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照进现实:那个男人造了一块表

公司

2015-04-09 18:16

编者注:本文作者黄洪,在深圳某通信企业担任设计管理工作。爱好搞机,喜欢从设计的角度鉴赏产品,运营个人微信公众号 DesignReview。

设计师喜欢做梦。

上学时,梦想用新的设计改变人类,梦想一举一动引领整个行业潮流。工作之初,梦想设计出有品位的产品让生活更美好,梦想设计出牛逼的产品大卖。后来,梦想有个眼光好、肯花钱的老板,梦想项目组里都是敢想敢做的牛人。

最终,梦想自己有实现梦想的能力。

在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今天,设计的限制太多、做出的妥协太多,能实现这些梦想的机会实在不多。设计大师和手工作坊的个人意愿相对容易实现,越是大公司就越是束缚个性——也许只有当下的苹果是个例外。Apple Watch 就是证明。

酝酿

Steve 离开之后,未来的苹果要做什么、怎么做,我希望你能承担这个责任,Ive。

—— Tim Cook

苹果为什么会想到做手表?因为这个男人。

01 Ive

2011 年,iPhone 4S 发布不久。

Ive:Tim,我得跟你聊聊。

Cook:说吧,Johnny。

Ive:我在这家公司待的时间够长了,得到了你们难以想象的支持,也跟着公司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成功。Steve 走了,我想是时候退下来做一点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Cook:Oh come on, Johnny. 公司现在怎么能离得开你? Steve 的离开是公司难以估量的损失,这家公司的未来有许多的人在怀疑,难道你忍心看着它陷入动荡不安吗?

Ive:未必,公司有这么多的人才,包括我的团队里也有能够代替我履行责任的天才。况且,我就是一个单纯喜欢做设计的人,不喜欢扯皮争执。Steve 帮我挡住了各种干扰,不过同时也让我随着他的思维在做事,很少能实现我自己的思想。

Cook: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付出了很多,不只是天分和努力,还有很多的妥协。不过,难道你不觉得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候吗?我最重要的职责是管理,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应该是交由你这样的有眼光有天赋的人。以前有过的分歧,我想接下来不会再成为你的障碍。

Ive:Tim,说实话,我已经在英国买了一栋漂亮的房子,我也和一些朋友说好要一起做一些我们都喜欢的事。在苹果做设计很开心,但做一个安静的造物者,才是我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生活。

Cook:可以说一下你打算做些什么吗?

Ive:嗯,我应该不会再做大众类的产品了,我会尝试一些新类别的物品设计,改变一些沉闷守旧的行业,在材料和工艺上做到最好。也许只有同类审美观的人会欣赏它的价值,并且忽略价格。

Cook:你说的是奢侈品之类的东西吧?

Ive:差不多是这类东西,比如手表。它们的限制更少,挑战更大。

Cook:Johnny,你这是在走 Frank Nuovo 做 Vertu 的路子嘛。我知道你们都有这样的梦想,希望突破所有的限制,做出小而美的物品。

Ive:就是这样。手机、电脑这类电子产品,总是要考虑成本、技术、研发周期这样那样的限制。手表这类产品完全不同,所有对于造型、材料、工艺的个人追求都可以在这上面得到实现。Frank 做 Vertu 可以不顾一切地奢侈,尽管我和他的审美观不同,但这样的任性确实是每个设计师梦寐以求的。

Cook:嗯,让我想想,总有一种办法可以同时符合你和公司的要求。不妨设想一下,你如果在苹果做这件事情会如何?我们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企业,但也聚集了雄厚的资本,我们可以不断地改变人们的生活。Steve 离开之后,未来的苹果要做什么、怎么做,我希望你能承担起来这个责任。你知道这家企业对创新有多重视,又有多少资源可以支持你。我相信借助苹果这个平台,有充足的资金投入到材料和工艺创新,有优秀的硬件团队去突破和创造,有强大的软件团队施展魔法,有出色的营销团队去影响市场,完全可以让你创造出满意的产品。要知道,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有这样的好事。

Ive:听起来不错。不过我不想面对某些自以为是的人,太多的怀疑和阻力让我沮丧。并非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Cook:Jonny,你从现在就可以开始构想下一步的产品,至于其他的,过一段时间再说。相信我,你会看到你想要的改变。

2012 年,iOS6 地图事件处理之后。

Cook:Johnny,我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那个傲慢自负的家伙(Scott Forstal)已经成为过去,我想你可以带领整个设计团队在创新的路上一路畅行了。
Ive: Tim,我真的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把界面设计和工业设计统一起来,我也认为这对公司是有利的。

Cook:Johnny,公司有许多天才,我不怀疑他们在某一方面的优秀,但要指引他们的方向,带着他们往前走,只有你能胜任。我相信你明白的。

Ive:谢谢你的信任。

Cook:你的新产品有什么头绪了吗?

Ive:已经有不少概念,做了一些模型,来我的工作室讨论一下吧。我认为这件产品代表了苹果的未来。

Cook: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的新作品了!

