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 访谈:友盟,不只是数据服务平台

公司

2012-03-07 14:05

下面是我们与友盟创始人蒋凡的对话,一起来了解友盟的故事。

我们也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info@ifanr.com。

ifanr:我们看到,公开资料显示友盟成立于 2010 年 4 月。在此之前,你是怎样的经历?当初创业的动力来自哪里?

蒋凡:我们从 2010 年 4 月开始有做友盟的想法,如果按照这个时间来算的话,可以说友盟成立于 2010 年 4 月。2010 年 5 月我们开始对外测试,8 月的时候开复在微博上说了一下,我们就对外公布了(在做友盟)这个事。其实正式出产品,是到了 2011 年 1 月。

做友盟之前,我的经历很简单:Google。2008 年毕业后,我在 Google 工作了 20 个月,做广告和地图,地图做的时间比较长。当时在 Google 的时候,我自己、帮朋友做一些应用,不少在海外 Google 做应用的人挣到挺多钱的。我当时在 Google 里面看到 Android 的受重视程度,发展非常快,就比较看好 Android、包括整个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

当时想这可能是创业的好时候,如果这个时候(2010 年上半年)不出来,时机可能就过了,不应该再等了。其实我本身一直是想出来的,大学的时候,也折腾了一点儿事。当时看到这个机会,就出来(创业)了。

ifanr:为什么选择数据统计这个方向?

蒋凡:当时一些人做 Marketing(市场推广)和 2C(to consumer,面向消费者)的产品,从我们背景来说,可能对 2B(to business,面向商户)更感兴趣,想做一个平台性的产品。我认为数据这一块是刚性需求,专业开发一定得有这样一个配套的东西,所以就以这个切入点来做;以后的方向也比较多,不管是广告、还是应用端的服务。当时很多人去做广告联盟,(数据)这一块没有人重视,(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

ifanr:友盟是创新工场比较早期的项目,创新工场在友盟早期创业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现在呢?

蒋凡:对,友盟是比较早期的项目,在点心豌豆荚之后,他们 2009 年开始做,我们 2010 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孵化”过程比较短,(2010 年)4 月份进去,11 月天使(投资)——天使其实算是正式孵化出来。

创新工场对我们的帮助,“品牌”影响很大。我们自己做一个产品,没有名气,我跟开发者说“你用我的这个东西”,会比较难推。在创新工场,别人会觉得这个品牌不错,招的人不会太差,创新工场也算是给我们“背书”,给了很大帮助。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创新工场给我们的品牌很大价值。

ifanr:“品牌”是一个“虚”的方面,“实”的方面呢?

蒋凡:“实”的方面,主要是人才招聘方面的帮助。尤其是早期你的项目还有点风险的时候,你可能不容易去招到比较好的人。“工场”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品牌,你有机会跟很多优秀的人坐一块儿,去谈,去交流,这是一个很大的价值。其它的,包括后续的服务,从财务到法律,服务比较专业,让我们早期可以聚集产品;以及后来的融资,汪华在战略方面的指导,都有很大帮助。另外一个方面,从“工场”出来的项目之间合作会比较容易,大家都是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效益现在也开始慢慢显现。

(友盟员工手绘作品,有专门的老师——两名设计师员工进行指导)

ifanr:去年 7 月 28 日 A 轮融资后,创新工场的股权得到了稀释吗?后来他们有没有追加投资?

蒋凡:股权方面我不太方便透露。在 A 轮融资后,创新工场进行了跟投。

ifanr:去年 11 月天使到 7 月 A 轮,你们的融资速度还是很快的。一方面,这是投资者对产品和团队的认可;但有些投资者会建议,创业者融资可能不要那么快,以免股权稀释太快。你们怎么看?

