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和机器人谈恋爱,但不能……

产品

2015-09-16 20:39

Theodore:你跟其他人也在谈恋爱?
Samantha:是的。
Theodore:几个?
Samantha:548 个。

上面的对话出自电影《她》。当 Theodore 听到自己不是 Samantha 唯一的恋爱对象时,整个人有种被带绿帽的失落感。机器人与人类产生感情,是科幻电影中的常用桥段。

对机器人的爱恋,从情感到欲望

HER

2008 年的电影《我的机器人女友》中次郎和机器人的恋爱还停留在柏拉图式的情感中。到了 2013 年的《她》,就出现了女主角用语言帮男主自慰,甚至找来人类替身与男主角发生性关系的场景。而在 2015 年上映的《机器姬》里,机器人爱娃和 Kyoko 都具备了性爱功能。

内森在怂恿男主凯勒布与机器人爱娃发生性关系时,对凯勒布说,爱娃体内有一个用于性行为的 “开口”,“密集地装了很多传感器”。他还承认,爱娃的容貌是根据凯勒布在网上看过的色情电影设计的。

就在银幕中的机器人一步步接近真实人类时,现实中的机器人技术也已发展到令人咋舌的境地。为满足人类欲望,不久前,一家叫做 True Companion 的公司发布了 “世界上第一个性爱机器人”——Roxxxy。这个有着充气娃娃外形的机器人,不仅可以满足人类性需求,还具有自我升级和自主学习能力。产品尚未发布,这款售价高达 7000 美元的机器人预定量已达数千个。

伦理学家:人类不该与机器人发生性关系

3

过去一段时间,无论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对 “性爱机器人” 的研发越来越感兴趣。这种热情也引发了伦理学家们的担忧。机器人伦理学家 Kathleen Richardson 和 Erik Billing 日前发起了一项 “反性爱机器人” 运动,呼吁人们关注 “性爱机器人” 会给社会带来的副作用,并劝说科学家和机器人专家拒绝参与性爱机器人的研发。

000

与早前出现的 “反武器型机器人” 组织一样,Kathleen Richardson 和 Erik Billing 也建立了一个名为 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s 的网站,供人们在上面讨论。伦理学家们认为,研制 “性爱机器人” 有物化女性和儿童的嫌疑,同时这种做法还会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 Kathleen Richardson 和 Erik Billing 看来,由于 “性爱机器人” 基本上都是被动的接受者,因而有可能助长人类的性虐待行为,长此以往甚至会让人变得失去同理心。

另有该运动的支持者表示,“性爱机器人” 事实上等同于性交易,如果不加以规范,任其自由发展的话,这种性交易行为会逐渐变得泛滥。他们认为:

将性交易扩展到机器人上,既有违伦理,又不安全。

“性爱机器人” 的 “性爱” 只是一小部分

7

面对机器人伦理学家们的指责,True Companion 公司创始人 Douglas Hines 在接受 BBC 采访时解释称,他们发明 Roxxxy(“性爱机器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她能成为生活孤独者和性格内向者的交谈对象,为他们带来快乐和满足感。

我们不是要让性爱机器人取代妻子或女朋友,而是想为那些处于空窗期或丧偶人士提供一种解决方案。

Douglas Hines 说,他希望人们不要把 Roxxxy 单单当作性爱工具,而应该多关注她的交互功能。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让人与机器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到底该赋予机器多少能力也是目前科学家们争议较多的话题。毕竟,谁也不想看到《机器姬》中机器人利用人类的感情最终将人类困住的场景在现实生活中重演。

题图来自 电影《机器姬》

注:人工智能相关影视作品推荐:《机器姬》、《人工智能》、《我的机器人女友》、《她》、《Humans》……欢迎补充。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