以上虚构。窃以为,虽不中亦不远矣。

根据 Ive 和媒体透露的信息,Apple Watch 是 Ive 主导的项目,在 2011 年秋天的时候开始酝酿,在苹果内部遇到了其他高层的质疑。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一点,Ive 一度计划从苹果离职,回到英国开展自己个人的设计业务,甚至在伦敦买了一栋房子。Cook 极力挽留 Ive,在库克的支持下手表项目仍然按照 Ive 的思路开展,历经三年的开发终于成型。其中 Scott Forstal 的离职,iOS6 地图事件是导火索,但深层原因是他与 Ive 之间几乎不可调和的矛盾。Cook 做了二选一,留下了 Ive。

整合了工业设计和人机界面设计的 Ive,从 iOS7 开始将外观与 UI 界面的风格进行了统一。同时,Ive 也成为乔布斯之后的产品主导者,依靠库克的支持调动了整个企业和跨行业的资源,按照 Ive 的意志进行了 Apple Watch 的研发和营销。

02 Newson

而在这件事中,Ive 在设计圈的好友 Marc Newson 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预热

看起来是 Ive 把 Newson 拉进了苹果,恰恰相反,是 Newson 把 Ive 和苹果拉进了时尚奢侈圈。

Marc Newson 号称是菲利普 • 斯塔克之后的最具影响力的工业设计大师,是一位跨界设计的鬼才。Newson 在家具、手表、鞋、家居用品、汽车、飞机、航天飞机等等多个领域都有经典作品,在设计圈、富豪圈里有着非凡的影响力。

Newson 和 Ive 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也都获得了巨大的荣誉。意气相投、惺惺相惜是两人成为铁杆好友的原因。他们评判设计的价值标准惊人的一致,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都一样。正如 Ive 的 “灵魂伴侣” 乔布斯一样,Newson 在市场上挑不到中意的物品就不用,或者自己动手造一个——IKEPOD 手表就是这么来的。

Ive:Marc,跟你说点事。Tim 给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给予我绝对自由的创作权利,并承诺调动苹果的一切资源来帮助我。所以我下定决心暂时不离开了。

Newson:这很难得,Jonny。设计师在这样的大公司有这样的自由可遇不可求,且做且珍惜吧。你还坚持想做点奢侈品的想法?

Ive:当然。我已经很久没有涉足其他类别的产品,我想做一款手表,把苹果所有能激发的潜能都投入进去,创造一个新的经典。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能做起来让我激动不已。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尤其是你在 IKEPOD 那段时间的收获。

Newson:老兄,你的天赋毫无疑问,不过奢侈品的玩法不一样。产品本身固然重要,但即使设计再漂亮、技术再先进,凭借苹果现在的影响力也不足以让那些富豪认你的帐。新玩家没有历史、文化的累积,那么只能靠设计师的个人魅力去树立地位。

Ive:嗯,这一点确实是苹果和我的硬伤,也是我找你的原因。你有没有可能到苹果来跟我一起做这件事?

Newson:呵呵,你知道的,我喜欢自由,失去自由我就失去了想象力。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我不会专属于任何一家企业。你的事情我参与,但我可不想告别心爱的航天飞机设计。

Ive:我了解。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很期盼你成为团队的一员,但你依然有接受其他设计邀请的自由。

Newson:你懂我,我挺你。我有个更好的建议,Jonny。把你拉进我的圈子,比把我拉进你的团队更重要。你和苹果的影响力对于富豪来说太薄弱,做手表你们没有历史没有文化,只能靠个人名声去打动有钱人。你得从白屋子走出来,多跟我到时尚圈里混。在你酝酿手表的这段时间,你的个人形象必须尽快树立起来。有机会的话你以个人名义跟我合作,给奢侈品牌做一些设计。

Ive:……Marc,我真不知道如何表达对你的感激。

Newson:咱俩谁跟谁。我还要跟 Tim 好好聊聊,要把东西卖给有钱人,靠胖子席勒这些人远远不够。

于是,我们看到奢侈品设计领域的超级明星带着科技公司最成功的设计领袖,搞出一系列以前根本不可能出现在 Ive 身上的事。

借助 U2 主唱 Bono 组织的 RED 慈善拍卖活动,Newson 和 Ive 合作设计了一系列限量版产品,包括 Jaeger(积家)的钟表、Leica M 相机、玫瑰金 EarPod 耳机、红色版 Mac Pro、斯坦威钢琴、航天飞机窗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没有了乔布斯的约束和福斯特的对立,Ive 越来越不务正业了。

03 J & L

在苏富比举办的这场拍卖会非常成功,两位大师合作的珍品受到富豪们的追捧,拍出了在奢侈品中也少见的天价。配色稍改的积家手表就拍出三倍价格,重新制作外形仅此一台的莱卡 M 更是从原价 7 千美金飙升到 180 万美金,成为史上最贵的相机。这次合作的成功再次证明了 Newson 的名声之大,同时通过积家、莱卡这些奢侈品牌,让 Ive 的影响力开始渗透到名流富豪之中。

04 E & M

而在这些限量奢侈品中,有两件苹果的产品大家都看到,却没有领会它们的意义。尤其是玫瑰金 Earpod,如今回头想想,这是 Ive 的一次试探。尝试着黄金制造工艺,试探着名流富豪们对苹果制造的奢侈品会有怎样的反应。尽管有慈善、限量这些加持因素的影响,但拍出 46.1 万美金的玫瑰金 Earpod 和 97.7 万美金的红色 Mac Pro,让 Ive、苹果也有了信心去这个圈子玩一玩。(有人看到 iPod 之父托尼法德尔与两件苹果产品的合照,以为是他拍下来了,但他本人否认。)

05 N B I

拍卖会上的这张合照很有意思,Marc 的大师范、Bono 的明星范和 Jonny 的城乡范一览无遗。还有那么多的场子要混,任重道远啊亲。

Newson:Jonny,你现在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吧?

