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 访谈:小点心怎样切移动互联网大蛋糕?

公司

2011-09-21 11:00

我们也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ifanr: 你的经历非常丰富,为什么要离开百度无线,选择点心创业?你过去的工作与现在的工作有一定的延续性,在同一个领域,那有哪些是不同的?

点心CEO张磊5(4)

张磊:离开百度加入点心也没什么复杂的。我原来在华为做了八年,08 年的时候我看到新的方向点,移动互联网可能会爆发,SP 时代即将结束。08 年初我从华为离开第一次开始创业,创业项目就是做移动营销、移动广告类的。当时做一个是金融危机的原因,还有业务方向上我发现我自己的那种传统的、做系统的思维和做互联网的思维有巨大的冲突,公司业务遇到了问题,就离开了那家公司。之后去了百度无线,我希望在百度能够真正接触互联网。在那里面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当时判断整个移动互联网有三类事情可以做,一类事情是应用,一类是普适性的服务,最后一类是做一些基础性的设施,这三类在一个新行业兴起的时候是必需要做的东西。应用的是很多很小很散很乱,抓机会点不容易抓,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是体量稍小一点的规模。服务人人都想做,做什么样的服务是很纠结的事情,也是不容易找到很好的切入点。而操作系统这块基础性设施,在 2010 年初的时候,我认为行业时机成熟就带着这个想法创业。

一个机缘巧合跟开复认识了,双方想法一致,认为操作系统在这个时代最核心的已经不是底层的控制力,进程调度等等这些东西,这些 Google 已经搭建得很好了,最重要的是这里面所承载的应用和服务能够带给用户最核心的体验是什么?怎样去建立你的生态体系?这是核心能力,这个就成为点心的初衷,也是我们一年走下来最核心的关注点。因为我还是比较固执的人,始终想去做一些事情,我做这个工作做了十年以上,很看好这个行业,我愿意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ifanr:为什么会选择本土化操作系统这个方向创业? 是经过了怎样的分析推演进入这个领域?

张磊:我的判断是移动互联网有应用、服务、基础设施可以做,基础设施除了操作系统之外有很多。所有东西做成功要符合三个壁垒。

第一,技术壁垒,最重要的作用是帮你争取三到四个月,最多五个月的领先优势,但是技术壁垒在中国是最不保险的,很快会被赶超,投入不足会有问题,但是你一定要有技术壁垒,这是敲门砖。第二,有很强的数据壁垒,数据是通过积累、挖掘、行为分析等等,会对产品技术产生非常强的正循环的影响。搜索很典型,基本上没有人想去挑战百度的地位了,它积累了这么多年,有了几百亿的有价值的数据信息,即使你有同样投入的服务器,同样的技术水准,从网上把这个数据扒下来需要三年的时间,等你三年扒下来了,它又多了三年了,所以它这种数据壁垒,越积累越多,就会形成一种无法逾越的竞争的最大优势。第三,运营壁垒。你对用户要有一定的黏性,这点做的最好的就是腾讯,用户有巨大的黏性,甚至做出了巨大的封闭性,这是比较极端的典型的例子。

我当时做产品的时候,符合这三个条件,我觉得只要你不犯错误,只要你能够坚持,应该有七到八成的胜算能够做成,但能不能做成巨大的规模,一定要看能不能顺势而为,但是你一定能做成。只有两个条件的话,你可以有一拼之力,然后去寻找第三个,如果只有一个条件,或者一个都不粘,碰都不要碰,绝对不是产品技术驱动型的公司要做的事情。

(点心 OS 界面设计草稿)

有这样一个选择标准,我们为什么选择操作系统,我觉得操作系统首先有很强的技术壁垒,有无数的细节去做,很多人都没有勇气去做。第二我觉得它是有很强的数据壁垒,从某种角度看它就最大的手机应用,我们只做操作系统,始终把它当作应用来看,不是把它当作一个调度控制手机进程的东西。它有很多可能形成数据壁垒的切入点,比如这种通讯录联系人,还有应用程序诞生了应用商店模型,还有很多内容数据,会有音乐等等这些。手机中一定会有数据,这个手机本身就是一个数据载体,只不过要想办法变成产品形态,存在着数据壁垒的可能性。运营壁垒方面,手机本身就是一个很私密的工具,这个过程中很有可能是成为你的忠实用户,所以它对用户是有很强的黏性。所以我认为操作系统是符合这三个条件的,有这三个条件就值得去做。

但是符合三个条件之后的东西又是很难的事情,你天天在受煎熬,或者受质疑和挑战的就是你从哪个点入手?有无数种的可能性,又有很多的诱惑,要做这个又要做那个,对团队来说最大的考验就是能不能聚焦?能不能耐得住寂寞从一个点突破,不要一上来就想站在聚光灯下,我想做最牛的什么什么这些东西,这是不可能的。我之所以选择操作系统,也是对移动互联网整个产业链做了分析,也是结合我们团队自身的状况,包括我自己的能力水平,我还是一个工程师,做了十几年的技术,对这块略懂,我会选择从这个角度进行创业。


ifanr: 这套分析判断的理论怎样形成的?

