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俊煜:豌豆荚出售之后,我想用轻芒重新定义杂志

人物

2016-12-24 16:44

2016 年 7 月 5 日,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王俊煜,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一篇题为《不是终点》的文章。在文章中,王俊煜宣布将自己一手创办的豌豆荚应用分发业务和豌豆荚品牌出售给阿里巴巴,并用下面这句话表明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生命短暂,我还希望能创造出更有影响力的作品,继续专注在我真正 passionate 的事情上,帮更多的对世界保持兴趣的人去发现更大更美好的世界。

将近半年过去了,豌豆荚已经在新的归宿下重回上升之势,而王俊煜也在新的人生节点上确立了自己的下一个作品——轻芒

0screenshot_2016_12_24_21_47_57

对世界保持兴趣

透过轻芒,我们想创造不同的工具,同所有对世界保持兴趣的人们成为朋友并把他们连接起来,一起探索并分享好的内容和信息。

这是写在轻芒官网上的一句话,也可以说是王俊煜对轻芒的自我定位。就像一个一以贯之的宣言一样,王俊煜沿用了《不是终点》那句话中的说法,再次把自己的目标人群归类为:

对世界保持兴趣的人。

于是,一个以兴趣为主题的 app “轻芒杂志” 诞生了。

screenshot_2016_12_23_16_37_43

轻芒杂志这款 app 的自我描述语是 “手机上丰富美好的兴趣杂志铺”,目前仅有 iOS 版本可用。具体来说,它筛选整合了豆瓣、简书、微信公众号等多个来源的高质量内容,以兴趣为区分,创建出涵盖家居、美食、科技、旅行等多种主题的精美数字杂志。

按照王俊煜在接受爱范儿(微信 ID:ifanr)专访时的说法,轻芒杂志目前所覆盖的细分兴趣领域实际上已经达到了 400 多个,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全部上线。

screenshot_2016_12_23_16_43_04

截图自轻芒官网

不仅如此,在产品规划的过程中,轻芒又提出了一个名为 “兴趣树” 的概念,即对人们的兴趣进行由浅入深的层次划分。比如说在 “咖啡” 这个大主题之下,又细分出 “星巴克”“手冲咖啡”“意式咖啡” 这样的小主题。通过 “兴趣树”,轻芒希望将人们的兴趣主题立体化和组织化,以便实现更加精准的内容分发。

除了数字杂志,轻芒还有另外两款 app,分别是 “轻芒通知清理” 和 “轻芒阅读”,它们分别由以前的 “豌豆荚通知清理” 和 “豌豆荚一览” 改名而来。

screenshot_2016_12_24_11_44_25

至于 “轻芒” 这个名字的由来,王俊煜介绍说:

这个名字出自于清华中文系的一位女生。“轻” 是轻巧的意思,这是我们对于品牌调性的界定;而 “芒” 则有着锋芒的寓意,我们希望提供的内容是锐利的、有观点的、让用户有收获的。再加上这两个字笔画简单,外形好看,发音组合在一起也非常好听,于是我们就在诸多词汇中选定了它。

理念上的一种延续

轻芒的新办公室在东四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是一栋改装过的独体小楼,有玻璃阳台,有咖啡间,有两只小猫,也有可以远眺的楼顶。我们的专访就进行在咖啡间的窗边,靠墙摆放了几排纸质的生活类杂志。

wechatimg1

如果这个场景不是被刻意安排的,那么会让人觉得,王俊煜选择做轻芒,几乎是他人生的一种必然。

出生于 1985 年的王俊煜,从小就对媒体非常感兴趣;他说自己在报考大学的时候曾考虑过新闻专业,后来虽然在北大最终选择了物理,但他依然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创办了一份面向校内学生的资讯类周报《元培时讯》。