Ive:谢谢,Marc。这些人的大手笔把我吓坏了。

Newson:哈哈,不只是你,那帮有钱人同样震惊。你已经走出来了,继续放开自己,我相信乔纳森爵士很快就能成为他们的宠儿。奢侈品这个领域,苹果不像那些老字号有历史有文化,只能靠个人影响力。你的知名度决定产品的认可度,你的逼格决定产品的价格。

永远穿着牛仔裤和 T 恤见人的 Jonny Ive 多了一些衣冠楚楚的时候,跟着 Newson 不断地出席各种高端场合。The New York Times,Vanity Fair,VOGUE……他从幕后走出来向各家媒体讲述苹果的故事和设计哲学。他开始抨击抄袭,评论对手,散播主张。连他在内部说的 “瑞士手表要完蛋” 这样的话都被流传出来,苹果为了造势也是够拼的。

除了造星运动,苹果还从 Burberry、TAG Heuer、Gap……挖了一大波奢侈品牌的营销专家加盟,着手改变营销模式。如此这番地预热之后,正菜上桌了。

Apple Watch,因奢侈而生。不锈钢和铝合金的版本只是掩人耳目,它们根本无法掩盖 Apple Watch Edition 诱惑高端客户、挑战传统名表的意图。在两位大咖的光芒照射之下,苹果吹响了进军奢侈品的号角。

06 AW 3

这仅仅是开端而已。

设计

Apple Watch 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

这里说的不是 Apple Watch 的设计有多么出色,恰恰相反,从很多人的审美趣向来看,它的设计相当初级。从正面看,表盘和表带顺滑过渡,线条流畅舒适;从侧面看,一坨肥厚的金属两头生硬地嵌进两条带子,连过渡都没有,这简直是初哥一般的设计作品。

07 AW design

学校老师:“除了金属材质渲染得还可以,其他一无是处。手表太厚比例不协调,失败;侧面的表冠和按键不协调,失败;表盘和表带连接太生硬,你 3D 建模忘记导角了吧?失败中的失败!回去重新设计!”

公司老板:“设计简陋也就罢了,表盘上面那块你想用什么材料?有机玻璃不够硬,玻璃要加工成弧形成本很高,加硬处理很复杂,成品率很低。什么?还要用蓝宝石?专门卖给亿万富翁?做梦吧你!把蓝宝石磨成弧面有多费时间?你嫌钱多啊?醒醒吧!”

没错,这个很不成熟、异想天开,在学校肯定会被打差评的设计,Newson 设计出来了;这个看似简单却耗费极高材料和制造成本的设计,苹果制造出来了。正因为是 Newson 设计、苹果出品,所以这个设计才会实现。在其他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不可能。(Vertu?那是有多少名贵材料就往上堆的大杂烩,而且精度和质量要求未必比 Apple Watch 高。)

注意!我要开始洗地了。

禅宗有三重境界: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 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实际上,这也是设计的三重境界。

初学工业设计,不知道怎么做造型时往往会用几何体生硬地堆叠,或者借用自然界的某些形态;掌握足够的知识和技能之后,设计可以千变万化,但都在限制中求平衡;经历沧海水、巫山云之后,只用最洗练的设计语言呈现物品本质,造型通常是带有个人符号性质的几何体或生物体(往往引起强烈的争议和泾渭分明的好恶),但这时候造型已经不再是设计的重心了。

一句话总结这三重境界:用初学者的方式抄设计,用设计师的思维做设计,用造物者的心态做产品。最初与最后的设计,形同神异。不知所措的简单与剥离干扰后的简洁,没有素材时的生搬硬套与沉淀之后的弱水一瓢,没有资源时的异想天开与拥有巨大能量之后的执拗追求——这中间隔着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脑路历程。

评价第三重境界的设计,关键之一是设计者的影响力,正如禅学大师一句平淡无奇的话会引发信徒的无限思考,设计大师的一弧一面也会被认为凝聚着独到的价值;关键之二是受众的品味,能享受大师作品的基本都是上流人物,他们以及他们的圈子欣赏与否才是重点,他们用钱投票,谁有空听那些买不起的穷逼们唧歪;关键之三,是造型之外以对物品本质的深度思考和重新定义,脱离这一点看设计往往给差评。

在 RED 慈善拍卖之后,Ive 和 Newson 参加了一档采访节目,谈了他们对于设计的理解。说到 “简洁” 的时候,Ive 说,简洁就是先想清楚 what it is and how it works,而找到物品的本质并且重新定义之后,有时会发现这样的设计简洁到 “boring and naive”。

简洁是 Ive 和 Newson 共同的偏好。简洁到 “幼稚”,这就是 Apple Watch 的设计。正如 Newson 的这辆福特概念车一样 “幼稚”。大师与稚童的思维往往重合,却同样直指本源。

08 ford card

Marc Newson 本人和苹果都没有说明 Apple Watch 由他设计,但具有明显的 Marc Newson 印记。知道令密集恐惧症患者颤抖的 Apple Watch 主界面怎么来的吗?一张图说明原因。

09 IKEPOD and AW

左边 Newson 设计的 IKEPOD 手表同样有种初哥作品的感觉,但一点也不影响它在奢侈品市场中的地位。还有下面这个 Newson 在 2013 年设计的啤酒机,在 Ive 的 Mac Pro 基础上加了几个块块,也忘了导角,幼稚!

