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李彦宏

人物

2016-12-20 10:55

上周《财经》记者宋玮(小晚)对张一鸣的采访,是最近三年我见到过的最好的采访。当然是指互联网科技领域的。

全文处处皆公案,句句有禅机。张一鸣给了小晚毫无顾忌窥伺自己内心的特权,小晚也有让张一鸣肆无忌惮炫耀自己成功学的风度。

上一次这么好的采访应该要追溯到 2012 年的李翔见马云,或者 2011 年的程苓峰见傅盛。

这些年虽然还有马李灵珊见唐岩,雷晓宇见冯鑫,鲸书在真格,杨眉见王凯歆等等,写得其实都比这篇文章好看。但是记者个人奋斗是很重要的,同时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这几篇毕竟写的是小气候,不是搅动 BAT 竞合的大格局。

我们要牢记习总书记刚刚在文联和作协大会上发出的指示,离开火热的社会实践,在恢宏的时代主旋律之外茕茕孑立、喃喃自语,就会被时代忘记。

2014 年之后的时代,是属于王兴,张一鸣和程维的。

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旋律,由于这一届投资人和创业者不行,还有媒体人也不行,竟然被弹跑了调。以至于只剩资本寒冬后的一地鸡毛,华清嘉园之后,中国创业者再无传奇。

可惜张一鸣不读书

王兴说自己有三部 Kindle ,一部在车上,一部在办公室,一部在家里,一时被传为手不释卷的佳话。张一鸣于是说自己有五部,多出来的两部放哪里呢?这是一个难题。

张一鸣在大学里面只做两件事,一件是写代码,一件就是看书。去年 5 月他好不容易抽空去看了冯唐小说改编的电影《万物生长》,看到学生抽烟、喝酒、滥交、堕胎,觉得不可思议。

张一鸣写过的代码都随产品留了下来,他读了什么书却始终是个迷。直到这次在采访中说自己今年看了《少有人走的路》、《世界应你而动》和《你从来没有努力过》,于是小晚说他看了很多鸡汤,有些嘲笑的意思。

这又是一个教训,在读书人面前 “报菜名” 是很容易被看出破绽的。读书人和今日头条的智能推荐系统一样草率,仅从几个关键词就开始把你定性了。

好在张一鸣还是很诚实的承认了,自己的阅读没有王兴那么广泛。

美团创始人的饭否,隔三五条就要讲自己最近看了什么书,什么电影,或者转发别人推荐的书,推荐的电影。主题涵盖历史到宗教,哲学到物理、博物与艺术。

王兴还常常会给自己的阅读立下计划,比如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把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给读了”。

除此之外,王兴喜欢把自己看到的段子和冷知识和人分享,比如他最近听到了一个说法是,

现在美帝被分为两个世界,一边是 “华好硅”,即华尔街、好莱坞和硅谷,剩下的一边全是玉米地。

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让人不禁去想,如果是王兴创办今日头条,而张一鸣去做美团,这个世界会不会和今天的不一样。

你俩的名字

如果张一鸣和王兴像《你的名字》里面那样互换了身体。王兴会觉得自己胡建口音更重了,张一鸣会觉得光头很清爽,学好英语的愿望已经达成。接到王兴姐姐从硅谷打来的电话,流利的美音怎么脱口而出?

除此之外,他们俩并不会有其他的不适。

张一鸣看了美团的绩效,依然会动动指头就裁掉万名地推,王兴去看了今日头条的数据,依然会决定发力短视频,会决定拒绝腾讯的投资独立发展,会决定不管低俗还是高雅,广告一律按照阅读和转化率计算。

