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来自 YC 的“微信挑战者”,为什么没有把微信当对手?

公司

2015-08-17 11:36

作为 Y Combinator 2015 年冬季班中国大陆唯一校友,以及微软创投加速器五期成员,渡鸦科技这个顶着诸多光环的创业团队,源起于创始人吕骋的一场演讲。

“以 app 为基准的操作系统,对人类的逻辑是有违背的,因为它建立在打断和平台迁移的基础上。日常生活中我们是按照时间流顺序处理事务的,不会从一个平台切换到另一个平台。”2013 年 12 月 TEDxMoonLake 的一次活动上,吕骋向听众阐释了他理想中的交互方式。

这次演讲就像一个磁场,把志同道合的人都吸了进来。渡鸦科技几乎所有员工都是主动要求加入的,渡鸦的 CTO 更是和吕骋碰了一次面就“入伙”了。

image_1439539301.717069

(渡鸦科技团队合影)

TEDxMoonLake  上的演讲也是吕骋第一次将这个想法整理成形——流畅的信息流,后来这个想法发展成了 Project Flow

如果你问我 Project Flow 是什么,我会告诉你它是下一代的操作系统,并且我们将来会为它专门打造一款硬件设备。不过,现在这个体验的版本,我更加倾向于向人们解释它是“具有 Siri 功能的微信”。

采访中,吕骋这样向我介绍这个项目。Flow app 中“Siri”的部分主要是语音输入。在吕骋看来,语音是人类最自然的交互方式,渡鸦科技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在优化语义上面。

Flow app 接入了其他 app 的开放 api。通过语音输入,用户可以直接在里面听音乐、导航、打车以及查询附近的美食或者电影院,无需在各个 app 之间反复跳转。

“Project Flow 接入的 api 都是各领域里面的 No.1,打车接入的是 Uber,生活服务接入的是大众点评,导航接入的是高德地图。”吕骋特别强调,“这样做是因为领域里 No.1 企业的服务器都比较有保障,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第三方服务器对 Flow app 响应速度的影响。”

生活服务虽然接入了大众点评的 api,但列表只有距离、名称以及评分这三样信息,用户进行消费决策的依据非常有限。

对此,吕骋解释道:“显示这么少信息是从个人经历出发,我平时约朋友吃饭依靠这些信息完全足够了。我们也清楚用户在陌生的环境下进行决策是需要依靠更多信息的,Flow app 以后会在把握好品控的情况下,慢慢增加显示信息的量。”

坐在吕骋旁边的渡鸦科技 CTO 则补充道:“事实上,我们并不想让用户自己来决策,而是希望能通过用户行为分析或者一些智能算法帮助用户决策。 ”

01

(在 Project Flow app 里一站式搜电影、打车)

“听音乐”是 Project Flow 这个项目的一部分,在开发过程中,渡鸦团队发现这个功能可以单独提出来作为一个 app,于是就有了乐流。

按住屏幕任意位置说出想听的,网速有保证的情况下,乐流会在 50 毫秒之内自动播放相应的歌曲。乐流没有上一曲,也没有收藏功能,连歌词也是在用户强烈要求下,才在第五个版本中加进去的。

吕骋解释道:“你也可以把乐流看做我们对外界的一次自我证明。”上线 30 个小时在 App Store 音乐类免费排行榜冲进前 50 名,上线 60 小时进入前 20 名。这次自我证明在某种意义上显然是成功的。

yueliu

(乐流 app 界面)

Flow app 中“微信”的部分指的是它自己的即时通讯系统。当前在微信中约朋友吃饭,用户会习惯地先在大众点评找一家餐馆,然后分享网页版到和微信好友的对话中,在大众点评和微信间来回折腾。

而在 Flow app 中,用户可直接语音输入搜索一个餐馆的列表,接着将这个列表分享给好友。好友选好餐厅,然后分享这个餐厅的信息回来。整个流程都在 Project Flow 的 app 中完成,无需在微信和大众点评间反复跳转。

(Project Flow主要场景演示——如何最简单地约朋友吃饭?)

Project Flow 这个“约朋友吃饭”的场景基于一个它自己的即时通讯系统,双方都要安装 Project Flow 的 app 才能完成上述的交互。对于任何基于自己即时通讯系统的 app,微信都是迈不过的一道坎,Project Flow 也不例外。

“把如此庞大的用户从微信迁移过来并让他们留在这里,这是非常难的事。我们也不准备这样做。” 吕骋的回应多少让我有点意外,他接着补充道:

我们无意和微信竞争。短信是上一代的沟通方式,微信是下一代的沟通方式,而 Project Flow 是再下一代的东西。Flow 和微信根本不会在一个擂台上打,我们只管做好自己,历史会帮我们把微信淘汰的。

自信的吕骋也很有自知之明,深知历史的潮流不是渡鸦这么一支小团队可以推动的,因此建立了一个第三方开发者平台——Hack Flow Program。

Hack Flow Program 可以理解为 Project Flow 版的 App Store,让第三方开发者将自己的服务接入 Project Flow。同样的,这个平台有着自己的设计规范和非常严格的审核机制。

所不同的是,Hack Flow Program 的技术门槛比 App Store 要低得多。据吕骋透露,没有技术背景的普通人无需编写一行代码,就可以将自己的服务发布到 Project Flow 的数据库中。这个平台上的服务也不会自动推送消息,只有在用户主动寻找相关信息时才会出现。

Project Flow 的用户数当前还不多,不免会影响到第三方开发者的积极性。吕骋坦言:“这个问题我们暂时解决不了,我们不能跟开发者保证有多少用户数。相比起人口统计学意义上的用户数,我们更加关心每一个用户的体验。当然我们也在做一些事情来促进第三方开发者的积极性,比如悬赏计划。”

开发者悬赏计划指的是,任何个人、第三方、团体,只要设计出符合这个平台设计规范和设计理念的新功能,渡鸦都会提供 5 万元作为回报。

谈及盈利,吕骋一点都不担心。Project Flow 给 api 提供方带来额外的流量,从中获取回报。“可以把 Project Flow 理解为一个搜索引擎,搜索引擎怎么挣钱 Flow 就怎么挣钱。”

Project Flow 的 app 将在一个月后正式上线,目前正在内测阶段。Project Flow 的内测方式很有意思,他们在官网报名参与内测的用户中挑选了 30 位,拉到线下举办内测会。第一次是上周四晚,在丹棱街 5 号的微软大厦。

渡鸦团队在现场布置了 8 台 GoPro,用于拍摄内测用户的现场反应。吕骋和渡鸦科技这么做自有他们的道理:

我们告诉用户这个产品可以解决什么需求,但每个用户对产品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线下的内测能让我们更直接地捕捉用户最真实的感受。

 

题图来自渡鸦科技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