10 beer

当然也有做了导角的,但一样很幼稚……

11 Newson work

要是你以为 Newson 只会用几何体做造型,那就错了。他的作品很多都具有优美流畅而有灵性的弧度。

12 Newson work

不要怀疑大师级人物的设计能力。更复杂更炫酷的造型?非不能,实不为也。Apple Watch 的设计,是 Marc Newson、Ive 认为目前最合适苹果 the next big thing 的设计——尽管三年的研发过程中有无数的设计方案、无数的模型可供选择,但他们都对其他方案 say no。苹果做设计、选方案,是根据实物模型而不是效果图。Ive 说自己手绘能力不怎么样,但很喜欢做模型,通过实物来启发、推敲和完善设计。尤其手表是贴身使用的物品,所以评判的时候也应该以戴在手上为主,无论是选方案还是购买的时候——大家都是去店里试戴之后才决定要不要买吧?

所以把 Apple Watch 戴到手上,跟服饰、环境搭配看一下吧。Apple Watch 生硬的侧面在你戴上之后就看不到了。别人看到的是锃亮的表盘和各式各样的表带,以及和服饰、妆容的整体搭配效果。看一下这些时尚硬照,说实话,我有一种 “矮油,还不错” 的感觉,跟单独看这件产品几乎是两种判断。

13 C 14 A

一般人眼中的 “还不错” 有足够的说服力吸引名流富豪么?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尤其是时尚奢侈圈的大哥大姐们。

16 review

看到这些评论,我有几个想法:

一,Newson 把自己的名字隐藏得太深了。如果是某个奢侈品牌标上 Designed by Marc Newson,竞争对手一般不会直接撕逼,因为自家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找这位跨界大师搞搞新意思。媒体也喜闻乐见,这不又多了一个话题嘛。但 Newson 居然成了苹果的猛将,带着苹果来势汹汹逼上来,奢侈品牌们害怕像诺基亚、黑莓一样被颠覆,所以 “优雅地” 下脚踩几下很容易理解。跟这些奢侈品牌交好的媒体一开始跟着摇旗呐喊也很正常。

二,虽然我初看 Apple Watch 也觉得这个造型没什么吸引力,但以此来判断它是否受欢迎是不全面的。iPhone 4 刚亮相的时候一堆人都说不像苹果风格、太方正生硬,结果没两年就被奉为一代经典;iPhone 5 背面的三段式设计同样被吐槽,结果一堆手机厂商跟风。苹果的东西,包括 iPod、iPhone、iPad,往往要体验之后才会爱上它们。

三,简洁、中庸而有质感的设计,比复杂另类的设计更有生命力。Apple Watch 也属于这一类。看一下 Ive 领导设计团队之后的所有作品,包括 iMac、Macbook、iPod、iPhone、iPad,即使现在回头去看十几年前的设计,仍然觉得有品质感。每一代都有品质保证,基本都是当时最优秀的设计,甚至大部分的后来者几年之后都没能跟上那时候苹果的脚步(包括设计和材料工艺),这也是 iPhone 保值的原因之一。这么说吧,这些作品都能够放到 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作为当时优秀的设计名留青史;而其他的 PC、手机厂商,除了少数几款经典,一般过两三年就变成老丑贱了。

四,奢侈厂商不容小视,机械表几百年的沉淀,已经形成了一套圈内的体系规则,看起来轻描淡写的评论,反映的是对苹果这个有数次造反劣行的后来者浓浓的忌惮。Ive 和 Newson 如何造势、突破、建立声望、巩固地位,任重而道远。

再次强调:Apple Watch Edition 才是 Ive 和 Newson 合作的本意。如果不是要进入奢侈品市场,苹果自己的团队就能搞定,完全没必要请 Newson 加入。一位大师来设计一款便宜货卖给几十上百万人?不够掉价的。简洁到幼稚的设计,珍材、精工,限量、高价,这才是 Newson 范儿,也是富豪们青睐 Newson 的一点,更是苹果与其合作的最大目的。

说实话,普通版和运动版拉低了黄金版的逼格,而黄金版却赋予了普通版和运动版一丝贵气。某种程度上,我们赚到了——反正我是没想过这辈子能用上 Marc Newson 的作品,烧不起啊。

好了,洗地完毕。

要额外提一点,很多奢侈品牌与设计大师合作,属于强强联手,双方都可以得到名和利;苹果与奢侈品领域的超级明星合作,固然可以借力杀入圈子,但也可能会被对方的光芒所掩盖,不利于改造品牌。

这就是 Newson 最难得的地方。Apple Watch 发布之后,Newson 没有宣扬自己的作用,没有抢苹果的风头,只是与苹果 CEO、营销高管和 Ive 一起出席各种时尚活动,为 Apple Watch 站台。IKEPOD 的手表基本是靠 Newson 的个人影响力建立了在奢侈品中的地位,而 Apple Watch 没有明确打上 Newson 的烙印,个人揣测一方面是因为这款手表没有完全体现他的意志(多人合作),另一方面是为了突出苹果这个主角。甘心作为团队的一员隐没个人标签突出 Apple,又在 Apple 杀入奢侈品市场时凭借个人影响力充当开路先锋,这其中的平衡,Newson 做得不能再好了。