蒋凡:我觉得融资一方面看你的产品做到什么程度,一方面也得看资本市场的环境。资本市场特别好的时候,应该更加去看市场的投资环境。去年应该是 2008 年金融危机后资本市场最好的一个时候。本来我们没有计划这么早去融资,但我们发现没有必要再等,因为已经有很多 VC 在找我们,给我们 offer。也相当不错,所以我们觉得没必要再等。当初我们还是比较明智的,在市场最好的时候(进行融资)。现在你看无论是再往前还是再往后,尤其是再往后吧,都不太好。

一般来说,资本市场不太好的时候,主要看你的产品做得是否足够好;而资本市场足够好的时候,也可以考虑(快一点)融资。这是双方面的,不应该只考虑你自己。

去年我们确实很快,也比较顺利,刚好是外部环境比较好的时候。每个行业都会有“好企业”,友盟在数据服务这个领域做得不错,恰好在那个阶段 VC 就进来了。

ifanr:最近还有别的融资计划吗?从资本市场来看,会不会比较难?

蒋凡:我们不着急。本身我们还有资金储备。是否融资一是看产品,二是看市场环境。现在没有特别明确的计划。

ifanr:去年你们拿到钱的时候,说主要会用在三个方面:数据服务,人才,创新业务等。现在过去了大半年,各方面进展怎么样?

蒋凡:主要还是投在人力方面。从当时的 20 多人,增加到现在 70 多人;服务器带宽方面也花了钱;也在做一些新产品尝试,比如广告相关的产品。

试水移动广告平台

ifanr:当时所说的“新业务”是不是就是指移动广告平台?

蒋凡:不全是。从数据统计开始,我们在拓展成为一个比较综合的为开发者服务的平台。在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做了挺多工具、组件。希望能够从运营组件——数据其实是一个“运营组件”——转变为“功能化”的东西。这个可能是我们今年比较重点的工作。广告是我们在看的一个方向,这个领域竞争比较激烈,我们希望结合自己的优势来做。广告这个产业链很长,有很多服务种类,我们想找到自己的切入点,而不会做与现有产品竞争的东西。整体来说我们目前比较谨慎。

ifanr:从什么时候想到“移动广告”这个点?

蒋凡:从第一天开始想。在中国做一个 2B(to business)的公司,在我们这样一个开放平台上,直接向用户——开发者收钱很难。最好是实现开放共赢,帮他创业,帮他赚钱,再来分成。这种商业模式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广告的收入,但它的产品形态跟现在的互联网有很大差异,无非都是让开发者可以赚钱,可以更多地赚钱,然后获得更大的分成收益。这个模式最终要变现,八成是通过共赢来实现。

具体开始想怎么做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在看。移动互联网还在发展,最近第一家移动广告公司亿传媒赴美上市,这说明移动互联网是一个长期发展的产业,它的过程中会有很多的机会。

ifanr:在移动广告方面,友盟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在哪里?

蒋凡:我们不会刻意去做差异化。广告这个产业链上,每一块都需要服务,广告主与媒体(开发者)相比,我们更加偏重于服务开发者。现在做了一些尝试,还没有发力;到今年下半年,我们希望能多做一些事情。整体来说我们没那么着急,大家平时会觉得广告离钱比较近,广告赚钱,实际上赚第一笔钱和未来赚更多的钱同样重要。

ifanr:“一些尝试”是指交叉推广吗?

蒋凡:“交叉推广”是广告的一个雏形,包括我们也做一些广告管理方面的东西,从开发者角度来做。这个算是我们去年做的一个尝试。

ifanr:效果怎么样?是否有运营数据可以分享?

蒋凡:效果达到了我的预期,还是有很多开发者在这上面找到了他的价值。运营数据方面,再过一段时间吧。这是我们比较新的尝试,不过产品的增长态势还是不错的。在早期,我们更看重产品的模式,而不是产品的规模。

ifanr:友盟怎么看移动广告这个市场?

蒋凡:这个行业给人很多期待。这个领域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发展好的,需要手机上的游戏、电商等领域发展起来,吸引到大量的广告主;现在这两个领域还没有达到好的状态,支付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之后,手机平台价值才能提升,平台广告商才能得到广告主的认可。虽然它现在还在增长,但还需要一个挺长的时间,才能达到一定规模。这说明移动广告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

另一方面,目前移动广告产品形态比较单一,我觉得未来肯定会不一样,应该不只是 PC、互联网这种 display 的形态。未来会有很多别的产品形态出现。所以我们会比较注重产品的创新。

ifanr:分平台来看,主要精力会不会花在 Android 多一点?

