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A 与 miku

公司

2012-01-22 10:00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政客们还在堂皇的议会里讨论法案时,公司的力量已等不及这些演员的谢幕,它跨越了国家和民族的边界,对侵犯了其利益的个体倾泻下雷霆之怒,并且还冠上了道德的名义。新的巨头的左膀右臂,正在被一个个的砍去,它虽然同样得到资本的亲睐,可掌握权力的时间也并不长久,因此只能以黑着自己的脸面来做消极的抗议。

在美国发轫的 SOPA 有关的争议,影响了整个有效市场,与收不上钱的骚乱中的第三世界没有关系,与生产关系倒是很有关系。

工业文明所孕育的大众媒体,不知不觉也经历了百来年。虽然追逐名利的囊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传播媒介的壳却几度沧海桑田。现如今,人们再不会把是否报纸头条当做信息重要程度的衡量标准;电影院成了高档消费的代表;收音机的存在是为了打发路上的时间;守着电视也成了步入中老年的象征。传统媒体-电影工业并不情愿让出信息渠道的王座,但在科技进步的伟力下,一切传统利益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SOPA 的努力也一样

传统媒体-电影工业的暴利来源是对内容的生产及发布渠道的控制,并且坚称倘若不是这样的控制,人们便没有优秀的内容。

事实并非如此

与电影使得小说黯然失色一样,网络文化使得电影、电视变得古典,感动人的依然是才华及共鸣,只不过体裁和形式又发生了变化。

网络作品的生产、发布是通过社区完成的,作者与读者的协力使得渠道的成本变得相当低廉,著名的 ID 也能迅速的累积影响力,倘若他或她要将此影响力转换成经济的收益,也毫无问题。为何要害怕被转载?要的就是对眼球的吸引,要的就是快速发布初期的点击。个人单打独斗可能够呛,但社区的人气会不断产生凝聚力,从而为优秀作品的产生带来良好的温床。

旧的媒体-电影工业老了,它在辉煌时期所创造出来的核心内容,巨星偶像们也老了。一百只肉毒素也不能为旧日的明星们讨回半天青春的光阴,而新的社区协力模式也不再能支撑以往造星的成本。很多我们认为会地久天长的东西,不过是工业化的车轮在人类组织上碾过的痕迹,过去了就不再会存在,甚至也不会再有哀叹和缅怀。

今天,传统影视工业还在费力的制造着偶像,成本愈高而收益愈寡。社区协力所推出的下一代偶像,甚至已经不再需要是人

人之所以需要偶像,是为了寄托幻想的情感。而人本身作为偶像的话,说起来其实有点不合适,因为人既不能年华永驻,也不能随意塑造。

偶像的未来属于初音未来

拜各种视、音频软件工具所赐,初音未来( Hatsune Miku )这样完全虚拟的,从歌声到动作到招贴画到视频,彻头彻尾被人工创造出来的偶像,已经成为现实。更有意义的是,这些偶像可以被参与者所轻易的再创造,从而使内容在宏观概念下被赋予了新的带有创造者特性的魅力。

对初音未来,稍微熟练的粉丝都可以随意的进行调教,有才华的爱好者能创造出大量不同的幻想的场景、演出,乃至真实的感动。哪怕进行现场演唱会,借助全息影像,初音未来也毫不怯场。

初音未来们的价值在于其粉丝社区的进一步升级。它们看似毫无人性,但虚拟偶像们的每一段演出都倾注了其创造者,即核心观众的心血,却又是生机勃勃的。然后,这一段段的作品,被社区内的不同程度的参与者所协力传播,最终影响到外部世界。

可以说,虚拟偶像是社区化协力的一个终极体现。既然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 icon ,那就只要个 icon 好了,让我们自己来填充它吧。起初,计算机技术只是为消费内容而服务,现在计算机技术构成了主要的内容本身。领先的艺术直接来源于科学技术,文艺复兴之后一直如是。

人们总是在制造新的刍狗,崇拜,然后抛弃它们。旧时代的明星也好,纸面的艺术也好,无冕之王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已是明日黄花。

写于辛卯年岁除。

 

 

PS : 巨头对歌姬的致敬—— chrome 广告,《感谢初音和带给她灵魂的人们》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小众而精致的内容将迎来意想不到的春天,虽然不过是刚刚有严冬的第一丝绿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