不敢妄测 Newson 从苹果获得多少报酬,到了他这个地位,金钱固然要有,更重要的是推高个人品牌价值,在 MoMA 多留下几件经典。Newson 跟好友 Ive 的这次合作,显然没有刻意追求这些东西。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对此我只能说:好基友,一辈子。

工艺

在科技公司中,只有少数几个创新导向的大品牌肯投入到材料、工艺、制造流程的研究和应用。与索尼、摩托罗拉、HTC、诺基亚相比,苹果是其中投入最大也是成效最显著的。这其中,Ive 带领的设计团队和 Tim Cook 主导的供应链居功至伟。

电脑产品从半透明的 iMac 到全铝的 G5 再到 Ubibody 的 Macbook,手机产品从铝合金到不锈钢、玻璃、陶瓷,现在又到了手表产品的 18K 黄金、蓝宝石、Ion-X 玻璃、不锈钢,苹果通过材料和工艺的一次又一次创新而创造一个又一个的经典。苹果喜欢把制造过程拍成宣传片,作为产品价值的一部分展现出来,让消费者不明觉厉,让业内人士感叹,让后来者学习和抄袭。

材料工艺的创新不是件容易的事。拿 G5 来说,一体式带两个把手的铝合金成型工艺挑战极大,以苹果对品质的要求,如果不是富士康这样的制造业巨人,光是材料成本和成品率(初期低于三成)就能把供应商拖垮。不过苹果所做的不只是要求,也会与供应商一起研究,有成果之后敢于大手笔提前投资扩大产能。制造行业经常有这样那样的传言,比如说谁谁谁在德国建立了一间 CNC 加工厂专为苹果独家供应,甚至某位供应链制造专家 “消失” 去了库伯提诺或深圳。高难度、高投入带来的是高风险、高收益,所以苹果成就了富士康,造就了康宁(大猩猩玻璃),却也差一点毁掉了 GTAT(蓝宝石供应商)。

苹果可以说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产品制造商,带动了整个行业的技术进化。很多几年前技术(比如不锈钢、Unibody 等)甚至仍然领先于当下的大部分产品,这也成为苹果产品保值度高的原因之一(另外 OS 可持续升级带来的体验进化也是重要原因),这在技术更新导致快速贬值的 PC、手机行业中可谓独一无二。而这也正是支撑 Apple Watch 高售价的底气之一。

不只是 Ive 喜欢折腾材料工艺,Newson 同样对材料、工序着迷。

比如 Newson 通过对大理石工艺的研究,探索出更多的造型可能性,因此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家具设计。

18 Marble

这两个爱折腾的人合作 Apple Watch,不搞搞新意思才是怪事。苹果官网有几个宣传片,揭示了 18K 金、不锈钢、铝合金三种材料的加工过程。比如拿到专利的黄金制造工艺,苹果透露了其中的几个步骤。借助外媒 Atomic Delights 对视频的解读,简单描述一下:

19 m1

按苹果配方混合的 18K 黄金铸成块,用平面铣刀修整表面,精度要求 0.01mm

20 m2

将铸锭进行数次压辊,每次压缩几微米,实现加工硬化

21 m3

切割后的粗坯进行超声浸没探伤,剔除密度不合格的部件。这一步费时费钱,只有要求非常高的医疗植入式器械或飞机发动机的旋转部件才需要如此严格的探伤检测,很多高档手表也省略这一工序。

22 m4

对粗坯用五轴铣刀进行切削,加工出最终的轮廓

23 m5

对表身进行手工打磨

这个视频并没有透露合金中金、银、铜、钯的成分配比(废话这能说吗),也没有说明哪些环节特别困难影响成品率,哪些达到甚至超越现有的手表制造工艺。实际上,这些才是值得科技界的友商们借(chao)鉴(xi)的精华。

另外两种材料的工艺视频同样回避了关键的部分,不说也罢。还有苹果官方的几种表带,其实也有不少值得观摩的工艺。这些制造工艺造就的实际效果如何(质感、硬度、耐用性等等),只能等待时间告诉我们答案。(看有谁再把 Apple Watch Edition 放进搅拌机!)

哲学

说了这么久的设计,实际上,造型不是 Ive 和 Newson 的重点。材料和工艺更让 Ive 和 Newson 沉迷,而他们的出发点和终极目标却是物品的本质——What it is and how it works。从造型设计到本质重构的转移,体现着设计师到造物者的角色转变。

在苹果,之前的造物者是乔布斯,现在是乔纳森。不信,你看。

24 designed by Apple

随着 iOS7 的发布,Ive 一统设计业务之后发出了 “This is our signature” 的设计宣言,所隐含的一个重要信息,是 Ive 的身份由设计师升华为造物者。以前有乔布斯的主导和帮助,现在,只有 Ive 去思考要做哪些伟大的东西。

所以 Ive 这次能任性地造出 Apple Watch,把个人意愿强加到了整个企业。不过,乔布斯难道不任性吗?iPad 这个放大版的 iPod Touch 推出时有多少人认为无用?现在呢?谁知道 Apple Watch 是不是同样的情况?Ive 说让消费者创造一件尚未存在的物品是不公平的,这是企业的责任。当然要让消费者们接受一件新事物,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苹果的革命性产品,包括计算机、音乐、手机、平板电脑,每一次的出发点都是通过新的方式让物品更好地服务于人的生活。这一次,Apple Watch 能否再次革手表的命?