与此同时,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变革也引起了王俊煜的浓厚兴趣;他与同学合作完成了北大网络社区与 Facebook 的对接。不过对他影响更为深刻的是 Google;尤其是随着 Gmail,Google Reader 等产品的陆续推出,让他看到了 Google 对信息流动途径的巨大改变。

screenshot_2016_12_23_16_41_29

渐渐地,在对自己内心长期萦绕的传媒情结的不断审视中,王俊煜意识到:也许,把高品质的内容和信息想办法传递给对应的人,才是自己兴趣的核心所在。他甚至强调称,这就是自己这一辈子真正想做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俊煜后来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围绕这个核心。进入 Google,是因为喜欢搜索引擎带来的信息变革;创办豌豆荚,是为了实现优质应用的分发;推出豌豆荚一览,更是对内容和信息本身的分发形态的改变。

Jpeg

因此,王俊煜在专访中强调,实际上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是希望把它做到头的;虽然豌豆荚最终没有实现自己想要的,但轻芒更像是豌豆荚在理念上的一种延续,二者在长远的使命实际上是一致的。而且,早在豌豆荚被出售给阿里巴巴之前,轻芒就已经从豌豆荚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二次创业项目。

王俊煜还说,不出意外的话,他希望用接下来一辈子的时间去做好轻芒这一件事情。

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

在专访中,王俊煜拿出手机向爱范儿专门演示了轻芒杂志 app。在演示过程中,无论是 app 的界面风格和交互方式,还是杂志内容本身的排版和显示,乃至 app 本身的图标,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词:设计感。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打开轻芒杂志 app 之后,整个手机屏幕完全被 app 的界面所占据,甚至连状态栏也被完全覆盖;这种设计是希望带给用户一种沉浸式的阅读体验。

screenshot_2016_12_24_12_37_47

然而这款 app 最为明显的风格特征是它对白色的运用。这首先体现在 app 的图标上;整个图标以纯白色为底,上面仅有黑色宋体的 “轻芒” 二字,字体是专门从方正购买的,非常纤细,寓 “锋芒” 之意。而在 app 打开之后的界面中,更是出现了大量大面积的留白。

wechatimg3

应用界面的大面积留白

对此,王俊煜解释说,轻芒杂志的 UI 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延续了豌豆荚,但又有所增加;而大量留白本身的确是有意为之的一种策略,希望借此提供给用户一种轻盈放松、光芒铺满的产品情绪。

由于留白这个话题,我们顺势聊到了无印良品和《设计中的设计》。王俊煜表示自己读过很多遍《设计中的设计》,也很喜欢无印良品;但他表示,自己对无印良品的喜欢不是因为白,而是因为自己认同它所体现出的设计理念:

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所谓的美。每个设计看似一个简单的创意,但其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理性的。我非常认同这种理念,并且我自己在做产品的过程中亦是如此;而且我非常反对一味单纯地追求形式感和视觉效果。

55240029201507161158313551802365447_000

由这种理念出发,轻芒杂志 app 在解决问题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除了上文中提到的界面布局舒适、内容聚合排版等方面之外,还有一些小细节。

比如说,用户在阅读过程中,如果想对某些内容进行 Mark,只要点按,就能够自动以句子为单位选择内容;这就避免了用户在手机上选择内容时的复杂操作。而且,被 Mark 的内容会以浅黄色进行标注,目的是使其无限接近用户在真实生活中用马克笔在纸上进行标注时的效果。

wechatimg4

轻触一下,即可选中

实际上,王俊煜个人的第一份工作就是 Google 用户体验设计师,而且在豌豆荚的发展过程中,他曾主导推出 “豌豆荚设计奖” 并亲自操作了前几期的获奖事宜。

一家技术公司

虽然设计的确是轻芒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元素,但王俊煜在专访多次强调说 “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这可以体现在整个团队的人员构成上:在 20 人左右的轻芒团队中,技术人员有 12 到 13 个,而专门的设计师只有 2 个人。

wechatimg3

轻芒团队在技术上的实力可以体现在轻芒杂志 app 上。据王俊煜介绍,目前已经上线的 iOS 版本看似简单,实际上用到了搜索引擎、兴趣推荐引擎、排版引擎多方面的算法技术。