蒋凡:我们在 Android 和 iOS 花的精力差不多。从数据上来看,跟手机平台的市场规模是一致的。去年早期的时候,我们先把 Android 做起来,但其实 iOS 增长也不错,外界会觉得我们在重视 Android,可能是因为之前很多公司是做 Android 的。事实上,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两个平台都是一样在做的,包括现在的 Windows Phone 7。

ifanr:Android 平台广告投放空间是不是更大一点?

蒋凡:其实不是,iOS 广告很多。因为在这个 ecosystem 里面,有的用户会付费(购买应用),比较健康,能挣到钱,它拥有比较高端的用户群,价值会高一点。我们不是一个广告公司,而是一个服务平台,两边(Android/iOS)都是开发者,而且开发者两边都会做。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说哪边更好赚钱去做哪边,而是看行业的发展趋势和潜力。我们注意到不少开发者都准备跟进 Windows Phone,开发者有需求,我们就会跟进。人力的投入其实不多,后端一样,只需改一下前端,一个月就能做好。

核心业务:数据服务平台

ifanr:友盟主要的业务是在数据这一块,外界所了解的友盟,也是一个数据服务平台。有什么运营数据可以分享吗?

蒋凡:我们平台里现在有 2 万多款应用,每天活跃用户(DAU)在 4000 万左右。全球(有一些国外用户)覆盖了 1.6 亿部设备,国内占了 9000 万 – 1 亿。Android 平台 6000 台设备,iOS 平台 3000 万台设备。从设备数量来看,覆盖了国内 90% 智能手机。Android 平台上,平均每台设备有我们覆盖到的 10 款应用,iOS 大概 5、6 款。

ifanr:数据分析是一个复杂的工作,你们怎么看待自己从事的工作?

蒋凡:数据这个东西是大家都需要的。开发者群体在往前发展,在发展过程中他们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早期他们要基本的东西就够了,慢慢他们就需要纳入分析工具,这个过程是在不断往前推进的。当然,我们有开发者需求分析,也不会太超前,主要是满足现有的需求,并进行一些引导。

ifanr:对于开发者来说,数据很重要吗?

蒋凡:他必须得有这个数据。你可以想象一下,做网站的如果没有自己的流量分析,他不可能是一个正规的网站。数据是运营的核心。对于游戏、电商来说,就是要看怎么获取用户,怎么实现流量成本最低,怎么变现。互联网时代不就是先把用户吸引进来,再进行变现嘛,其实这些最终都要数据化。所以我觉得数据是非常核心的东西。

(友盟自助餐,不生火,由外部餐饮机构做好后送到公司)

ifanr:对于大公司来说,可能会偏向于自己做数据分析?

蒋凡:大公司倾向于自己做,不管是 PC 还是移动互联网,因为它不缺钱,也不缺人,但是创业公司会倾向于使用第三方(统计平台)。其实在海外,大公司也会用第三方数据服务。国内由于文化一些差异,合作文化方面与国外公司不太一样,但这不是大的问题。长期来说,我觉得终归还是会由第三方来做。比如 PC 互联网上 99% 网站都是由第三方来做的。

ifanr:我们注意到友盟网站上会经常发布一些季度性数据报告,但时效性好像比较差?

蒋凡:对,我们的数据基本相差一季度发布,比如这一季度发布上一季度的数据,这是由于人力不足等原因造成的,接下来我们会做更多的实时数据发布。

ifanr:我看友盟数据报告更偏硬件,有没有想过像 Flurry 那样提供一些基础性行业观察方面的报告?

蒋凡:在数据方面,我们将来会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做,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有些事情我们做不了。Flurry 的报告其实也有通过第三方的机构去做的,我们希望更多地从自己的数据库里提炼一些东西出来。在报告内容方面,也希望更基础化一些,更有意思一些。

开发者关系及创业建议

ifanr:友盟平时怎么跟开发者保持联系?

