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红包没抢过瘾,有人用微信群玩起了红包赌博

公司

2016-02-25 15:09

十五刚过,过年抢红包的肌肉记忆仍在,大拇指悬空时还会不自觉地抽搐。我这种情况顶多是累过了头,据新华社报道,还有人抢入了魔

利用电子红包分配的随机性,不法分子将 “电子红包+微信群” 组织成为一个网络赌场。目前,多地警方陆续查获微信红包涉赌案件,个别案件涉案金额数以亿元计。

就算不翻看法律条文,普通群与红包赌博群也不难分辨。赌博群有简明的规则、陌生的群友、高额的奖金(当然概率低)、维持秩序的群主。这些群的名字要么叫做 “微信红包接龙”,要么直接用玩法当名字 “X 元 Y 包”(一次发 X 金额,Y 个红包)。新华社报道中提到了两个群的规则细节:

……以随机配发的红包金额为依据,抢到红包金额为 19.88 元的中头奖,奖励 888 元。抢到红包金额为 18.88 元的中二等奖,奖励 666 元。红包金额为 1.11 至 9.99 等 “豹子” 或 “1.12” 等 “顺子”,都有金额不等的奖励……

“138 元 4 包” 的红包群里,记者看到群主即庄家每包要抽取 18 元的 “辛苦费”,另外每包抽取 20 元进奖池,剩下 100 元包成红包供群内成员抢。

微博上很容易找到这种 X 元 X 包的群:

0066pClIgw1f12dsz7rlwj30hs0vkq9q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哪怕是亲友间抢红包都带有些许赌博的性质。但到底是合法的娱乐还是违法的赌博,还须从法律规定中找找答案: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的规定,构成赌博罪的前提,不但必须具备直接故意的一般主观要件,而且必须具备 “以营利为目的” 的特别主观要件

从去年开始,全国各地接连不断爆出微信红包赌博案。在微信用户不断刷新记录时,不法分子也培育起了 “互联网思维”,把微信的 “隐藏功能” 开发得越来越丰富。

招嫖的

从 2012 年开始,吴某、胡某等 3 人为了牟取非法利益,伙同 “方总”、“阿二姐” 从事介绍卖淫行为,他们组织年轻女子在广州卖淫,主要利用微信推广等方式招揽嫖客,之后与嫖客商定好交易地点,再通过微信通知卖淫女去接客。

贩毒的

2015 年 25 日上午,绵阳涪城警方向媒体通报,在绵阳市禁毒支队、网监及成都警方的密切配合下,涪城警方日前辗转成都、德阳、绵阳等地将一伙长期盘踞在绵阳以微信方式售毒的团伙一网打尽,共抓获贩毒、涉毒人员 25 人,现场缴获冰毒 1.3 公斤、钢珠枪一把,子弹 5 发。

卖军火的

2015 年三四月间,被告人于某通过微信联系从杨某(已另案处理)处先后以人民币 3500 元的价格购买点 38 仿真手枪一支、以人民币 1000 余元的价格购买 1905 型仿真狙击步枪一支,并通过手机银行转账支付,两次均在位于石景山某小区内杨某的住处进行交付。

无疑,微信在为 6 亿多用户提供服务的同时,也为许多违法勾当提供了 “方便”。年轻的老网民大多对此类手段有免疫力,但还需慎防年老的新网民入坑。提醒一下,举报一下,别让他们把养老金都给赔了。

题图:电影《赌徒》插图:新浪微博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