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背面,是 “人肉”

公司

2015-05-11 14:41

互联网是一个平行世界。 朝九晚五之外,人们在异次元中像虚无缥缈的量子般,诡异地出现、离开。异次元的运行规则与线下世界不同:因为自由公开,许多伪科学不攻自破;因为身份隐蔽,许多黑暗得以昭示天下;因为无从追责,许多网络暴力逍遥法外。

社交媒体的真相广场

互联网也是现实社区的投影,透过数字和光信号做成的放大镜,人性在网络上放大,而又聚焦为一点火光在现实中燃起烈焰。 自由、开放、匿名,赋予网民的是一种放纵的存在感,似乎谁都可以一针见血,谁都可以肆意对任何人、任何事做出至高无上的裁决。于是,“正义” 的网络暴力横行,其中破坏力最大的,莫过于 “人肉”。

重庆 “雷冠希” 雷政富,南京 “天价烟” 周久耕,深圳 “猥亵女童” 局长林嘉祥,剑阁 “节约” 局长曹正直,徐州 “一夫二妻” 区委书记董锋,陕西 “表哥” 局长杨达才等等。一连串的微博人肉揭发事件,将腐败的烂疮在网络阳光下暴晒,让全国网友喜大普奔:贪官总算落马,正义终于得到伸张!这样下去,何患政之不廉、国之不治?

冷静下来,你是否想过信息最初来源是谁?反正,如你我般的普通网民应是无法接触到那个世界的。官员在这场网络反腐战中开始小心谨慎、人人自危,而我担心他们在 “猎巫 2.0 Online” 这款谍战类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网游上沉迷,最终导致无暇治政。假如社交网络成为了政治斗争的工具,那……

“人肉”,玩脱了

互联网上,流量为王。人的窥私欲与猎奇欲让人肉话题具有天然的传播优势,几十分钟内传播几十万不足为奇。于是人们毫不犹豫地转发着 “人肉”,来不及分辨真伪,也选择性忽略了这种传播对事主的伤害。今年 5 月 3 日,成都一女司机别车后被拦停暴打,而后网友开始疯传女司机的人肉资料,包括开房记录、违章记录等等信息,引来一些道德审判的声音:她没那么值得同情,活该。

目前来看,成都女司机还算幸运的,至少还在医院躺着慢慢康复。 2013 年 12 月 3 日,少女琪琪跳河身亡,起因仅仅是一家服装店长怀疑该女孩是小偷,而网友又发布、传播了她的人肉信息。

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能让肢体暴力被接受和认可,尤其当拳头所向是无还手之力的女人。 人肉搜索,以及人肉信息的传播,是比肢体暴力更可怕的网络暴力。名誉是人的第二生命,对于一些人来说甚至是生命依存的根本。“人肉” 可以轻易地毁灭一个人的名誉,不管这种责难是否应当。

绝大部分人,无论在现实还是网络异次元,都是世俗标准中 “好与坏”、“善与恶” 的混合体。而 “人肉” 是一门霸道的武功,择其弱点而攻之,破其命门而灭之。 因此,对 “人肉” 的纵容和传播,实际就是信仰了扭曲的教条:“我们应该让任何有污点的人身败名裂,哪怕只是欠钱没还或者交通违章。”

“人肉” 是颗原子弹

肖伯纳曾说:“地狱是名誉、义务、正义以及其它恐怖道德的故乡,地上的恶事都在它的名义下所犯。”

许多历史事件中,发起人往往打着正义的旗号,做着卑鄙的事;传播者对自己助纣为虐视而不见,乖乖地传播;事主无力抵抗舆论的海啸,身心俱伤。从 17 世纪的猎巫事件,到今天的人肉事件,忽略中间一大本历史书,周而复始地上演着堂而皇之的迫害。

Judge gavel

人肉事件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人肉出来的信息远远超过事件讨论的范畴,许多时候会引导人们从评判事件到评判个人。人肉是一种酷刑,而事主的品行和道德修养,通常根本轮不到你我根据一些片面的素材去评判。

在通往正义的羊肠小道上,口诛笔伐是网络时代下匹夫的额外责任而非应尽义务,而网络舆论作为一种无差别杀伤性武器,应该像原子弹一样作为一种威慑被束之高阁。否则,人人是法官,何处谈正义?

题图:patdollard

插图:galleryhip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