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包的 “原力”

公司

2012-01-25 00:40

On The Verge E02 上,Daring Fireball 的作者 John Gruber 被 Joshua Topolsky 追问是不是一个 “果粉”(Apple Fanboy)。不管他是否承认,这大概就是读者喜欢或讨厌他的原因。

我们倒不是要在这里讨论 John Gruber 的倾向,只是要说说 fanboy 。从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fanboy 是消费文化的产物。根据 《韦氏词典》记载,fanboy 一词最早出现在 1919 年,它是伴随着漫画和电影等大众文化产品的兴起而流行的。衍生产品是这些大众文化产品的重要部分,而购买衍生产品的主力军就是 fanboy。虽然不可能有完整的统计,但 “星球大战” 大概是 fanboy 数量最多的系列了,以至于这部关于 “星战迷” 的电影都懒得在自己的名字里加上 Star Wars 字样。(当然,这是说笑,更直接的原因是未获授权)

重拍 “星球大战”

虽然 “星球大战” 的电影系列在 2005 年就已经画上了句号,但它仍然通过漫画、动画剧集、游戏等方式延续自己的存在。每年,成千上万的星战 fanboy 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 “星球大战” 的狂热——写同人小说、Cosplay、聚会⋯⋯ 但从来没有人想要重拍一遍《星球大战》——单单考虑制作成本,就知道这个想法有多么疯狂。(1977 年的首部 “星球大战” 电影 “星球大战 IV:新希望” 的拍摄耗资一千一百万美元,相当于如今的四千万美元)然而, Vimeo 和 Boxee 的工程师 Casey Pugh 却不信邪。2009 年,他提出了重拍 “新希望” 的计划:The Uncut Project。而且,他的制作预算是零。

Casey Pugh 的计划很简单——众包。他把片长 121 分钟的 “新希望” 分成了 473 个场景,每个场景 15 秒。参与者可以认领重拍的场景,再把制作好的影片上传到社区。当所有场景都制作完毕后,一部重拍的 “新希望” 的素材就完成了。

这个计划得到了全世界星战迷的响应,他们上传了超过一千段重拍视频到 Uncut Project 的网站,所有场景都有人认领重拍。这些重拍片段中,有些是演员一本正经地 Cosplay 重新表演,有些是用动画或者乐高玩具重现,但更多的是各种恶搞。Casey Pugh 还在网站上加入了评价机制,当同一场景所对应的重拍视频重复时,评价较高的视频会被纳入到最终成形的影片里。在 Pugh 的设想中,当评价顺位发生变化时,正片中的内容也会相应变化。

重拍计划甚至得到了 “星球大战” 的制片方卢卡斯影业(Lucasfilm)的支持。卢卡斯影业向来注重对 “星球大战” 品牌的保护,所以他们的支持相当出人意料。但细细想来,这次支持也在情理之中。卢卡斯影业原本就是现代电影拍摄技术的先驱,是好莱坞的创新者。因此,他们一反常态地支持这个 “山寨” 计划也算是创新精神的延续。更何况,这些星战迷本就是 “星球大战” 系列能够经久不衰的原因所在。卢卡斯影业不仅授权 “星球大战” 名称的使用权,还向重拍计划提供了音轨等内容和技术上的支持。

在程序自动剪辑和混音后,一部重拍的 “星球大战 IV:新希望”(Vimeo, Youtube) 就此完成。Casey Pugh 的梦想成真。

这部最终命名为 Star Wars:Uncut 的影片不止是个 fanboy 的兴趣之作,它还赢得了艾米奖!2010 年,这部影片在艾米奖评选中获得了互动媒体卓越创意奖(Outstanding Creative Achievement in Interactive Media),赢得了进入主流放映渠道的机会。在此之前,艾米奖中的相关奖项通常是由 HBO、NBC 等主流媒体的网站获得的,而 Uncut Project 是个独立的、由世界各地影迷完成的项目,能够获得艾米奖的认可,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从消费到生产:众包与跨媒介参与

1 月初,美国的独立制片人 Vladan Nikolic 曾在上海的 “新单位”介绍过 “跨媒介叙事”(Transmedia Storytelling)在独立电影制作和发行过程中的应用。“跨媒介叙事” 是原麻省理工大学媒介研究领域的教授 Henry Jenkins 提出的说法,但在这个说法出现之前,它早已被广泛运用。简单来说,跨媒介叙事就是让受众通过多种平台参与到生产过程中来,可以是决定内容,也可以是对其他环节进行决定——譬如说,通过网络投票决定某部电影的首映/放映地点。

Vladan Nikolic 制作的影片 Zenith 就采用了 “跨媒介” 的方式进行拍摄和营销。在电影拍摄期间,Nikolic 造出了一个 Stop Zenith 的活动,并通过制作博客、街头示威(表演)激发人们对 Zenith 项目的好奇心。在发行过程中,Zenith 也很大程度上调动了观众的积极参与。他在网络上发起 Zenith 首映地点的投票,使得影片的零点首映竟然爆满。此外,影片还在 BitTorrent 的 Vobo 上通过 BT 免费分享。起初,Zenith 在 Vobo 上分享的并不是全片,Nikolic 只上传了影片的前半部分。他宣布,当 Zenith 收到的观众捐赠超过一定金额后,才会继续免费分享后半部分。这个做法十分奏效,Zenith 很快就收回了制作成本,并略有盈余。

其实所谓 “跨媒介” 的操作并没有太多科技含量可言,只是对生产过程中进行了创新,让原本只是承担消费功能的观众参与到生产中来,再反过来拉动了消费。Uncut Project 的 “众包” 生产之所以能够获得卢卡斯影业的 “官方” 支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接受 《纽约时报》采访时,Casey Pugh 说:“由于参与者重拍的场景都是自己最喜欢的,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参与本身就是奖赏。” 在去年 Web 2.0 Expo 的演讲中,他也提到 “与其说这是一种 ‘众包’,不如说是 ‘社区分包’(community outsourcing)。” 相对 “众包”,“社区分包” 是一种更紧密、参与感更强的协作方式,也是一种 “更加 fanboy” 的生产/消费方式。

“星球大战” 的祖师爷乔治·卢卡斯可能很快就要退休了,但他创造的这个 “很久以前” 的传奇故事,注定会被不断演绎——用各种创新的方式。

如果你不是 “星球大战” 的影迷或者没有耐心看完 121 分钟的全片,可以通过预告片(Vimeo, Youtube)来了解 Star Wars:Uncut;如果你看完全片,也可以来分享一下你最喜欢的重拍片段。

题图来自 Geeky-Gadget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科技与人文的结合,关注电子阅读和新媒体。相信「科技改变生活」。

累计已发布 4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