从目前所有能获得的信息,我来倒推一下 Apple Watch 的造物哲学。

先看苹果对于 Apple Watch 的定义,不是智能手表,而是一个抽象的概念——高度个人化的设备(a highly personal device)。personal 包括几个方面,苹果正是试图在这些方面做得比现有传统手表和智能手表更好,去占领人们的手腕。

Personal identity 代表身份和个性。身份,这点与现有名表的价值取向一致。苹果先天不足,所以借助于大师设计、珍贵材料和精密工艺,着眼于 “时尚奢侈” 这个不需要太久历史积淀的细分价值点,同时还要加上营销和服务的转型。个性,着力点在于丰富而可更换的表带和多种样式的表盘。安卓智能手表?不需说。

Personal communication device 个人沟通工具。要加上一个定语:轻型。把智能手机的即时通信功能提取出来,在手表上用自定义短句、表情和语音输入这些快速交互方式来响应。把各种通知用一瞥快速浏览,不放置过于复杂的功能。最关键的是苹果还通过 Force Touch 新的交互方式创造了振动、心跳和画图的新沟通方式。加上协同控制、移动支付以及未来更多可以预期的应用,短期内对安卓智能手表有优势。传统名表?不需说。

Personal health assistant 个人健康助手。这一点与智能手表、运动手环类似,但借助 App store、Research Engine 和 WatchKit,苹果可以建立从数据采集到分析到专业医疗的链条(当然还需要医疗管理部门认证),有望提供更先进和个人化的健康服务,这是目前缺乏统一平台和专业资源支持的运动手环、智能手表所不能比拟的。也有一个隐患是人体数据采集的准确度,因为当前可穿戴设备的加速度感应器和心率感应器实在是不靠谱。

延伸开来,看看苹果的具体做法。

首先是奢侈品的身份象征。

奢侈品的价值,珍贵的材料、精细的做工固然是基础,关键点却是时间赋予的品牌历史和背后沉淀的文化价值。穷者见穷,壕者见壕,他们看到名表最关心价格标签,其次看看材料有多珍贵、做工有多精细,却不会像贵族名流那样更关注这个品牌有多悠久,受到哪些王室、伟人钟爱,出自哪位名家。

Apple Watch 在同样的价位上如何表现奢侈?前面讲过,苹果首先选择与大师合作,赋予时尚奢侈的光环;其次,采用改良后的 18k 黄金、蓝宝石材料和精密的制造工艺,用现代化的精密做工赋予实体价值。这两点是奢侈品高价保值的依据。与此同时,苹果已经着手构建新的营销和服务体系,从 Apple Store 的手表体验区、专门的 Apple Watch 体验店和泄露的各种高端服务可以看出,苹果确实是认真的。

另外就是上流社会的突破口了。等到 Apple Watch 正式售卖之后,一定会不时地冒出某某明星、富豪、名人佩戴 Apple Watch 的新闻,比如特斯拉的老板就是最好的代言人。金卡戴珊也不错。光环效应会加速 Apple Watch 在这个圈子的接受度。

最后说一句,Newson 挂上苹果高级设计副总裁的名号,所求的不止是一块手表——我仿佛已经看到 Newson 的奢侈版 iPhone 了。苹果在奢侈品领域的更多作为,更能坚定有钱人入手 Apple Watch Edition 的决心。

其次,通过手表配件、表盘样式表现个性。

简洁的造型实际上最有利于个性化,因为有无数的配件可供搭配。就像白纸上无论画什么,纸张都不会喧宾夺主;Apple Watch 与表带配件、包裹配件组合之后,基本上体现的就是配件的个性。可以轻松装卸表带的结构明显在鼓励第三方开发个性化的表带,简洁的手表主体同样带来了无数的可能性。苹果官方已经提供了丰富的首发款式供客户选择,感觉苹果一点也不想浪费时间,务必第一时间让消费者相中、掏钱。

25 chain

搭建一个扩展性极强的平台让第三方加入,构建百花齐放的产品生态,甚至可以促进产品本身的流行,这是 iPhone 上已经证明成功的策略。这不,苹果还没正式开卖,已经有不少聪明的配件厂商行动了。

26 chain2

更有人要众筹表带转接器,有了它就可以把现成的无数款表带装到 Apple Watch 上。

27 chain3

再想象一下,宾利有没有可能为 Apple Watch 定制表链、定制表盘样式甚至定制 App?私人飞机和私人游艇呢?嫁接没有直接竞争关系却能增强科技体验的奢侈品牌,可以最快速地构建 “科技 + 奢华” 的 Techno Luxury 文化,我认为这甚至能成为苹果短时间内定向营销形成突破、进而引爆市场的杀招。

苹果的设计策略让人回味无穷。要是出现为了一款表带而去购买 Apple Watch 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奇怪。

第三,全新的交互技术和沟通方式。

我见过一件学生的概念作品,在枕头上增加振动、发光、投影和声音功能,为分隔两地的爱人提供亲密有趣的沟通方式。想象一下,清晨你被男 / 女朋友传递过来的振动、亮光和温柔的声音唤醒,多浪漫。(喂喂喂,想睡懒觉别扔枕头啊)

