanr 注: Uglee 是手持硬键上屏方案的创造者,巨硬中文输入法的作者,也是国内最扭摆的 Geek 之一。这是他为 ifanr 周年庆作的强文,感谢,致敬!

Prelude

前一段时间我在听一个音乐欣赏课程,里面讲了很有意思的一件小事。在中世纪的欧洲教堂,唱诗班的成员们唱诗时要站在一个巨大的 Hymnal Book 前面,年长的、视力不太好的站在前排,年轻人、高个子、目光敏锐的站得远点儿。那时候印刷术还没有流行,制作这样一本书耗费的时间和人力都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即便是集权势与财富于一身的教会,也将它视为珍品;而制作和抄录这种图书的工作,也如绘制敦煌的壁画或者宫殿屋顶的雕塑一般,成为一种超越了技术的艺术,但很可惜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技艺悉数失传。

文艺复兴时期为整个欧洲乃至世界都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而大家一般在谈到那个时代的时候更多的会关注宗教、世俗政权、战争、瘟疫的流行、和大学教育的兴起,而很少会提到印刷术的影响。但是如果没有印刷术,艺术家的交流,得到良好教育的贵族阶层的兴起都将成为空谈。

这样的瞬间在人类历史上虽然为数不多,但还是颇有几个;比如就在刚刚过去的 20 世纪,电话电报、照相机、无线电和电视机彻底颠覆了我们的沟通方式。关于照相机你可能觉得有些费解,但是去 Wiki 翻翻看,就能知道它是怎样改变了报纸被大众接受的程度,使之成为支柱传媒之一。

到上个世纪的结束,又有三个新兴的技术吹响了革命的号角,个人计算、互联网和移动通讯。

Personal Computing

个人计算的起步较早,1976 至 1977 年的 Apple II,1981 年 DOS 的推出、IBM PC 规范的诞生、和 Microsoft/Intel 的战略结盟,1984 年 Apple 的 Macintosh 推出(Oh, 别忘了去看一看那个经典的 Sladgehammer TVC),和 1995 年的 Windows 95 诞生,通常被视为这个时代的里程碑。当然,这里需要说的一点是这个历史是美国人写的,他们不小心忽略了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比如 Sinclair 公爵在 1980 年带来的 ZX80 系列电脑机器和它的后续产品们就有很多传奇可以大书特书。它可以运行字处理程序和电子表格,也出现了最早的伪 3D 游戏,但是这个系列的产品最终失败了,和很多失败英雄的宿命一样,历史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在每一次 PC 产业周年纪念的时候,一些媒体都会推出一个问卷调查,在 PC 上林林总总的应用中,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对于一个 PC 用户来说可能要颇费一番周折去思考,但是每次问卷的结果却是大同小异的,胜出的总是电子表格程序。这也是为什么 Visicalc 这个在 1979 年面世的鲜为人知的程序,总能出现在 PC 历史大事记中的原因。

但是这个结果对于 PC 的命运来说,却不象一个好的兆头——它把 PC 定位在商用机器这个位置上。那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它对个人计算力不能逮。

John Sculley and his Newton

在这里我们必须提及另一个被历史遗忘的名字,John Sculley,这位受 Jobs 力邀于 1983 年离开百事公司入主苹果的传奇人物将 Apple 带入了泥潭,也成为苹果教徒们的口水对象。但是时隔 20 多年我们回头再看他在 1987 年为大众勾勒的个人计算的未来,也许我们可以开始理解这位思维过于前卫的人的初衷。

那个曾经让无数人为之激动不已的对未来计算的狂野想象的视频,在网上仍然可以找到,它的名字是 Apple Knowledge Navigator,在我们所热爱的神奇过度里要通过某种办法才能看到这个视频,我相信着难不倒你。

Newton 为计算人群带来的心灵震撼不亚于 Apple II 和 Macintosh 的上市。它对 Intuitive 的追求至今仍然是计算设备的极致。比如在 Newton 上首先出现了手写输入,而且它并不象 Graffiti 的拥护者们宣称的那么糟糕,你可以找一台 Tablet PC 试试,那种自然的书写感觉让人难忘。另外一个在 Newton 上被广为称颂的程序是 Notes。Newton 刻意模糊了程序之间的界限,你可以在 Notes 里书写,然后把书写的内容分配到联系人中,日历中,或者其他什么程序里,然后你仍然可以在 Notes 里获得一个总揽,就象在纸上的笔记那样;在 UI 上,Newton 系统做了大量的颠覆性设计,以消除用户对传统的计算设备 UI 概念,包括菜单,命令等等计算设备特有的古怪操纵感,比如我们今天在 Android 手机上看到的那个启动程序的抽屉,就是在 Newton 上首创的,它让用户在分类资料的时候,就像把文件放到柜子里归档。

