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程 CEO 回应独吞股权指责:给他 200 万分红 ,他没把工作做好

公司

2017-02-24 12:41

昨天网上一篇题为《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的文章在朋友圈疯狂刷屏,据了解,文章中所指的创业公司为创新工场投资的游戏公司展程科技,其 CEO 陈羽翔被指独吞股权,逼走一起创业七年的伙伴。

文章在互联网圈引发热议,展程科技 CEO 陈羽翔被推至舆论风口浪尖。今日展程科技 CEO 陈羽翔在知乎做出回应,他表示公司创立初期确实存在是股权分配不明确的问题,但部分情况与爆点文章《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中所称有所不符,主要集中在分红和是否给股权两点上。

 

陈羽翔在文章中指出,在公司盈利后给韩冬辉的分红为 200 万元,并非韩冬辉妻子的文章中说的 100 万那么少,还表示称公司的期权池(总股份 10%)一直都在,是留给公司员工的。

具体到老韩相关的事情上,2013 年之后他已经明显不在工作状态,我虽然多次和他沟通,但没有给出明确的赏罚。过去三年我让他先后担任了多款产品的后端负责人,都没做好,他也没被要求承担任何责任。

陈羽翔透露去三年间先后让韩冬辉担任了多款产品的后端负责人但其未能胜任,不过始至终并未承认刷屏文章中韩冬辉的 “联合创始人” 及 “技术负责人” 身份。有趣的是,陈羽翔曾在知乎回答 “如何寻找技术合伙人” 的问题,并且反复提及 “忽悠” 二字,声称

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满足他的生存,还是能忽悠他过来的。

陈羽翔表示,已经邀请投资方创新工场协助其梳理公司股权结构和情况,同时也澄清,尽管之前没有股权期权的明确划分,但是始终按照游戏项目分红的机制进行的激励。

以下为陈羽翔知乎回答全文:

从来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上头条。过去两天里,很多人以为我在整理材料试图让剧情反转,但这并非我所愿,老韩是我第二个员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兄弟阋墙,不出恶声。

这两天我主要在反思,以及跟团队沟通。关于期权,我的确存在拖延问题。不过有两点需要澄清。第一是,我们天使轮后就再没有融资,公司一直没有明确的市场化定价,而且游戏行业变化很快,起伏很大,所以团队当初商定等到下一轮融资再划分,这是团队共同决定的。

第二,公司的期权池(总股份 10%)一直都在,是留给公司员工的,这是团队跟投资人一直都明确的事。而这两天种种激烈言论也让我想清楚了,股权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我已经邀请创新工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督促我妥善分配股权。

2010 年底,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就踏上了创业的道路,虽然很幸运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但没有经验的我还是有很多事没有足够快想明白,股权问题只是之一。作为一家整个创业过程只从投资人处融资 240 万人民币的草根公司,我们苦过,但创业没有不艰苦的。我也希望自己每个时期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但很多时候自己也是迷茫的。

我们是从一个 WAP 手机社交网站开始创业的,因为活不下去,硬着头皮转型到游戏行业,但 2011 年中国的手机游戏业还非常小,所以也是挫折不断。直到遇到了后来的研发跟发行负责人,很有幸我们一起创造了一款成功的产品。这款后来成功的游戏上线时全公司只有十多个人。公司赚多一点钱之后,就做了分红。老韩当时获得了 200 万,这奖金中包含了我对他当时付出深深的感激以及对他未来的期望。

有朋友告诉我,你这样做你要小心,现金发太多,有些人会丧失斗志。这句话并不是针对老韩的,而是针对我当时分红的所有同事的。我基于自己的情感,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游戏行业是一个辛苦,而又风险极高的行业,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产品能持续运营多久,也不知道还能否做出更好的产品,甚至对于一个如此青涩的团队,未来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我们都没把握。但无论今天看这笔分红是不是对的,在当时大部分人都是满意的。公司盈利后整个团队都有状态下滑的迹象,我当时心态也有懈怠。

具体到老韩相关的事情上,2013 年之后他已经明显不在工作状态,我虽然多次和他沟通,但没有给出明确的赏罚。过去三年我让他先后担任了多款产品的后端负责人,都没做好,他也没被要求承担任何责任。一度因为这件事,曾有同事跟我大吵,说我只是不停给老员工机会,让公司的标准很不清晰。其实我也真的感觉到,创业跑到一定时候,很容易发生的就是老员工能力跟不上。

但我一直抱有幻想,觉得只要好好培养,给以足够的机会,一定会成才的。我一直希望,早期的老员工不要掉队,能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一起成长,成为公司的顶梁柱。我当时对创业的理解,大部分的人跟着我需要的是机会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这个观点现在看来是很天真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我应该有更合适的时机解决股权问题,但我应该做好的问题不止这一个,还有如何协调好公司新老员工交替问题,如何让公司保持成长,这几个问题是交错在一起的。

特别是 2014 年之后整个手机游戏行业巨变,我们公司也遇到了不小的挑战,给了我逃避期权相关冲突的借口。这次事件让我反省,也会在近期作出变化。

老韩是我第二个员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也是我最想能够跟我创业获得回报的人,甚至在当初设计奖金金额上,跟其他人发生冲突,我也在解释他的贡献。但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说明,我们创业开始时只有五个人,大家只是想着一起做一款产品,没有 title,也没有明确的股权承诺。2013 年在公司  80 人的时候,组织结构才建立,也是游戏公司典型的工作室制作人制。这些年来游戏业主要都是靠项目分红制给成员奖励。

最后,我非常真心的感谢老韩在悍将早期对公司的付出,并真诚祝福他未来的事业顺利生活美满,无论如何选择,我们都还年轻,未来的前途虽然仍旧会有坎坷,但希望明天会更好。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