苹果的做法异曲同工。现在人与人远距离沟通主要是听觉和视觉,Apple Watch 增加了触觉这个维度,并在视觉上增加了即时手绘图案的形式。具体说包括敲击传递震动、双指传递心跳、我画你看。

28 Touch

这个从学生概念落入商业产品的设计会受到欢迎吗?——那个无聊(简洁?)的应用 Yo 都能火爆,你自己想吧。

除此之外,Digital Crown 解决小屏幕操控遮挡视线的问题,Force Touch 增加了压力维度的操控,Glance 功能可以快速浏览重要信息,还有 Siri 语音输入,这都是比目前的智能手表更人性化更高效的交互方式。

29 UI

这里有两个隐患。

一个是新的使用方式需要教育和接受的过程,这也是苹果官网放出功能介绍视频的目的。苹果的产品素以简单、直觉化的使用体验知名,Apple Watch 在这一点上不如 iPhone 和 iPad。苹果面向高端客户的服务,除了手把手教人使用,还有私人秘书随时解答疑问吧——想想就汗。

另一个是不合时宜的打扰。智能手机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但各种 App 的通知提醒让我不胜其烦。手机我可以放一边不管,但贴身的 Apple Watch 怎么办?嘀嘀响个不停、嗡嗡震个不停的体验我可受不了,更何况有钱人?而且,某些场合看手表跟端茶一样有结束谈话、不耐烦的意味。高端人士跟人会面的时候,不时抬起手表看短信看邮件,实在不礼貌,生意谈崩一点都不奇怪。

总之,科技是把双刃剑,高效便利与干扰分心同时存在。虽说 “造者在我,用者在你”,但苹果第一次去掏有钱人的钱包,必须重视他 / 她们的满意度。我很期待看到苹果如何面对这样的矛盾,或许 Cook 也学老乔来一句 “Don’t use that way”?

第四,健康功能。

健康是刚需,从 Apple Watch 三个系列都有运动款就能看出苹果对这项功能的重视。

30 health

Apple Watch 三通过加速度感应器、心率传感器、GPS 等提供活动、锻炼、站立三类数据的目标设定、记录统计和建议,并设立成就奖章的激励机制。目前看来,这些功能只能说中规中矩,惊喜或许在于 Retina 屏幕 + 简单易用 +Research Engine。借助苹果这个官方平台,Apple Watch 能加大人们对运动健康的重视和投资,第三方也会开发更多挖掘 Apple Watch 潜力的应用,反过来也能增加 iPhone 的用户黏性。

前面已经说过,苹果本可以在健康上下一盘大棋。通过 Apple Watch 进行跑步和心率数据收集,交由 App 进行分析然后提供建议和指导。同期发布的 Research Engine 为此提供了专业医疗服务的可能,可以想象今年 iPhone 6S 发布之前 Cook 肯定会说一堆 Research Engine 给行业和用户带来的便利。只是,传感器的精度问题让人遗憾。这本来是把所谓的健康追踪器从玩具变成专业的好机会。进行听说苹果之前有计划加入压力和血压传感器,因为磨合不佳而被放弃。

其实类似 Jawbone UP3 上的生物阻抗传感器真应该加入,但拥有这项技术的厂商被 Jawbone 收购了,遗憾啊。Tim,UP3 几次延期到现在还没上市是不是你在捣鬼?快把 Jawbone 收购过来吧!不过 Apple Watch 的电池续航是个大问题,晚上得充电而不能戴着监测睡眠。

31 UP3

再说一次遗憾,昂贵的 Apple Watch 如果能为富豪们提供专业健康监测和私人医疗服务(绝对的 Killer App),将大大增加吸引力。目前,更大的可能是成为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运动爱好者们之间的中产阶层的计步器。

综合一下,苹果是否重新定义了手表?高度个人化的设备,能按照你的口味变成你的个人标志,能替代智能手机更快捷、更有趣地实现一部分功能。可以说 Apple Watch 是传统手表中最先进的,又是智能手表中最高端的。苹果在手表上第一个把科技和奢侈结合起来,但感觉是不是差了那么一点让人心甘情愿掏钱的理由?iPad 当初也是这个情况,没有拿到实物亲身体验,总是不能下定论。

具体到我个人,虽然是 iPhone 6 用户也有 Apple Watch 的消费能力,但我的消费观偏于实用。个性化我有 DAMASKO DA37 手表,很简洁的一款德国机械表,能代表我的审美观;新的沟通方式没有太大吸引力,毕竟手机时时随身又反感打扰,并且阅读、股票、微信、音乐、记事这些主要功能在大屏幕上体验更好;运动健康是真正的刚需,我希望有一款可穿戴设备帮助我一直维持健身的好习惯,并且提供运动、睡眠的专业建议(UP3 我期待已久了)。

我属于新产品用户中的第二波,我不觊觎也不期待成为潮流先锋,等有了积极正面的反馈之后才有可能入手。当然苹果或某些媒体给我体验我也不拒绝,这是两码事。苹果用户中的发烧友和土豪们才是第一波用户,尤其是有钱人对 Edition 的认可、投票才是 Apple Watch 成功的标志。

无论如何,Apple Watch 代表着苹果从单纯的科技企业向科技奢侈品厂商转变的开端,更重要的是体现了 Jonathan Ive 从设计师到造物者的角色转变,正式接过乔布斯的班。这对苹果绝对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在设计史上也应该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读一遍苹果的设计宣言,“这会帮到谁?能让生活更好吗?有没有存在的意义?”“我们是工程师和艺术家,我们是工匠和发明家”。你认为呢?