张磊:来自于经验总结。我做过很传统的东西,很底层的东西,做过业务的基础设施,管理过业务,我自己也成功过,也失败过,同时我从华为跳出来,也是从大的通信行业,跳到了互联网的行业当中,我曾经写过一个 PPT(点击下载),什么是互联网的研发,互联网研发的最核心的理念是从小到大,原来我们在做大的通信设备,是从大到小,首先做逻辑上的系统分析,做需求性的拆解,再落地,是大规模作战的想法。而互联网的话,完全是打一枪换一炮,找机会点,然后再找再突破,因为无人知道方向在哪,它拼的是你能快速灵活,所以它是从小到大的哲学,这些导致你需求分析、用户定位、理解市场等这些东西,完全是不同的体系,这个我也是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有成功,有失败,总结出来的这么一个我觉得叫做产品决策的一个判断方法。这是我自己使用的一个方法,我也把它教给我的团队,像之前的百度无线团队也获得了市场上的成功、产品上的成功,获得了在竞争优势上的一些成功。我把这个也带到我今天的第二次创业,这家公司我开始做就说,这是一个很长久的事情,不是短期内就能够成功的,我们给大家的时间是五年,五年去做这个事情,不要想着几个月,一年就把这个事情做的多么世界巅峰,我觉得不存在这样的事情,你们就踏踏实实,把每一个小点给做好就够了。

 

ifanr: 点心怎么去做本土化改进的操作系统,厂商不选择原生系统而选择你们,有什么理由?

张磊:今年的上半年,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把操作系统本身能力做到可拆解化,所有核心的东西应用化,就是 OS 的 APP 化,明年我们变成 OS 的 Web 化。今年像手机中的打电话、发短信等等这些核心应用,原来是跟系统紧密整合的,而现在已经全部把它拆解出来了,拆解出来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保证快速发展。我们希望操作系统变成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底层支撑的层次,一个层次是上面应用服务层,Android 以前做的时候是应用服务层和底层之中混在一起,迭代、升级、改进的话很麻烦。我们在底层做了几件事情,第一个是改 Bug,要把这个系统稳定下来。Android 出厂时,它只是针对若干硬件适配,HTC 有 2000 多个 Android 工程师在干什么?天天在改 Bug。我们去年有很多合作伙伴不相信点心系统的改进,认为这不就是原代码嘛,自己编一个不就出来了嘛。今年很多人都回过来找我们。第二个就是在底层做一些优化。第三项工作,是所有的工业级产品的厂商必须要经历的阶段,就是适配,很多很多不同的芯片,Android 不可能全部做掉,那就给我们这样的厂商一些机会。

 

办公场景

 

(点心北京办公室)

ifanr: 怎么想出拆解化的思路?

张磊:做这家公司的时候,就确立了这个战略目标,因为我们的目标是经过三年我们变成一个比较有体量的移动互联网的运营公司,刚才我说的有三个壁垒,这些东西完全拆解,怎样达到这个目标,肯定要通过具体的业务来走,操作系统具有很高的黏性,很高的技术壁垒,但是它有很大的问题,复制性很弱,要快速的复制它,这个问题是巨大的障碍,所以我们想的这些所有的目的都是要解决这个障碍,才会有拆解化等等。

 

ifanr: 像管理决策层大多来自互联网公司,相对来说互联网思维更多一些,那么互联网基因公司做操作系统有什么优势?如果是手机硬件基因的公司做系统,会有什么优势?

