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s Torvalds:Linux 先生,Geek 之王

公司

2012-03-23 10:40

在开源世界,Linus Torvalds 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有太多的词可以形容他:技术天才、大神、开源领袖……。他开发的 linux 对开源软件运动功不可没,是所有 Geek 们的最爱。在移动领域,采用 Linux 内核的 Android 系统正走在征服世界的道路上。

Linus Torvalds 的业余爱好改变了世界,同时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这个性格温和的芬兰人不乏惊人之语,而他的批评常常言辞激烈,不留情面。就在两周前,他批评 OpenSuse 的开发者是一群傻瓜。

近日,Wired 网站拜访了 Linus Torvalds,让我们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个传奇人物吧。

Linux 先生,Geek 之王(三个孩子之父)

在 Linus Torvalds  的奔驰 SLK 敞篷车上,挂着这样一副车牌:外框上写着 ” Linux 先生,Geek 之王”(Mr. Linux. King of Geeks),正中间的大字则是”三个孩子之父“(Dad of 3)。这简单的几行字很好的概括了他的双重生活。

一方面,他是开源世界的领袖级人物,Geek 心目中的偶像;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家庭男人。

如果你遇到 Linus Torvalds,他看起来是个举止温和、朴实的芬兰裔美国人。和他一起生活的是妻子 Tove,三个孩子,一只猫,一只狗,一条蛇,一条金鱼,一只兔子和一个宠物鼠。他们舒服地生活在 500 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波特兰北部 Oswego 湖附近。房子是黄色的——他最喜欢的颜色——他的奔驰车也是这种颜色。

但他和邻居们并不相同。他的奔驰车总是快速启动,挂着高档,油门踩到底。没有小心翼翼,没有犹豫……在他的壁炉上摆满了毛绒企鹅。

 linus-plate

自由生活

从 Geek 的标准来看,Linus 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虽然他没有创办过任何公司,但是他无需为生计奔波。Red Hat 在公开上市之前曾给了他一些股票,现在大概值 100 万。 Linus 说这是他从 Linux 上赚到的最多的钱。

Linus 的工作由 Linux 基金会资助。他可以飞往世界各地做演讲,也有自由的时间来实现自己的激情:潜水,他甚至开始写开源的潜水日志软件。当问到他是否有什么遗憾的时候,Linus 说

“完全没有”,他说,“实际上,正好相反。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他接着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创办公司的话,那肯定不是因为我想要创办公司。我关注于技术方面,因为那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对乔布斯说不

毫无疑问,在 Linux 的发展中,除了开源软件运动的大趋势之外, Linus 个人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谈到 Linus 对 Linux 内核的影响,Wired 网站将其类比为乔布斯对苹果公司的作用。

Torvalds 对 Linux 计划的领导,不全是编写代码,而是仲裁争端,做出技术决定,以确保计划向正确的方向前进。Google 的 Allison 说,这和乔布斯对设计细节的狂热关注很相像。

“乔布斯拥有设计方面的出色品味,他创造了人人喜爱的漂亮产品”他说,“Linus 有技术方面的品味,这使得他与众不同。他能够看着所有潜在的、相互竞争的方案,然后一刀见血的说,那才是正确的选择。”

”他很擅长这个“,Allison 接着说,”这意味着他有时会很混蛋,但是他干的很好。“

Linus 从未见过比尔盖茨,但是当他在 Transmeta 工作的时候,乔布斯曾邀请他去苹果总部,并想要雇用他,条件是放弃 Linux 开发。这对于 Linus 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而且他讨厌 Mac OS X 的 Mach 内核。

”我说了不“。Torvalds 回忆说。

linus-penguins

咖啡的味道

在采访 Linus 的过程中,Wired 编辑们见识了 Linus 对细节方面的迷恋。Linus 将编辑们请到家里之后,就开始制作 espresso 咖啡。在他的厨房里有一个全新的 Jura espresso 咖啡机,这是 Linux 基金会买给他的,价值 3000 美元。Linus 和他的妻子抱怨咖啡机有问题,因为制作出来的咖啡有金属味。

他递给编辑们一杯咖啡,问”你们能品出来吗?“

这杯咖啡味道很好,就像来自外面的好咖啡店。

成熟之年

对于 Linus 来说,Linux 的风暴之年已经过去了。如今的 Linus 已经不再是激进的创新者。”从我个人来说,不再喜欢激进的全新设计了“,他说,”我们已经做过了激进的重设计,并且我们做过的许多事情都有很好的原因,现在这个阶段再去进行激进的变革将是愚蠢的。“

对于每年的 Linux 内核大会,他并不喜欢,认为非常无聊,缺乏乐趣。实际上对于科技,Linus 都不想谈论太多,他宁愿去写下来,”我觉得面对面讨论科技很烦人。你没法写下代码“。

他更愿意讨论政治、潜水、公共学校现状,或者咖啡的味道。

图片来自 Wire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