蒋凡:线上主要是通过微博这样的渠道,线下我们每年会办 20 场左右活动。我们还有专门的团队会跟开发者保持一个比较近的沟通。

ifanr:你们一般怎么说服开发者来使用友盟的服务?

蒋凡:以前我们是教育市场,(让他们来使用我们的服务),现在开发者一有需求就会找过来。我觉得我们不可能永远都是仅仅是靠一张嘴去吸引更多的开发者。

ifanr:早期的时候会怎么去说服开发者?

蒋凡:早期的时候,我们一般会告诉开发者,一是这个产品是他需要的,二是这个产品还不错。早期还是比较顺利,谈过的开发者基本都会使用,有些开发者刚开始可能不想用,但全国有几千万用户。提一句外话,拥有千万级用户的应用基本都是在 2011 年起来的。

ifanr:从友盟了解的数据趋势来看,你们对创业者方向有什么建议?

蒋凡:早期的应用做“工具”的比较多,现在工具都做得差不多了,这些基础性的需求,比如腾讯这样的巨头做得很完善了。现在的方向,可以去做垂直细分领域,比如电商相关的、本地化相关的,或者旅游方面。

去年、前年主要是做平台,做通用化,大家都在“圈地”,把用户都圈了。现在再做这样的产品,机会可能就不多。中国今年年底可能会有 1.5 亿-2 亿部智能手机,用户群很大,垂直细分领域的潜力非常大,任何一个细分领域都可能是千万级用户。而且细分市场变现能力更强一点。所以我觉得开发者更需要去看垂直领域的需求。或者跟随自己的兴趣做一些东西。

我觉得比较不好的是,不能看互联网上是这样,手机上也应该这样。比如做电影相关的,从互联网移植到手机上,壁垒不高,等到互联网公司进来做的时候,他可以做得很好,你可能就没有了优势。手机上增加了很多新的需求,使用场景不一样,做应用的时候多考虑手机平台上一些新需求、新特性和新问题,机会更大一些。我觉得未来移动互联网巨头做的事情,一定不是简单地从 PC 移植到手机上,而是考虑手机特性、使用场景,可以解决新的需求。这里面会有很多机会。

当然,游戏是除外的。游戏领域可以容纳成百上千家公司,无论是 PC 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都是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

ifanr:友盟的盈利模式呢?会从移动广告这个渠道来获得收入吗?

蒋凡:会通过与开发者分成的方式来获得收入。你可以把它看作广告,但产品形态是多样的,不一定是现在这样。我们现在盈利压力并不是特别大。我觉得广告行业不会是最早赚到钱的一拨公司。我们对这个事情(盈利)看得还是相当长远的。我们现在看重的是如何给开发者提供最大的价值,而不是把这个价值变现或透支下去。

ifanr:会有盈利时间表吗?

蒋凡:今年不着急,明年以后再看吧。这也要看市场,谁也没有经历过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说,只要这个市场能够赚钱,我们不错过机会就行。而这个市场真正什么时候开始能够赚钱,我们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ifanr:友盟与开发者广告分成比例如何?

蒋凡:与开发者的分成比例不是简单的“几比几”,不同的应用合作方式不一样,行业里面可能是 6:4/7:3,但我们认为存在买方市场或卖方市场,由市场来决定。对于我们来说,早期还是保证开发者利益为主,我们现在不想挣开发者的钱,我们只要能够覆盖自己的运营成本就可以了。

ifanr:用一句话来概括友盟的愿景是什么?

蒋凡:(思考)以数据服务为基础,通过服务开发者,给开发者带来尽可能大的价值,同时也实现公司的价值。

ifanr:友盟未来有什么计划?

蒋凡:做一些功能性组件,让开发者能更快更好地运用,这是我们未来两年最核心的方向。比如反馈系统、微博等 Social Media 的交互系统等,更多地为应用或平台做通用化服务。

 

蒋凡图片由友盟提供,其余照片由爱范儿拍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