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加手机刘作虎:千元机价格战没前途,也绝不抄袭苹果

公司

2016-04-11 17:10

在上周的北京一加氢 OS 沟通会之后,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和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等人喝了一顿酒。虽然能在台上精神饱满地开发布会,在台下和同行兼竞争对手喝酒聊天,但是此时的刘作虎其实得了重感冒,在接受爱范儿采访的时候,刘作虎一直咳嗽,不过身体抱恙并没有改变他能说敢说的习惯。

在北京做手机的很多,为何刘作虎单单约了罗永浩?其中或许对他们理念的心有戚戚,用刘作虎的话说,可能就是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这次采访中,整个话题,也自觉不自觉地和这些中国的苹果门徒们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加手机 2)

一加手机 2 遇上了理想化的消费者

在一加 1 的时候,一加可以说是获得了一个手机创业企业完美的开局,单机型出货年度出货一百多万部的成绩,国内外双线开花,并且用户和媒体评价均不俗。不过到了一加手机 2 的时候,情况其实就没有前代那么好了,在社交网络上以及媒体的热度上,一加手机在 2015 年造成的声量反而要比一加手机 1 的时候小一些,这一年里,一加手机发布了两款机型,两个 Android 定制系统,还有一加生活的电商。

关于声量减小这种感性的认识,在刘作虎口中得到了证实,虽然动作比以往大了很多,节奏也快了,但是智能手机行业确实不是一加一个人的舞台,这里有消费者,有媒体,有友商,有供应链。而一加手机 1 的成功,某种程度上也给后面一加手机的发展带来了挑战。刘作虎说:

“一加手机 14 年太顺了,但是不知道 15 年会犯什么错。你会发现,自己好像是不是无所不能了,什么东西都敢去尝试,但是很多东西都不对。”

创业路上的坑何其多,不过一加手机在 14 年确实过得顺顺当当,相较之下,和一加手机 1 几乎同期的锤子手机 T1 遇到了更大的问题:供应链产能不足,初期良品率低,媒体口碑分化,还遇上了王自如事件。

刘作虎回想了一下一加的 15 年,其实在一加手机 2 发布的时候,大众的关注度还是非常之高的,但是后来事情就出现了转折,刘作虎对爱范儿说:

“因为一加 1 的时候累计的期望,到了一加 2 的时候,我看我们欧美的一些用户,他们就希望你直接去把三星和苹果干掉。”

之前外媒对一加 1 的评价很多都是 “三星旗舰的一样配置,三星旗舰一半的价格”,最后复盘一加 2 遇到的问题时,刘作虎把原因归结到为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在客观的层面上,用户们对这一代的主流芯片不认可,无论是哪家厂商使用,虽然一加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优化,但是最后仍然没能达到用户们理想的标准。

这一次,在 NFC 上的取舍也让一加承受了不少的非议,从一开始,一加面向的用户就是偏 Geek 倾向的消费者,虽然 NFC 的使用范围和人群都很小,但是对于 Geek 群体来说,NFC 这些都是用来折腾的。就是对于目标用户的思考不太成熟,使得 NFC 缺失这一点的负面被放大,这是其他大众手机厂商不会面临的问题。快速充电功能的缺失也是类似,因为期望值高,即使是在当时看来锦上添花的功能,有和没有,用户的口碑就完全不一样。

在国内,一加手机在 15 年中遇到了锤子之前的遇到的问题:手机 ROM。

先于手机发布的 Smartisan OS 在发布之初被广泛嘲笑,不仅是审美上,还有系统完整性上,而在发布之前,这个 Android 定制系统已经跳票了很多次,其中原因就是团队人力不足,对做一个 Android 定制系统的工作量估算失误。

而氢 OS 的不成熟成了刘作虎这一年倍感愧疚的事情,无论是在氢 OS 1.4 更新的沟通会,还是这一次接受爱范儿专访,刘作虎说得最多的就是,基于 Android 6.0 的氢 OS 1.4 本来就是应该在一年前推出的版本,但是当时出于一加 2 要搭配自己系统的考虑,氢 OS 的推出实际上是很仓促的。

从 2014 年夏初立项,到 2014 年 11 月真正开始启动,当时一加 ROM 团队才 30 人,而一个系统至少是要在手机出货前 1 个月做好,实际上最终留给一加开发氢 OS 的时间连半年都不到。

虽然在后来的消费调研中,一加 2 还是获得了不错的评价,可是刘作虎仍然称需要检讨的还有很多,一加 2 最终没能达到自己的市场前景期望。

(一加 X 手机)

千元机价格战没前途

当晚酒局几人之中,刘作虎经历了和罗永浩之前差不多的困境,还有个困境跟魅族乐视息息相关。去年一年,魅族高中低三档手机并举,成功从国产手机行业中突围,其中最大的功臣,莫过于 “性价比” 三个字。可以说,去年的魅族,比小米还小米。

国产手机在千元机市场刺刀见红的厮杀也非常大地影响到了一加另一款手机一加 X 的市场表现。

李楠曾经写过《性价比高的都是垃圾》一文,不过最终魅族的理念还是顺从了市场,投入到了千元机的大潮之中。乐视和魅族这样厂商的崛起的背景之下,爱范儿也很好奇,一加在 2016 年会不会加快节奏,投入到价格竞争中?