John Sculley 不是一个技术人员,这一方面使得技术不会成为他想象力的羁绊,但是另一方面技术的限制和不成熟却让他没能走得更远。除去电池和 CPU 计算能力的因素之外,它没能赶上一个好时代——那个时候移动数据技术还没有大放异彩,而互联网也在萌芽阶段。虽然很多 Palm 的支持者们高呼 Palm 打败了 Newton,但这么说并不客观。Newton 的初衷并不是进攻 Handheld 的市场,它的目标是个人计算,用一个设备完成所有的个人计算需求,这和 Palm 以及后来的掌上计算设备不同。而这一轮的较力,Wintel 联盟则上演了一次漂亮的反击,Compaq 在 1988 年带来的配备 VGA 屏幕的 Laptop 雏形和后来成为主流移动应用的个人计算设备笔记本电脑,成为让 Newton 兵败城下的起点。面对市场的发展,在 1993 年 Apple 也推出了彩色屏幕的 Powerbook,这已经意味着 Newton 的寿终正寝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市场在技术限制和成本等多种因素的权衡考虑下,最终选择了牺牲移动性。

Jeff Hawkins and his Palm

象薛定谔振臂一呼带领无数量子物理学家冲进生物物理的大门一样,很多技术精英跟着 Sculley 的想象投入到开发便携的个人计算大潮中去。曾经有一个时代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便携计算设备,除了 Newton,欧洲的 EPOC 推出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产品,包括 Series 5/7 和 Revo,Windows CE 出现了各种分支,包括 Palmsize PC 和 Handheld PC,Grid 和 Casio 曾经推出过和 Newton 非常类似的产品,还有象 PoketPC 或者 iRex 那样有趣的设备。

Palm 几乎成为那个时代唯一成功突围的产品,或者说 Survival 更为恰当。它缔造了一个新的市场,Handheld Computing。当然和用户数以亿计的 PC 市场相比,这个市场算不了什么,它不足 PC 市场的 10%;但是它还是足以支撑一个用户群体,而追求移动和个人计算的用户如果觉得没有更好的选择,也可以躲在这个屋檐下避雨和相互取暖。

Palm 在 1996 年上市之后获得了成功,它重新针对手持设备设计的 UI 以效率和实用性著称,那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尽管不是人人都喜欢。但是资本市场和这家小公司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在企业发展方向上 Hawkins 和投资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公司的三个创始人,Hawkins, Dubinsky 和 Colligan 只好离开公司重新创业——就像 Jobs 在 1985 年的苹果遭遇的那样。

这件事情让 Hawkins 错失了一生中最好的机会。Hawkins 在离开 Palm 的时候,Palm 正在开发一个叫做 Palm VII 的产品;这是一个无线产品,利用当时一种非常低速的广域网(CDPD)实现在 Palm 设备上收发邮件的功能,他们当时还为这个设备开发了一种精简的 HTML 技术,称为 Web clip,就像今天我们在 iPhone 上看那些特别优化的网站一样;而导致 Hawkins 离去的最大分歧,则是 Hawkins 希望尽快进入手机市场,但是投资人则认为象微软那样授权 PalmOS 发大财是更有前途的事情。

Palm 的股票在 1999-2000 年达到巅峰,那是怎样一种境界呢?他们曾经考虑过收购 Apple,他们找到一家小公司秘密从事 PalmOS 手机的开发——后来那家公司把这个手机的业务卖给了京瓷,自己去专心搞无线通讯去了,最终它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它的名字叫 Qualcomm。

之后 Palm 的风风雨雨或者说风起云涌都已不必再提,都是让人扼腕的往事。Hawkins 的离开让这家公司失去了很多重要的机会,比如企业邮件市场最终被 1999 年才向市场投放第一代产品的 Blackberry 斩获;而最重要的,是失去了进入移动通讯市场的最佳切入点。

Personal Communication

在冷战时代缔造的科幻与星战文化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对未来的狂野想象,太空,武器,和庞大的通讯与控制网络,但是你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移动电话这样的个人通讯设备从未出现在任何作品中。

Ericsson 是这场革命的发起者和中坚力量,但是让它摧枯拉朽般夺得市场却有一个奇妙的前提条件——那就是在 80-90 年代光线通讯网络的迅速普及,它为移动通讯的崛起提供了可靠且廉价的骨干网。而这场光纤战争却是以另一个英雄的倒下为代价,那就是 Motorola 和他的雄心勃勃的铱星计划,Motorola 在 1998 年才完成了 66 颗卫星的发射工作使业务投入运营,而那一年正是 Newton 黯然谢幕的时候。我不知道在 John Sculley 幻想它的 Newton 的未来时是否把铱星作为系统的一部分,但是在他的 Knowledge Navigator 的视频中,无线语音通讯是一个组成部分。

Ericsson 是一家通讯技术企业,虽然它的终端设备做得也相当不错,但是很明显他对这个个人消费品的市场不太敢兴趣,很早就退出了这个市场。它把这个市场机会留给了 Nokia 和 Symbian。(待续)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