张磊:我觉得有三个优势,第一个优势是我们是把用户放在核心,原来传统行业是客户放在核心,满足客户需求,这是你的第一使命,我们的需求是满足用户需求。我们虽然跟厂商合作,走的 B2B2C 的模式,但我们跟每个厂商在交流的时候看我们双方是不是想法一致,不是为了满足客户的想法或者市场策略等等,而是要把用户作为核心。第二点是我们不讲那些商业的所谓的策略,好多公司因为为客户服务会讲商业策略,今天这样,明天那样,打成商业成功,而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用户服务。我觉得不同的是具体的方法,我们选择做东西会考虑三个壁垒,技术壁垒、数据壁垒和运营壁垒。除了三个壁垒我们还有一整套的设计方法论,不同于商业策略。怎么去拆解这个东西,怎样去考虑,我们是有实战经验的。比如腾讯产品运营应该是在全国数一数二,我们的成员有来自手机 QQ 的,有很多经验,一进来就会给点心建立很大的 LC 平台,我们知道我们必然会面临着客户端版本分裂的很多问题,客户端的版本有八九十个版本问题,需要有效地管理,有策略,有持续的服务等等,没有一个很强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我们一上来就有用户平台,每天都要看用户数据,数据波动,用户行为等等。第三点跟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的人和单兵作战能力。互联网特别强调单兵作战,一个顶三个,很多时候我觉得人的智力水平是相当的,你之所以做东西是不一样,一个是你愿不愿意吃苦耐劳,第二你相不相信人的能力要胜出制度的能力,很多人是不信那个邪的,传统行业当中大家是讲流程,讲那种结构什么的,那也是正确的,因为是大兵团作战。但在互联网里面,特别强调人的能动性的发挥,很棒的人在那个环境下能发挥的战斗力是百分之百,在这个环境下可能就是 300%。我们提出的问题一两天就能够解决,快速迭代,这种情况我觉得传统行业是无法想象的。之前我们做这个产品,遇到了一个双卡双待的问题,中秋节没有任何人要求他们去加班,但团队成员就是觉得心理不爽,就跑来用了两三天时间,解决了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表现的是双卡双待上的问题,深层的原因是 Android 2.1、2.2、2.3 的三个系统混用的体制,我们解决这种情况,在这个细分点上又是第一,而且我们不只是解决那一款机型的问题,而是把类似双卡双待问题全部解决掉,这都是自己自发的。公司有个小伙子,跑过来到我这边走了几次,我知道他可能有事,中午吃饭的时候找他聊聊,一聊他把产品开发的一些委屈通通发泄出来了,讲完之后,他就提出一个要求,他说磊哥我能不能拥抱你一下,我说好,我抱着他的时候,他眼泪就下来了,哭完之后他就去干活,又干的很猛。所以大家都憋着一股劲,真的是要把这个事情做好,有这样员工的话,我觉得真的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成的,就是这三点,我们跟他们竞争的最大的优势。

 

办公场景1(2)

 

(点心北京办公室)

ifanr: 有硬件基因的团队,他们做操作系统的优势在哪?

张磊:都很专业。操作系统是很复杂的体系,从逻辑上就拆开两层,一层是底层和整合这块,对它的要求就是稳定,第一是稳定,第二优化,第三才是硬件的适配性,这三件事情,我觉得传统的行业,它更擅长,只不过要告诉他思维方法的转换,怎样转成互联网的研发模型,就会尽快地释放出来。上层我们都拆离出来,需要有互联网背景的团队来做,可运营可发展的一系列产品。这就是定位不同。一个形象的说法是,底层的团队就是一竿子插到底,扎到瘀泥里面,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而上面这群人,就是一定要 “把水搅混”,获得机会点,点心的北京团队是横向的,做覆盖和拓展,上海团队是纵向的、深入的,一个点扎进去。

 

ifanr: 点心对智能机产业发展趋势怎么看,会怎么参与进来?

张磊:产业发展的未来有三条路,一种是手机越来越标准化,我们提出一定规格,引导硬件厂商来做,告诉他市场上需要什么。我们认为现在市场上需要两类机型:一类机型是千元智能机,偏低端一些,以后千元智能机会向六百、五百前进,作为入门的智能机。第二类需求是高性价比,完全适合你真正做这个移动互联网的体验去使用,但不是 Geek 做的机器,我们不做发烧友,我觉得那是撇在更上面一层的,我们做的是普罗大众的,大众人民就需要前两类机器。第二种是特立独行,品牌、形状可能会很独特,像翻盖机等等。第三种是泛在类的设备,会更多样化,一个眼镜,一个手表都是通讯器材,智能设备已经不局限于手机了。这三条路来看,我们就很清晰了,我们是固守大量的标准化的设备,两千元的智能机我们尽量往下压去做,千元智能机已经是稳固的了,六七百的就要出来了。高性价比的机器,能人手一台买得起的机器,体验又很好,这是我们的方向。

 

ifanr: 点心在产业链上的位置?上下游是什么?

