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胖友叛逃手册 (二)– 工业设计篇

公司

2009-12-29 07:04

By steven Ding @ forever-palmer, 作者授权 iFanr 转载

Palm十周年的纪念图

Palm 十周年的纪念图

马克思说,商品的价值是凝结在其中的无差异人类劳动,科特勒说,商品的价值感知是人们愿意为其支付的原动力。什么是无差异劳动?马克思还真的是预言家,其实后来从泰勒时代开始,一直到现在,无差异人类劳动确实是有确定算法,而且是制造业企业运营管理的基础?什么东西无差异?人工×小时。

PALM 手机的深度用家,脑子里潜移默化地被注入了理性基因,对性价比的感知度要高于感性购买者。这次我们就从工业设计元素谈谈价值– 凝结在手机上的无差异人类劳动。工业设计是产品价值的综合凝结。你买的东西,凝结的工业设计元素越多,你就得到了更多的价值。理性至上的 PALM 手机用户,叛逃的最重要方向,是选择高价值凝结度的手机。不过,在提取元素的时候,我们别忘了 650 刚出来的时候是一款天价机,别怪它贵,它凝结的无差异劳动确实多。如今,当你看到某个 JS 说手里到了一批旷世新机,铁保全新,我真的推荐用 1500-1600 元买一个收藏起来,尤其是银灰色 palmone 标记的,因为你买到得真的是值 6000 元以上的一团人类劳动。
在以往很多手机网站进行过的评测中,在工业设计这方面,有的小编还是有点料的,说得还算专业,但是很局部,主要针对的是键盘设计。其实 650 上体现的工业设计元素,远不止这些。手机评测编辑们也会首先提到握持感,我们就从握持感开始谈起。背后弧面和整体厚度产生的掌心满盈感自不必说,我们一定都留意过它中部的略微的束腰,这个就是细致到骨头的工业设计元素,各位可以立刻拿起 650,你会发现,如果你想把小指用上形成三面握持,会非常不舒服,毕竟它个头够大,所以它只能两面握持,由于侧面的光滑和它的重量,其实比三面握持容易脱手得多,稍微的束腰一下(虽然它只有一点点),但是性质立刻逆转,

它就成了难脱手的东西,这和模具设计一个道理,只要有任何所谓的 “减料尺寸”,也就是内陷尺寸,零件就会从模具中脱不出来。这个束腰元素,你买到了一团额外的设计人员的 “人类劳动”。

再看顶部元素,那个静音滑动开关,是倍受赞誉的贴心设计,其实技术含量比软件静音低得多,很简单,也最笨,但是,一种东西如果它笨而有效,那就是最不笨的。它不但凝结了为用户考虑的贴心设计,也比软件静音的机器多了额外的器件成本,更何况软件静音是高度客户自定义的,侧面多给了个自定义侧键,也和这类似。

650 的键盘设计,是经典之作,但是关键劳动并不是键程和微触点的反馈,那是标准化的,别人也能轻易做到,挖空心思的是键的不规则形状以及略微倾斜的排列,其实这不是它本身的目的,它的最终目的是一定要让键与键之间有一定距离,由于空间有限,键之间的距离是一个问题,有距离自然误按率就会降低,更为重要的是,只要距离达到一定程度,即使同时按到了几个键,由于按键顶部的圆弧形具有足够的弧度,力就会被集中到法线方向,指向目标按键的中心。从工程心理角度,人按键肯定是朝向目标键的,在指尖着力的时候,会有倾向性,距离加圆弧的键顶,就会翻译这种倾向性。我们一定注意到 PC 按键的顶部和手机的正相反,PC 上一般是凹陷的,手机可找不到凹陷的,这就是指尖着力面积大于还是小于按键所产生的不同设计要求,如果手机采用凹陷按键,那可完蛋了。

PALM 手机是率先采用全键盘设计的手机之一,在这方面问题上,解决方案确实是动了巧心思,斜向排列解决了空间不够的问题,哪怕每一个省出零点几个毫米呢,另外我们再拿起来感受一下,当单手操作的时候,拇指的自然朝向正好和键的倾斜方向垂直,由于手机个头大,单手操作不便,但是这种设计尽最大可能地优化了着力方向,减小了偏按带来的按键寿命损失。还有一个小小细节,你端平手机和眼睛平行,会看到左右两侧的按键顶部整体式向内翘的,这就是所谓的边缘效应,一是减小寿命损失,二是改善边缘着力。而除了两侧的按键之外,中间的按键却整体呈向上的弧形,进一步改善了着力和误按率。这种按键设计又使你买到了一大团额外的人类脑力劳动

听筒的突起曲线,使得它自然贴近耳朵,也漂亮,虽然音量实在是败笔,但我们应该知道,增加这么个曲线突起,模具成本高出很多。

其他东西比如天线,那个都知道,我就不说了,下面说说触屏和全键盘的组合。我有个网友 MM, 家庭条件优越,那叫一个能花钱,本身在国外读的 MBA,前卫跟风的厉害,属于电子产品锋锐那伙儿的,要买就在发布期,她本来不是用智能手机的,用惯了常规手机,后来连试几款智能机,iphone, E71,黑莓,之后换回了常规的,但是她还是对我的 650 感到非常满意,可惜了个头,她不能用,从她不断描述的使用感觉,我得到了很有价值的结论,适应不同的操作方式是有顺序的。一个常规手机用家,如果换智能机,他最先能适应和接受的反而是不带键盘的纯触摸,那个效率他肯定觉得比原来的快,但是不带触摸的全键盘,极难适应,那是因为常规手机都对按键输入有多年的软硬配合的人机界面经验,优化得很不错了,而全键盘无触摸,就意味着完全打破了以往靠人机界面来平衡的习惯,而更多地依赖于软件本身的设计。PALM 手机同时给了全键盘和触摸,所以适应性超强,这直到今天在众多手机里都是为数很少的,两个都给足了,这一团人类劳动可不小吧?

如果象胖友这样被宠惯了的,骤然换机,你试一下就知道了,会出现很有意思的现象,对于设计精良的常规九键手机,你倒是不觉得难适应,而突然取消了触屏,立马就缺了,纯触屏呢,除了输入慢以外,其他倒比纯键盘要容易适应。

操作部分的工业设计是手机的致命因素,参考以上内容,你就可以给换机找到参考的方向,当然如果不仅谈操作界面,而是综合考虑,最好从工业设计方面分析一下每款手机的人类劳动凝结度,你会发现差异大了。

另外看到有网友诟病说 PALM 手机,直到 PRE,拆机配件过多,集成度不够,这一点是冤枉 PALM 了。虽然从价值工程的角度来看,确实零件少不易损坏,成本较低,但是 PALM 可不是做不出高集成度的东西,今天的电子制造工艺,都是公用平台,只要想集成就能做到,不就减少电路板的数量吗?那很容易。问题在于,给的料多了,智能机用户可别抱怨,智能机当然要可玩性强,说理论了叫用户自定义,或者用户可编程开放度高,同时也给 DIY 改模块提供了空间,这是可维修性的体现。PALM 在这点上给的料足可是数一数二的,连耳机插孔的几根脚都可以进行编程,更何况我们都充分体验到的,想加个啥功能,找个小软件装上就行。这是系统开放度高, 如果系统开放度低,也会造成一旦坏了,就只能依赖售后,手机?售后?这年头你找得到吗?

虽然 PALM 手机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为何胖友对它还是具有如此高的忠诚度?OK, 凝结在它上面的无差异人类劳动,才是我们理性光辉的反射。叛逃时,去寻找劳动凝结度高的吧,这一点,永远都不会错。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