以推荐引擎为例,在轻芒杂志 app 已经上线的 160 多个兴趣中,除了团队成员人工推荐的十几个,其他的全都基于机器推荐。而在机器推荐的过程中,除了对要内容本身的质量进行选取,还要结合文章的收藏量、Mark 次数等因素来全面衡量。

到目前为止,轻芒采取的是人工与机器并行的推荐机制;但是针对用户个人的自定义兴趣,轻芒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由机器自动生成的推荐引擎。理论上,用户可以使用任何一个兴趣关键词来生成个性化的杂志,而这个生成过程完全是由机器完成的。

半个月前,轻芒尝试与新世相合作,为新世相青春版《红楼梦》提供了一本用以辅助阅读的《红楼梦》数字杂志。据王俊煜介绍,这本杂志就是由轻芒技术团队做出来的,目前仍处于半自动阶段,但未来会往完全自动化的方向发展。

screenshot_2016_12_23_16_57_33

除了与新世相的合作尝试,轻芒还在 11 月中旬对外开放了部分技术资源,来为一些内容创造者开发微信小程序,而且是完全免费的。

按照王俊煜的说法,在小程序的消息发出之后,他们才发现大家对小程序的开发需求远远高于预期;而在小程序的开发过程中,轻芒团队的排版引擎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个引擎本来开发于豌豆荚时期,它能够对任何内容进行优化排版;后来它被用于小程序的开发中去,有效解决了小程序排版的一些问题。

screenshot_2016_12_23_16_58_23

实际上,轻芒杂志的微信小程序版本也早已经开发完毕,并做好了第一时间上线的准备。

王俊煜表示,其实这次二次创业,轻芒投入最大的还是在后端的技术上,未来轻芒会用至少 5 到 6 年的时间对技术进行完善。而在更加长远的未来,王俊煜希望轻芒能够实现这样一个愿景:

当用户打开轻芒的产品或者服务时,我们总能够为之提供其当下最喜欢的东西,无论是内容还是信息;它能够给用户带来便利,带来更多的惊喜。

28216930

Google、时势与耐心

作为一个资深 Google 粉,王俊煜似乎没有怎么变化。在专访中,他端着一台 Google 的 Chromebook Pixel 笔记本,拿着一部 Google 今年最新推出的 Pixel 手机(以及一部 iPhone 7 Plus 和 Smartisan M1),乐此不疲地陈述着当年到处向别人安利 Google 的往事。而且他还告诉爱范儿,即使不再是 Google 员工,他后来也参加了每一年的 Google I/O 大会。

wechatimg6

Chromebook Pixel 笔记本和 Pixel 手机

但实际上,与十年前的自己相比,王俊煜的人生状态已经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在移动互联网快速爆发的时势中,豌豆荚获得了成功,31 岁的他也因此不需要再考虑钱的问题。

而且,随着自己的人生走入轻芒这一章,王俊煜对时势这个问题想得越来越清楚:

我觉得未来的时势也许不会像当时移动互联网爆发之时那样的猛烈;但整体来看,随着消费升级的到来,人们的需求也会从物质层面提升到精神层面,这是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但这次不是大浪滔天,而是细水长流的一个过程。

wechatimg2

至于轻芒的发展,王俊煜说自己已经做好了一个 5 到 10 年乃至更加长远的规划。在他向爱范儿展示的产品文档中,的确已经初步搭建出一个颇成体系的产品架构;不过他还认为,虽然有不少功能已经在内部实现,但还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一步一步放出来。

临近专访结束,当被问及第二次创业自己的心态有什么变化时,王俊煜觉得自己可能更加耐心了。这种耐心不仅仅是因为不再有生活方面的压力,也是因为曾经经历过,对时势和商业规律的认识也更加深刻了。而且在他看来,虽然还不确定轻芒的时机什么时候会来,但自己坚信它一定会来,在此之前,要努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screenshot_2016_12_24_16_42_21

专访的最后,爱范儿问道:有没有考虑过轻芒失败的可能性?

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失败了。如果某一天我自己想放弃,那么轻芒就真的失败了;换句话说,如果轻芒有可能失败的话,那么失败的其实是我的耐心。

说着,王俊煜笑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