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碟说:不懂互联网的动画公司不是好的新媒体

公司

2015-03-23 17:32

“你怎么定义创业公司呢?” 当我解释 iSeed 是一个主要报道初创公司的栏目时候,飞碟说市场策划左灰灰同学突然这样问道。

这个问题并不是毫无来由的。在各大视频网站上订阅近百万、全网流量超过 20 亿、单个视频常常达到百万级的点击量的飞碟说,已经有了为数不少的粉丝,并已经实现盈利,与一些还在打造品牌、摸索盈利模式的初创公司不可同日而语。

但在颠覆传统的模式、追求创新的意义上,飞碟说仍然是一家创业公司:它以用动画的形式,做 “视频百科”,并探索着互联网新媒体产品的发展方向。

中国动画产业的出路在互联网上

feidieshuo ofc 2

飞碟说的内容包罗万象,既有搞笑的知识百科、时下热门的名词解释、又有对产品和公司的趣味解读、大胆谈性的动画视频。它有时也像一个颇具社会责任感的新闻媒体。比如雅安地震之后,飞碟说出了《雅安地震特辑》、有《中国地震局在干嘛》、《你的房子抗震吗?》等系列视频。去年 6 月改版之后,飞碟说目前主要形成了飞碟说、飞碟唱、飞碟啪、飞碟词酷、飞碟一分钟五条产品线,探索形式和内容上的创新。

飞碟说的创始人兼 CEO 汤怀是学动画出身的,曾经在动画广告公司任职。他最早的合伙人是动画公司的同事,在动画技术方面有专长。2012 年开始创业时,他们主要也是为客户做创意。“客户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最大的困扰是创作者本身享受不了创意的乐趣,” 在从业过程中,他逐渐意识到互联网对创作者的意义:

动画最早在美国是靠电影兴起的,后来在日本的发展时候是通过电视,我认为,中国动画产业的出路在互联网上。

除了满满的创作欲之外,从事过教育行业的汤怀,心里还埋着一颗传播知识的种子。2012 年的钓鱼岛事件是汤怀开始做飞碟说的契机。当人们纷纷上街游行的时候,汤怀想的是,如何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查阅了很多资料之后,他意识到,搞明白最基本的常识,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他和合作伙伴一起做出了《钓鱼岛的前世今生》,并为飞碟说定下了趣味科普的基调。

做 “性感” 的视频百科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飞碟说,汤怀对它的定位是 “性感” 的视频百科。汤怀眼中的 “性感” 是 “简单、有趣、有态度” ,而不追求 “优雅” 或者 “逼格”。“所谓的逼格是设限、提高门槛,而我们希望能降低门槛、接地气。 但前提是有坚定的观点、三观正。”

视频百科的核心是知识。既然要做知识,就要保证专业性和可信度。飞碟说的做法是先做出来一个干的东西,然后再进行有趣化。为保证专业性,汤怀选择与权威机构合作。合作者既包括艾瑞网、零点咨询等咨询机构,也包括在某个领域的专家、内容制作方、传统媒体等等。合作往往比较顺利,“他们也是有传播需求的,因为有些严肃的内容放在那里就是死的。”

然而由于话题尺度有点大,笑点比较没节操,飞碟说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审查和舆论压力。汤怀对可能出现的争议看得比较淡。前期专业的研究使得团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争议出现的时候有能力进行有理有据的解释。而关于审查,汤怀说,“有时候你认为是限制,但其实机会,因为百科的内容非常多,做不了这个可以做别的。”

有趣是一种表达方式,但专业才能让我们走得更长远。

没有观众,只有用户

feidieshuo ofc 1

与传统的动画广告公司不同,汤怀自始至终没有提到 “观众” 这个词,他用的是 “用户”。飞碟说已经实现盈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是一家懂互联网的创意传播公司。

无论是哪个客户来,我们都能为他找到一个有用户需求的选题。

汤怀说,这一点是经过反复验证的,因为他们追求用户价值和客户价值的统一。在讲完中国电视发展史之后出现小米电视,或者在性科普中出现杜蕾斯,都是非常自然而不会引起反感的事情。飞碟说目前已有 40 多家知名客户,主要在快消品、互联网公司、电影公司等领域。

汤怀对互联网的理解还体现在,传统的做视频是导演来想创意,而飞碟说则是产品经理制做内容。每个产品线由一个产品经理负责,他们负责确定需求,决定将怎样的内容提供给怎样的群体,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做这个事情。在创意方面,汤怀给了团队成员非常大的自主权。需求确定之后分工非常明确,有人做策划、有人做视频、有人写脚本、有人做声音等,快一点的一两天,慢一点的一两周便可以做出一个节目,通过不断优化流程提高效率。

这也是为何飞碟说的节目可以实现日更的原因:做动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飞碟说追求的不是美轮美奂的艺术作品,而是符合用户需求的互联网产品。

互联网 “视频百科” 的定位也使飞碟说有了长尾的力量。不像一些短片、短剧,看完了就无人问津。哪一天一件事情发生、这个类型的事件成为热门搜索词的时候,过往的视频会不断被大家翻出来。

汤怀告诉爱范儿,未来,飞碟说内容的创造主要会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自己做;一种是和做广告的小团队合作,这是为了将团队变得更轻,将需求外包出去;第三是寻求国外的优质内容进行引进。在合作方面,飞碟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资本、实力、门槛,对此汤怀显得很有自信。

互联网上的竞争是抢占用户时间

飞碟说今年的重点是开发自己的移动端 app,将用户汇集到自有平台上,成为一个真正的互联网新媒体。在内容方面,今年会新开十几条产品线,包括飞碟冷知识、剧透狂、爱美丽、开汽车等等,让内容的表现形式更多样化,涉及的领域更垂直化,并继续增强对热点话题的跟进能力。“争取早上发生的事情,下午或者晚上就可以看到。”

汤怀说,“你看原来的门户网站都在做哪些领域,就知道哪些是用户需求特别大的垂直领域。” 新推出的 “飞碟宝贝计划” 就是对亲子领域的一个尝试。

“互联网上的竞争是抢占用户时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飞碟说是一家做内容的新媒体公司。

因此,汤怀认为,飞碟说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把握这个时代发展用户口味的变化,持续不断地创新。“2012 年的时候刚做的时候,搞笑动画的形式非常新,大家对它表现得非常热情。而现在,仅仅想靠抓眼球、无节操的东西让人关注,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团队 “为了创新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今年成立了飞碟实验室,试验飞碟说与他们的小伙伴提出的想法,每个月都会做出一个新节目。” 比如刚立项的一个 “我忍你很久了”,讲的是人际关系。

目前,飞碟说团队共有 80 人左右, 60% 的成员是做内容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许多粉丝后来变成了飞碟说的员工。市场部负责人罗伟就悄悄对我说,“我曾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他曾在传统汽车行业工作,是朋友介绍他过来的。“我也很跨界,但老板总喜欢提那个在富士康流水线工作过的产品经理。” 做市场策划的左灰灰同学曾经是出版社编辑,公司里还有学过美声、有 “小宋祖英” 之称的声优同学。

汤怀希望一起工作的小伙伴是:对飞碟说感兴趣的、有趣的人,有网感、是互联网重度用户。

罗伟对我说,“我有时候也会疑惑,我们到底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是一个动画公司呢,还是一个新媒体公司?” 唯一确定的是大家都非常 high,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满热爱。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