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专家 Marc Goodman:我的目标是为互联网创造免疫系统

特稿

2015-03-21 23:54

在网络时代,犯罪正在日益走向高科技,使得执法部门面对巨大的挑战。在 Wired 网站发布的 Geek’s Guide to Galaxy 最新一期播客中,安全专家 Marc Goodman 谈论了高科技犯罪带来的挑战,以及如何去应对它们。

“墨西哥的贩毒集团会到航天工程大学雇佣无人机工程师。这件事应该让许多人感到惊奇,” 他说,“从人工智能到合成生物学,从机器人学到大数据、物联网。罪犯们、恐怖分子、流氓企业,都在全力关注这些东西。”

或许,最为让人震惊的事实是,许多犯罪都是与软件相关的。“犯罪的不再是人了,” Goodman 说,“犯罪正在变为软件。它是犯罪软件。”

高科技犯罪的快速增长,意味着逐一抓捕犯罪人员已经不再是现实的方案。“如果有人得了埃博拉病毒或者麻疹,公共卫生官员不会去逮捕他们,” Goodman 说,“我的目标不是逮捕世界上的每一个黑客。我的目标是为互联网创造一个自我治愈的免疫系统,那样的话,即使病毒被创造出来,它也不会感染到我。”

另一种方法是将执法众筹化。“我认为,一个巨大的机会是,让那些有技术的人参与其中,无论是 10 岁的印度男孩还是 80 岁的西雅图妇女。” 他说,“我觉得这是我们推进并且赢得这场战役的唯一方法。”

Goodman 还谈到了一些安全方面的话题:

关于汽车安全。“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整个世界正在变成一个计算机…..如果你看看 1965 年的雪佛兰或者野马,那些都是机械汽车,但是今天的汽车——在过去几年里从生产线下来的所有汽车——有 200 多个微型芯片。它们控制着收音机、GPS、安全气囊、巡航定速、车速表。这些都是计算机控制的……现代的汽车是我们驾驶的计算机,电梯是我们乘坐的计算机,飞机是我们乘坐的 Solaris 计算机。所有这些设备都是可以被入侵的。”

关于非电子技术。“我认为,值得去问一个问题:那些应该在线,那些不应该在线?……肯德基和麦当劳这样的公司,它们有可乐和烤鸡的秘密配方。这些都没有存在任何电子系统上面,而是写在纸上,存在保险箱里。在斯诺登事件之后,克里姆林宫进行秘密交流时,回到了打字机——手动打字机,甚至不是电动打字机。”

关于生物识别技术。“一些年前,德国的司法部长非常积极推进一件事情 ,就是在德国人的 ID 卡上使用生物识别技术。他希望所有的德国人都提供指纹。德国人进行了反抗,特别是隐私权拥护者,还有混乱计算机俱乐部的人。一次,当司法部长在外面餐厅吃饭的时候,把自己的眼镜忘在那里了。这些人拿到了那副眼镜,然后从上面提取了他的指纹。然后,他们将指纹拍下来,放到 Photoshop 里面,然后用 3D 打印机将其复制了……他们把复制指纹放到了俱乐部的杂志里,发放给 5000 多人。他们鼓励读者在全德国的犯罪场所留下司法部长的指纹。这些人也的确去做了。”

图片来自 huffingtonpos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