在可穿戴设备泛滥却混乱的现在,苹果的心态大概念是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因为 iPod、iPhone、iPad 的成功体现了苹果 “一蓑烟雨任平生” 的任性。Apple Watch 的市场反应会不会是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待到明年今日,也许 Ive 和 Newson 可以笑称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终语

Apple Watch 会成功吗?看如何定义了。

成为 iPad 一样为苹果开创一条每年 $10 亿的全新产品线?不,这不是 Ive 和 Newson 想要的,但 Cook 想要,大众消费者想要,科技媒体们也喜闻乐见。至于众人担心的电池续航,只要应用生态圈壮大让 Apple Watch 好玩起来,就不会成为拒绝入手的理由,只会被反复吐槽(充电宝厂家们则笑了)。新的沟通方式只是其中一个有趣的玩法,更不用说在 iOS 红海里挣扎的 App 开发者们,有多么盼望一个新的苹果硬件平台能让他们脑洞大开地赚钱了。

扩张高端用户群进入奢侈品领域?很有可能成功。Apple Watch 在配件产业链(主要指奢侈表带)和应用生态圈(同样包括奢侈品牌推出的应用)有着太多可以炒作的可能性,保持在时尚圈和科技圈的高曝光率完全没问题。而隐患在于非黄金版的拉低效应,富豪们未必喜欢那么多人戴着同款手表。另外,首先他们得有一部 iPhone——苹果完全可以买手表送手机,但还是让 Newson 赶紧设计吧!

试水不成就此止步?不太可能。苹果为此准备了三年,调动了跨专业、跨产业、跨行业的资源来做这件事,Apple Watch 只是一个开端,现在只要让富豪们知道苹果开始为他们服务了,并且有能力服务好,这就够了。继续耕耘,不要停。

无论如何,遇到利益相关的传统奢侈品牌的攻击是一定的,不管是他们是赤膊上阵还是通过媒体和铁杆粉。利益互补型的奢侈品牌,则多了一个双赢的机遇。

对传统手表和 Android 手表的影响?我只能对他们说:在一起!不然怎么跟苹果和 Marc Newson 竞争?豪雅已经行动起来,准备跟谷歌和英特尔合作,这是在避免重蹈诺基亚的覆辙吧。中低端的安卓智能手表,也将在苹果的启发和引领下铺开业务——苹果将再次改变一个行业,一个在高端墨守陈规数百年同时又在低端瞎折腾的行业。(顺便说一句:准备颤抖吧,车厂们!)

苹果有好几次重新定义了一个行业,吸引其他玩家按照它的思路做产品、做服务,包括电脑和操作系统,iPod 和音乐销售,iPhone/iPad 和应用生态。我们看到,无论是设计、工艺、人机界面还是器件、接口、无线技术,苹果都起到了领路人的角色,也充当了教育用户的重任。无论是先行一步的友商还是新进场的玩家,在苹果出手之后,都不得不按照苹果的新定义来设定产品策略。这其中,有的依靠开放获得更多资源和用户(微软和谷歌),有的迅速跟进成功转型(HTC 和三星),有的死撑不改最后被淘汰(日本随身听和诺基亚之流),有的从一无所有迅速成为后起之秀(魅族和小米)。

这一次,Apple Watch 将重新定义手表,虽然没有喊出口号。跟 iPod、iPad 面世之初受到的质疑类似,不同的是苹果没有了拥有现实扭曲力场的乔布斯,却造出了一位设计大神。

有钱,就有任性的权利。对于目前体量的苹果,变比不变好,花钱比守财好,任性比保守强。之前任性的是 Steve,现在是 Ive。去吧,赚了没钱人的钱之后,去赚有钱人的钱。我甚至在设想,苹果会独立出来一个奢侈品子品牌,Ive 独立负责;苹果其他产品的设计只需 Ive 做咨询和选择,Ive 逐步从中脱离。Cook 的形象和能力不适应这档生意,甚至会拖累。这是 Ive 和 Newson 的活儿。若干年后,苹果日渐乏味,Ive 却成为奢侈品设计领域的另一个超级明星,然后开始跨界设计,在各个百年品牌上留下自己的标记。

想多了,呵呵。

其实对于 Apple Watch 的面世,我一开始是抗拒的。不可能 Ive 一做梦,这个星球上最有钱的科技公司就 DUANG 一下,投入几乎所有能调动的资源搞出来这么一个跟学生概念似的玩意。等等,他们还想造汽车?难道 Newson 的概念车会在苹果造出来?这一定是幻觉!

有些事情真不是幻觉。科幻片里的 iPad 已经变成了现实,学生的概念设计开始变成产品,设计师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和资源,设计师的角色升华为造物者,设计大师的作品也连屌丝们也能拥有……

就是这两位好基友,让设计师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iShout 是 ifanr 一个接受读者,尤其是业内人士投稿,爆料以及分享心得体会的栏目。我们将选择优秀的文章登载在主站上并清楚注明出处。如果您希望将 iShout 投稿发布在自己的网站或博客上,请与 ifanr 主站同步发表。

您可以邮件:info@ifanr.com 和我们取得联系,Just Do It,马上和我们分享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