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用激光对付手机,让老外吓得差点打 110 报警

公司

2016-03-15 10:57

曾几何时,音乐厅、歌剧院是品质生活和社会地位的象征。里边坐着的人们衣着整齐、表情肃穆,不管能不能欣赏表演,至少自己全情投入演好了观众的角色。近十年来这个情况发生了巨变,人们手头闲钱多了,交响乐和歌剧平民化了许多;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了,社交网络上的分享似乎变得比看表演本身更加重要。对于希望享受歌剧的观众而言,手机屏幕是近十年中最大的杀器。

我国剧院管理者有个不错的办法——站在后排,用激光笔指向用手机的人,让 ta 知耻而退。据纽约时报采访,上海大剧院表示 “人们忍不住要玩手机,所以我们用这种方式稍微提醒一下”。纽约时报记者 Amy Qin 给这种提醒方式起了个有趣的名字——“激光羞辱”(laser shaming)。

xxlasers01-master675

这么严格的措施,表演者怎么看?某美国交响乐团的一位顾问表示,来中国巡演时第一次看到差点尿了:

我记得我第一次在表演中看到激光点时,我被震惊了。就像有人在用枪指着观众一样。

这位美国顾问的反应可以理解。若说负面作用,激光不但会让人联想到 “激光瞄准器”,直射时还可能对人眼造成伤害(例如短暂失明)。而 “激光羞辱” 并非毫无操作难度,工作人员手里的激光射到舞台演员的意外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国家大剧院表示,他们对激光笔的使用会进行专门的培训。

但支持者也不少,例如上个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完《卡门》的意大利女中音歌唱家 Giuseppina Piunti。当问及 “激光笔是否会影响表演”,她如是回答:

不,这个办法很聪明,很迅速,很有效。人们应该在全球各地用上激光笔。我可以从舞台上看到激光点,但这比照相机闪光灯和跑来跑去的工作人员要好得多。

国家大剧院发言人在采访中表示,2007 年时观众素质是很可怕的,那时候人们甚至会在剧院里没完没了地打电话、拍照。于是 2008 年他们开始引进激光笔,随后几年剧院的秩序变得越来越好。与此同时,“激光羞辱” 开始慢慢被效仿,在国内剧院里流行了起来。

说起来,被激光标记时,拿着手机的人经历了一次复杂的心路历程:

掏手机看看 – 大概没人会在意吧,在意你也不好意思说我。

被激光标记 – 卧槽什么鬼?谁在射我?都这么看着我干啥?

激光的涵义 – 喂都来看喽,这有个没素质的观众。

把手机收好 – 算你狠。(脸红)

都是吓大的,谁还怕一点不痛不痒的小激光?但旁人责难的目光要比激光灼热千倍,足够让违规者脸红心跳,知耻而退。

题图:《转轮手枪》插图:纽约时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