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占领奥巴马 Google+” 活动说开去

公司

2012-02-27 06:15

前几日,Google+ 的访问似乎顺利了,不少人对此欣喜若狂,并在网站上发起了 “占领奥巴马 Google+ ” 的活动。一时间,各种中文评论出现在奥巴马总统的 G+ 页面上。以下是 BBC 中文网的报道

登陆后发现,在奥巴马发布的每一条新信息后面,都有大量中国网友 “抢楼”、“占沙发”、围观;“高峰” 时间,所有留言几乎全部是中文。间或几条英文留言,细看留言者名字,部分也是汉语拼音!大多数中文留言都是玩笑,看来,留言者的动机纯属 “占领”。

关于这件事情,也许是个玩笑,只不过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大,网友热情高变的有些出乎很多外国媒体的意料,我想对于奥巴马的团队也算是一个没有料到,从 1 月 31 日起开始奥巴马 G+ 页面,原打算是增进与网友的交流,但是却发现最积极的竟然是国人。也有人评论这个就像是 “涂鸦文化”,我们不应该随意放弃我们自己的话语权,这才是一种自由。

对于此事件的看法林林总总,大多人也以 “言论自由” 为理由,去参与这个 “占领” 活动。但是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的除了我们常常戏谑的有本国特色的 “网络监察员”,其实在国外也是存在的。

30 多年前开始流行的留言板,聊天室的时代已经几乎退出历史舞台,因为 “匿名 + 自由表达” 而创造的那个年代的互联网文化,在今天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社交网络的引入,使得由 “匿名化” 所带来的特征减弱。也许的确少了些当初的乐趣,总的来说算是一种良性的调控。但是互联网毕竟同线下的讨论、评述不同,直到现在我们有时还是能看到一些从 30 年前就有的,所谓 “恶意的评论”。例如对于一些重点希望吸引眼球、关注度的新兴媒体网站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催化剂。例如,像 Gawker, Huffington Post 之类的互联网新闻媒体,都是靠这个对于网民评论不加以干预而流行起来的。

而这个对于很多早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创立品牌的公司来说,可能是无法想象的。他们一方面想积极地融合到这个新环境,更好的与客户进行沟通、交流,一方面却被这洪水般的各式评论吓的有些措手不及。就这样,一种新兴的服务诞生了:“评论筛选服务”。现在业内比较有名的公司有:eModeration , ICUC  和 LiveWorld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2011 年 12 月 5 日那期名为 “Comment Moderator, the Dirtiest Job on the Internet”(评论管理员——互联网上最脏的工作)的报道,他们拥有很多知名企业或是媒体行业的客户,这些公司把这项业务的外包给他们带来了近千万的年收入。24/7 无间断地管理和维护公司的 Facebook Page,Twitter ,Google+ 等等在网络上的形象,是这些公司宗旨。

公司运行的不错,但是他们的雇员又是些什么人呢?报道中提到,这些人大部分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年人,可以不用坐班或是有着灵活的时间安排。LiveWorld 的 CEO Peter Friedman 提到,他们的雇员多是 35 以上的女性。他们的工作就是和那些恶毒的话语、一些不堪的图像等等打交道,而这光有理解这些话的意思的母语水平和辅助的垃圾过滤软件是远远不够的。要把这个原本公开透明的环境,变的更利于沟通,他们还要做一些不带主观意识的职业化引导。而这些人也因为整日暴露在人最恶性的一面,年收入在 40, 000 美金 到 80, 000 美金。有些评论家甚至预计,这项服务产业在未来几年可能会有更大的需求,而这个时候,曾经风靡一时的 “呼叫中心外包服务” 可能又会被它替代,在印度、菲律宾等已经有着大批获得了 “呼叫服务” 职业 培训人才的国家开始运作。

说到这里,其实是在想对于奥巴马的 Google+ 管理团队来说,这突如其来的洪水般的刷屏,会给他们新添多大的工作量呢?或是说管还是不管,如何管?其实,这都不重要,无非是再次印证了总统竞选难逃作秀。作秀并不是坏事,总比藏着掖着强。

而最后,只是希望大多数人在加入这种活动,或是平常不论因为什么原因享受 “互联网自由”(是不是真正自由,最近有关 “隐私” 问题日益激烈的讨论,大家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而发表自己言论的时候,能够设身处地地想想那些从事 “评论管理员” 工作的人们。

题图来自 Funny Pictur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喜欢阅读,一面对旧媒体有着强大的依赖性,一面谨慎且满心期待新媒体的真正革命。

累计已发布 23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