只不过如果是王兴面对小晚关于价值观导向的频频发问,应该会输出更多的金句,举更多的例子,说不定还会为记者的姿势水平而感到着急。

去年张一鸣去接受某大媒体采访前,和记者谈笑风生好几年的王兴也给他提供了一点人生经验。

在有资格去参加乌镇互联网大会的创始人中挑一对最基的,这两个人没跑的。当然在柳青的堂妹柳甄去今日头条之后,程维和张一鸣的感情会不会急剧升温也很值得观察。

人们总是喜欢把行业和集体的兴衰归结到个人的道德标准上去。所以张一鸣的道德标准就成了今日头条低俗内容最好的原因。

其实张一鸣自称为 “道德状元郎”,他在南开上学期间不打游戏,不看碟片,不喜欢体育运动。即使自律如此,他仍然只是班级里面成绩中等的学生。

酷讯创始人陈华把张一鸣招进来的时候,也觉得张一鸣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毕业一年就换了两份工作。但是在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和饭否技术负责人的岗位上,张一鸣成长得特别快。

陈华回忆说,张一鸣从酷讯离开的时候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不过后来张一鸣跟王兴学到了一种可贵的能力,就是洞察数据,完全按照数据决策的能力,这让张一鸣取得了比自己更高的成就。

陈华还说过一句话,大意是,

“(王兴是)清华的,纯粹理工男的思维,我们北大的,即使是学理工的,也会(比他们)更感性一点”。

成为李彦宏

不知道百度的李彦宏,是不是那种更感性的理工男。

财经的那篇报道中,小晚和张一鸣一共提到了 21 次百度,提到腾讯有 5 次,没有提到阿里。

张一鸣的第一家互联网公司,酷讯,是一家志在取代百度的公司。后来酷讯的失败不是因为公司没钱了,而是因为他们放弃和百度全面竞争,这让金融危机中的投资人过度反应了。

张一鸣的第二家公司,九九房是一个垂直领域的搜索引擎。

等到做第三家公司的时候,张一鸣说最让他兴奋的不是媒体,头条不是媒体,头条是信息的分发。

今日头条的 DAU 已经是手机百度的三分之二了,广告收入已经有百度的十分之一。但是在谈及和百度的区别时,张一鸣仍然只能给出我们不是百度,我们不是按照关键词切分广告,我们更看重长期利益这些既无法反驳也无法肯定的回答。

而且明年今日头条准备扩张到 7000 到 10000 人,新增的数千人就是百度内部最庞大的产品销售团队。

这些人中,有多少人会随着中国在线广告收入版图的变更从百度跳槽到头条?

张一鸣预计头条会占到 20% 的份额。

还有一个相似的问题,有多少面向工资编程的程序员会从百度跳槽到能够开出更高价格,股权有更多溢价空间的头条?

张一鸣说顶尖的算法工程师还在百度,维护百度凤巢系统的有一千多人,头条只有十几个。

技术本身是中立的,我们是一家技术主导的公司,我们的价值观没有问题这样的话术,我们已经在李彦宏的嘴里听过很多遍了。

阿里巴巴到了北京,也要允许俞永福建立不同于阿里巴巴的文化。阿里巴巴北京移动事业群的文化,就是战功文化。所谓战功文化,无非是看 KPI,比谁的拳头大。

laodao12201

这从前不怪李彦宏,未来也不能怪张一鸣。皇皇北京,天子脚下,风水轮流转,今年到谁家。但是销售永远是那些销售,小编永远是那些小编,媒体老湿永远是那些媒体老湿,当然有关部门也永远是有关部门。

就在今天,张一鸣接受小晚采访这篇文章,让他说出了我不同意环 X 时报价值观这些大实话的报道,在微信上和财经的网站上都消失了。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能在北京成立一家拥有独特价值观的公司,想靠管培生打倒当权派的刘强东也不行。深圳有腾讯、华为,杭州有阿里巴巴,他们都花了十几年时间在远离北京的地方培养素人。

而北京就只有 “百度成功之道”,这里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会越来越像百度。

除了纳税和雾霾,这大概是这座城市的第三种逃不过。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互联网冷知识、故事会、黑话大全。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