刘作虎思考的重心仍然在产品上:

“一加手机还是会坚持以前坚持的东西,核心的还是产品,说实话,如果去年的产品像一加 1 那么好,这帮人再怎么打价格战对一加一点影响也没有。”

在刘作虎看来,现在正是消费能力升级的时代,其实用户不缺那几百块钱,关键是有没有好的产品,有没有符合用户 “逼格” 的品牌,但是很多品牌都挤到一块儿去了,要么拼线下,要么拼价格,结果是,消费者想要在线上买个两三千的旗舰机,很难找到一个拿得出手的。刘作虎说:

“如果一加出了 799、999 的机器,用户还会去买我 2499 的机器吗?就像这次 iPhone SE 出来之后,原来 iPhone 5s 的用户就不乐意了,他们原来是花了五六千买的手机,结果现在跟最便宜的 iPhone 一模一样。”

这其中就是一个品牌塑造的问题,而刘作虎坚信,打价格战没有前途,性价比也是伪命题,花 40 万买宝马和花 10 万买比亚迪的人都认为自己有性价比,都买得值。很明显,一加想做的是,类似于能让用户花 40 万买的宝马品牌。

爱范儿之前和魅族方面沟通的时候,他们也提到,现在的国产手机的环境下,还是先活下去再说,熬过这个血拼阶段,哪怕是玩低价亏一点儿钱。当爱范儿把魅族的想法传给刘作虎的时候,刘作虎也表示并不认同:

“我们当时做 DVD 的时候,山寨机价格很低,就想着先把价格做下去,把山寨都打死再说,结果呢,自己都快不行了,但是山寨机不断地冒出来。手机也是类似,你今天可以做得很便宜,后面还有一大堆人可以比你做得更便宜。”

在刘作虎看来,买低价机器的人是没有忠诚度的,当更低价格的产品出现之后,这群人会去买更低价的手机,因为他们买的实际上是 “便宜”,而在角逐 “最便宜” 上,是没有胜者可言的。

H2OS

(氢 OS)

学习苹果,但绝不抄袭苹果

刘作虎毫不讳言自己对苹果的欣赏,也表示经常会拿苹果的产品过来揣摩学习,但是他也指出,如今国内很多的厂商号称学习苹果,其实就是在抄袭苹果。

现在国内的定制 Android 中,许多都做了 “本地化” 工作。而这些本地化的系统中,大部分都对原生的 Android 做了很多的修改。因此,以至于一加产品经理在沟通会上说,于 Android 的 Android,MIUI、Flyme、Funtouch OS 和 Color OS 属于前者。至于后者,如今还在遵循 Google 的 Material Design 的国产定制已经很少见,一加的氢 OS 就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要走一条不一样的路?刘作虎给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理想主义的回答:

“绝大部分用户是寻求安全感的,很多人本来想换个手机试试,但是又想一想,还是买苹果算了吧。要用户去买一个没见过的是很困难的,我看见国内很多系统抄得跟 iOS 一模一样,我们做这样一个一样的容易多了。但是世界不是这个样子的,谁告诉你用户只喜欢苹果这个样子的,这里面有大把的机会,就看谁 TM 的有胆量去干。”

说到这里,一加和锤子还颇有些相像,因此,这也是刘作虎和罗永浩能够在酒局上聊得来的原因:

“老是和别人做一样的东西没意思,你说为了挣钱的话,为什么要这么苦哈哈的去创业,我找个高薪的工作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在 2015 年的时候,一加尝试过线下店,这也是 2014 年一加手机太成功让他们开始冒险起来了。对此,刘作虎的反思是:

“你要做线下,一定会遇到渠道成本的问题。相信你也见过许多线上定个低价,然后线下加价的事情。在一加 X 的时候我们就遇到了这个问题,面向线下的时候没法定低,面向线上的时候又没法定高。所以互联网企业做线下的时候一定会遇到定价的问题。”

他坦言,OPPO、vivo 有很多积累的东西在里面,这些是学不来的。所以最终,一加终止了这一次的线下店尝试,转而专注于线上。

一加手机与许多国产手机不同的是,他们海外和国内是齐头并进的,因此,一加给自己的使命要求是 “改变欧美用户的购买手机的方式”,不过现在欧美运营商渠道十分成熟,刘作虎表示改变用户购机习惯还需要时间,不过印度的线上高端市场中(2000 元上),一加已经和三星苹果并驾齐驱了。刘作虎说:

“很多人有个误区,就是认为线上卖就是为了便宜,结果为了越来越便宜就把产品做得越来越烂。而我们的定位是把产品做得和苹果一样好,然后只放在线上卖。我经常在内部说,我们的定位很简单,就是做线上的精品,像苹果一样。”

刘作虎说,自己已经很少来处于科技传媒和科技创业的中心城市北京,现在基本上都待在深圳和产品研发一起做产品。

一加刚刚发布了一个能够让自己满意的氢 OS 1.4 版本,氢 OS 2.0 的预告也已经发出,经历了一年的调整和检讨之后,选择在这个时候北上发声的刘作虎并没有怎么谈最为机密的一加手机 3,不过在这一次爱范儿采访刘作虎的过程中,刘作虎流露出的关于产品的理念和自省,或许能够让我们继续期待这款手机和接下来的氢 OS 更新,至少,Never Settle 的这个一加座右铭还没有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