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改造了农业,可也改出了问题

公司

2015-02-06 13:36

可不是每个农场里都有库伯,《星际穿越》里一个身怀绝技前 NASA 的宇航员,开得了飞船,黑得了无人机,修得了农具。

虽然还无法与库伯相提并论,不过 《连线》杂志笔下的 Dave 也算农民中的 DIY 高手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自己搞定农耕设备的保养和维修。在 Dave 的脑子中,他想做的可不仅仅是为拖拉机换一种燃料,他想改造发动机的构造,想让收割机了解作物生长的信息,想自己排除错误代码。

在传统农业中,像 Dave 这样拥有精湛手艺活的人其实并不少见,技术人员高昂的维修费逼着这些农民练就了妙手回春。创客运动并不仅仅是树莓派和电路板,也是这些农民摆弄着锈迹斑斑的收割机和电焊机。

可在这个技术吞噬世界的时代,新技术正在像空气无孔不入地渗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在改造刀耕火耨的旧农业。

这一次,Dave 解决不了了。他找来了他的朋友——Kyle Wiens,一位同时拥有程序员和修理工背景的手艺人,最重要的是,他还是著名拆解网站 iFixit 的联合创始人。

不过这次 Wiens 修得可不是移动设备,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台 John Deere 拖拉机。Kyle Wiens 带上了他的扳手、鳄鱼线、连接器等工具,来帮忙修好这台拖拉机。对于经验丰富的 Wiens 来说,这看似并非什么难事。

Dave 只是希望他能够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法修好一个小液压传感器——因为一旦这个传感器发生故障,机载计算机便会终止拖拉机的运行。由于技术人员到农场更换这个组件需要花费两天时间,Dave 已经休耕了两天。

Dave 想让 Wiens 看看有什么方法能绕过这个传感器让拖拉机恢复动力。然而,修好 Dave 的传感器问题需要搞定拖拉机高度专用的计算机系统,也就是拖拉机的引擎控制单元(tECU)。Wiens 在驾驶室折腾了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无济于事。tECU 像一座无坚不摧的堡垒一样阻碍着 Wiens 进入系统。

在更智能化、更专业化的收割机和拖拉机面前,胶带、钢丝这些传统的工具已经不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了。且不说像 Dave 这样聪明的个体农民毫无办法,连也拥有计算机工程背景的 Kyle Wiens 也无济于事。

真正的问题在于新型机器设计的复杂性。一个简单的例子,在过去,农民可以利用工具轻易地打开设备里的黑盒子,可如今的新型机器,只有制造商才拥有开启黑盒子的钥匙,而不同品牌的机器标准又不同。此外,涉及到 tECU 故障时必须诊断软件,即便农民搞得定软件,也得不到厂商的校验密码。

尽管这些搭载着新计算机系统的机器能够提供农民 20 年前从未想到的精准和高效。但科技在提升农业生产力的同时,也大大地提升了生产力工具的成本。像 Dave 这台的中型拖拉机价格就高达 10 万美元,相当于农民一套小型住房的价格。

可当一旦这些机器出了故障,农民再不能像以前一样 DIY 了,只能花费价格不菲的维修费,求助于技术人员。正因为如此,9 月份的 Farm 月刊里提到,新型的拖拉机的需求一直在下滑,而老式拖拉机的价格却一路飙升。

在传统农业的改造中,科技非但没有成为生产力的助推器,反倒成为农业劳动者的一道枷锁。然而,科技的浪潮不可逆。为了搞清楚新型农业设备的现实情况,Kyle Wiens 通过各种途径向农民暗中调查。

Wiens 发现,尽管困难重重,但一些农民没有被技术限制所阻挡。比如在新型的设备维修中就存在这么一个蓬勃发展的灰色市场,一些农民就可以利用从朋友那得到的软件对设备间进行调整和维修,甚至可以绕过工厂密码进入到 tECU。

这些人可以被称为 “农业黑客”。

但与大多黑客行为一样,这些人其实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根据 1998 颁布的数字版权法规,制造商有权对 tECU 设置密码,而所有者却没有权利黑掉这个数字密码。私自维修和改装自己的拖拉机完全可以构成犯罪行为。

在这样的矛盾冲突中,Wiens 说:

“Dave 买下了拖拉机,他便拥有拖拉机的实体:车轮、金属底盘、齿轮和发动机,但 John Deere 却仍然控制着其他的一切:拖拉机的软件编程、软件引擎以及维修所需要的一切信息。那么,究竟谁才是拖拉机的主人?”

沉珂已久的农业的技术改造不同于其他新兴行业快节奏演变,除了生产工具本身的变革,还必须综合考虑到生产主体等因素。科技无疑是生产力,也本身也可以成为枷锁。或许,在农具的科技化进程中也急需掀起一场开源运动。

 

题图来自:Interstellar 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