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记者,因此我用智能设备

公司

2011-09-20 09:01

工具的革命性不仅在于工具本身的创新,更在于工具所开创的可能。比如 iPad 正是这样一款革命性的工具。人们的创造力极大地拓展了 iPad 的价值。迄今为止,iPad 已在包括出版业、教育、医疗多个领域攻城掠地。与此同时,我们对 iPad 这样的智能设备的认识也在不断突破。

新闻从业者是热衷于新兴的电子媒介的职业群体。事实上,很多媒体从业者在 iPad 发布之初就开始探寻 iPad 在拯救传统报业进程中的价值。随着智能移动终端的发展,不少记者开始尝试把 iPad 等智能设备应用到新闻采访活动中。

不少记者都有这样的经验:当把摄像机和话筒对准采访对象时,采访对象立马如临大敌。原本融洽的访问气氛可能瞬间消失。普通大众在专业的采录设备面前常常流露出一种恐惧。

“我可以摸下你的 iPad 吗?”

Jim Colgan 是纽约公共广播(WNYC)的一名记者。2010 年 iPad 发布之初,他就购买了一台。起初他并没有意识到 iPad 可以应用在自己的工作中。他像大多数人一样,在地铁里把玩 iPad 消磨时间。他发现在他使用过程中,周边的乘客通常会投以好奇的目光,甚至有乘客请求摸一下他的 iPad 屏幕。

那时 iPad 的广告如同狂轰滥炸搬出现在电视荧屏、广告牌上。手持 iPad 徜徉在大街小巷,Jim 感觉比扛着摄像机要爽快得多。大众没有面对摄像机镜头的压力,只有对 iPad 好奇心,不管是谁持有。

受此启发,Jim 决定利用 iPad 做一次广播节目。他把 iPad 拿到曼哈顿的华盛顿广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开始赤裸裸的 “炫耀”。不少人因此被吸引过去,要求一睹 iPad 。Jim 用 iPad 自带的录音机,对他们进行了采访。而这期广播故事的题目就是:iPad 可以带来一次约会么?事实证明,它可以。

一年以后,iPad 走进了更多寻常百姓家。正如 Jim 所说,当你拿出一台大众熟悉的智能设备时,采访对象是不大可能怯场的。

随时查阅新闻背景

去年纽约市采用了一种针对餐厅健康检查的评分系统,纽约公共广播编辑部让 Jim 去了解当地人对此的反应。Jim 带着他的 iPad 在街上进行采访,他先询问路人最爱的餐厅名称,然后用 iPad 现场在线查阅该餐厅的健康检查报告,并展示给他们看。

“当他们亲眼目睹到他们最喜欢的餐厅一些不好的数据时,我可以清楚地捕捉到他们的表情。” Jim 说。

“抢我单反,抢不了智能设备”

Richard Gutjahr 是一个德国记者,埃及革命爆发之时他正在塔里尔广场采访。混乱之中,他的专业相机被抢走了,于是他把手机作为唯一的热点(政府关闭了互联网)共享给 Macbook Air ,从而完成了报道。

“我没有树大招风的摄像机,我只是安静的坐在抗议者中间,他们谁都有移动设备,这是完美的伪装。” 现在 Richard 更愿意使用他的智能设备,他常用的应用有 Ustream、Audioboo、Tweetdeck、Camera+ 以及 iMovie。

改变整个运作流程

Neal Augenstein 是最早通过 iPhone 和 iPad 进行广播报道的记者之一。有意思的是,他在从事这一工作之前,他甚至从不来使用社交媒体。如今他在 Twitter 上发布消息,在网上发布图片、视频和广播报道。而这一切都依赖于智能设备:在采访活动中,他使用 iPhone、iPad 内置的录音机进行采访录音,在记者招待会上,他用 iPad 进行笔录。

“智能设备改变了整个运作流程。” Augenstein 如是说。他在采访中常用的应用包括 1st Video、Twitter、Ustream、Skype 和 Camera+。

诚然,新闻报道的好坏仍然取决于记者编辑的水平而非采访工具的差异。而好的记者会穷尽一切可能,突破桎梏,达到传播效果的最大化。而移动设备,往往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Via Poynte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