张磊:我们首先是一个产业的合作者,我们的上游是 IC 芯片,只有这一个上游,我们的下游,其实不能纯粹说叫做品牌商,应该叫做是渠道,把品牌和渠道放在一起,只有这三个角色。中间短路的是 Design House,我们作为操作系统肯定把系统做好了,有些上游 IC 厂商连模具都做好了,三方一结合就是手机了。品牌和渠道做一个事情:品牌定义,渠道销售。整个行业在尽量缩短这个产业链的这种规模,因为这样成本也会降下来,我们负责的是操作系统的整合,同时作为互联网产品运营商。

 

ifanr: 二三线手机厂商,海尔、长虹等等,他们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你通过与他们面对面的接触,感受到他们的理解到一个什么程度?

张磊:还没有很深入的理解,这就是双方合作的基础。我觉得很多人断言硬件厂商已经没有未来了,我断言硬件厂商有很好的未来,硬件厂商因为各个都想转变,他们已经开始转变了,他们会有合作者的姿态去做,我们也是合作者,双方会有空间去做,硬件厂商没有真正转型到互联网,但是他们已经行动了。

我们的产品系列里有三个产品可以参与到与硬件厂商的合作,一个是操作系统,一个是操作系统上的一个可运营的这种运营平台,还有一个系列就是各种各样的应用。这三个都是可选择的,我说的华为的合作就是应用的合作,还有像中国电信的天翼省电等。运营平台的合作复制性很强,我们现在有二三十家厂商,很快速,五天就可以出货,马上改头换面给用户非常好的体验。操作系统是最复杂,技术含量最高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做太多厂商,在操作系统层面的合作的厂商,根据我们的研发能力一直控制在七家之内。

 

ifanr: 这些国产手机厂商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而点心自己不做手机硬件,是要借助这些硬件厂商搭载系统才会与终端客户接触到,那合作中你们怎么在终端用户对系统与手机完美结合的需求和体验上增进各自的理解,然后双方达成共识?有没有形成什么模式或机制或经验?

张磊:他们在转变,有传统做手机的厂商来到移动互联网大会,我们请他们来参会,看了之后很有感触,他现在就转变很大,移动互联网怎么做就有一个体会。所以他会很积极地跟我们一起配合做这件事情。但是交流的时候,我们讲的是用户体验优先,而不是硬件厂商固有的商业利益优先的思维,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然后再谈合作。我们给自己的时间是五年,我们也得进行一个磨合的过程。

 

ifanr: 点心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在用户量上的盈亏平衡点是多少?

张磊:系统这块是给厂商授权收取费用。当有一定用户规模的时候就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上无外乎两种,一种是像 Google 、百度代表的广告模型,最核心的就是 CPC ,流量为王。另一种是所谓用户模型——增值服务模型,腾讯最为强悍。我觉得不可能发明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只可能在固有的商业模式上做一些创新,或者是做成一些产品形态上的变革,不管是广告模式也好,用户增值模式也好,还是满足用户的需求。盈亏设立的点是三年,希望三年会平衡,明年能做到年度的一个平衡,第三年的话我希望把累计的盈亏全部打平,略有盈利,这就是三年目标。用户量级得达到千万以上,而且是日活跃用户量。

1(2)

(点心 OS 通讯录中的交换名片功能)

ifanr: 现在开始有手机厂商打云手机的概念,智能手机越来越注重云端服务,你怎么看?

张磊:我觉得云这个东西重视的是云上面的业务,给用户承载什么业务,而不是云架构本身、云平台本身。我们现在提出的云端业务,第一个还是联系人,通过云端的服务,可以管理或备份你的通讯录信息、短信什么的,是个普适性的业务,后面还会推出相关的业务。所谓云平台,我觉得是个虚幻的概念,什么是平台,没有人定义,很难定义,什么是云手机,上网就是云手机,浏览器能上网,就是云吗?它就是一个智能手机。

 

ifanr: 点心设立了上海分公司,在感受上海那边的手机行业产业链,环境跟北京这边有什么不同?

张磊:上海互联网商业环境是契约性质很强。北京这边互联网圈子相比浮躁,也有干实事的,但唱红歌、大跃进的挺多。上海整体环境是创新性弱一点,但执行性很强。北京是创新性很强。所以我们把运营团队放到北京,而深入下去一竿子扎到底的团队放到上海,这也符合产业链的环境。

 

如果说未来的国产智能手机大战,就是基于 Android 的大战。那么中高端的厮杀已经初见端倪,小米,魅族,OPPO 的阵势排开后,点心能否从中杀开一条血路?中低端的 “千元智能手机” 何时才能普及到每个人手里?我们边走边看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观察、记录、思考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大潮,及其对商业、社会和生活的改变。

累计已发布 45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