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魔兽带入中国的九城最近过得不太好,你还记得在艾泽拉斯逝去的青春吗?

公司

2017-03-16 10:18

你还记得第九城市吗?就是那个把《魔兽世界》带入中国的公司。它现在还好吗?你在艾泽拉斯的朋友们现在还好吗?

第九城市的往事和新闻

2004 年 12 月,第九城市(以下简称:九城)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价交易。在此之前,九城已经成功运营了《奇迹(MU)》,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2004 年 4 月 1 日,九城拿下暴雪旗下《魔兽世界》的代理权,开启了《魔兽世界》在中国的传奇故事。

但在 2009 年,网易取而代之,成为《魔兽世界》的大陆独家运营商。关于这段历史至今也还是玩家、业界讨论的话题之一。而九城和魔兽分手的原因也有很多猜测,主流的观点有以下三个:

暴雪太强势,为两家公司的裂痕埋下了隐患;2007 年暴雪的老对手 EA 入股九城,这件事是激怒暴雪的导火索;暴雪认为九城提供给玩家的服务远远达不到他们的标准,因此转向了新的合作伙伴。

失去《魔兽世界》后的九城从此也走下了神坛,逐渐沉寂。而九城的股价也在 2007 年到达巅峰 52.44 美元后一路下滑,现在已经跌到了 1.03 美元

(第九城市股价长期徘徊于 1 美元)

跌跌不休的股价,也让九城将面临被纳斯达克 “劝退” 的风险。

根据九城近日发布的一个公告

九城在过去连续的 30 个营业日未能达到持有股份最低 1500 万美元的要求,不再符合纳斯达克全球市场的持续上市规定。九城必须截止在 2017 年 8 月 21 日之前达到最低要求,并且要连续十个工作日内保证不低于 1500 万美元。否则将收到被纳斯达克除名的通知。

除了资本市场的麻烦以外,九城的游戏业务开展得也不是很顺利。被九城董事长朱骏认为是 “复兴产品” 的《火瀑》,直到现在也没能和国内的玩家见面。关于游戏的负面新闻此起彼伏,无法正常登陆、拖欠员工工资,或是核心员工离职。

《魔兽世界》这款游戏后来的故事你也知道了。在网易的代理下,《魔兽世界》已经发布到第六部资料片《军团再临》(也称为 7.0 版本),收费模式也由点卡变成了月卡。而网易也一直与暴雪保持着默契的合作,2016 年 9 月两家公司续签了在华游戏运营权,暴雪旗下《魔兽世界》、《星际争霸 2》、《守望先锋》、《暗黑破坏神 3》、《风暴英雄》以及《炉石传说》所有新内容的运营权都将延续到 2020 年 1 月。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魔兽世界》在中国的这十二年,游戏行业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游戏行业朝着端游增长无力、手游突飞猛进的趋势发展。2016 年,端游市场份额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实际销售收入为 582.5 亿元,同比下降 4.8%。而这一年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 819.2 亿元,同比增长了 59.2 %。

这也是手游的实际销售数额第一次超过端游。

在《魔兽世界》里,每个玩家都有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

从九城的风光到它的落寞,再到端游给手游让位。还有多少人记得在艾泽拉斯逝去的青春?爱范儿(微信 ID:ifanr)听了四位魔兽玩家的故事。

老乌是从 2007 年开始玩《魔兽世界》的,目前在北京一家动漫公司工作,玩游戏的频率已经从 “一有机会就去” 变成 “偶尔”。这大概和工作的繁忙也有一定的关系,接受爱范儿(微信 ID:ifanr)采访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老乌刚从办公室走出来。

春节期间老乌登陆了《魔兽世界》,看到好友头像是一片灰色,大多上线时间已经停留在了几年前。于是老乌到处跑了跑地图就退出了游戏。

老乌认为,这款游戏影响了他的人生。最开始,是在一个大哥哥家接触了《魔兽争霸 3》,玩了一会游戏后开始播放 CG,原本就喜欢魔幻题材的老乌一下就被迷住了。

从这天开始,老乌放学一有机会就去小网吧玩游戏。老乌回忆起他的 “第一玩”,还是忍不住的情绪激动。

那天我刚进暴风城,音乐一响我就兴奋了,在网吧里大喊大叫。回家后几天睡不着,做梦都是在跑地图。

上课,老乌的心也在艾泽拉斯。他的书和课本上都画满了《魔兽世界》。每次上课之前在课本上画几个大圈,再慢慢的填进去一座塔、一个拐角,慢慢的就把场景画出来了。画了多少课本?老乌已经记不清了,不过这个习惯从初中到大一从未变过。大二开始老乌不怎么去上课了,他的书才免遭一劫。

说到这里,老乌给我发来一张图,他今天也画了。

(老乌的作品:虫、奥格、屠夫)

第二个玩家是柠檬,采访他的这天不巧,正是他决定 AFK(弃坑)的日子。原因是——月卡到期了。

柠檬说道,7.0 之后他就不常上线了。他无法接受英雄的陨落,瓦王的逝世。另一方面,柠檬不喜欢越来越电竞的魔兽。他心中的《魔兽世界》是有一群志和道同的兄弟,一起嗨,没事了去各个地图走走,看看美丽的艾泽拉斯。不用担心自己的等装、DPS 不够不会有人瞧不起。

柠檬从高中开始玩魔兽,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正在准备毕业论文的大学生。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打开《魔兽世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大多数时候,柠檬会在空闲的时间玩一会《阴阳师》。游戏玩了大半年,依然没有抽到 SSR 的他已经成为了中级非酋。柠檬说:

是信念在支持我继续玩下去。

(眼下,《阴阳师》是最受年轻人喜欢的游戏之一)

疯橙是隔壁的室友带它入坑的。那是一个疯橙没有带宿舍钥匙而室友又不在的日子,原本只是想到隔壁去蹭个座位。正巧这个宿舍有一个同学是 “服务器第一奶骑”,就这样疯橙开始在同学的带领下成为一名魔兽玩家。

后来他发现,这位同学压根不是什么 “服务器第一”,当时说带疯橙不过是想三倍经验一起练级罢了。

对于这段被骗的经历,疯橙已经释怀了,毕竟在游戏里疯橙遇到了即将成为老婆的女孩子。而当年的那位同学,依然单身。

这或许是命运的惩罚吧。

疯橙一边说一边大笑。

2012 年,听这周杰伦哼哼哈嘿,玩着《魔兽世界》的肯德做了一个决定:放弃高考。回想起这件事肯德感到有些后悔的。辍学的原因是他太喜欢《魔兽世界了》,根本没有心思学习。说到这个,肯德有急忙补上一句:

但从来没有后悔玩了《魔兽世界》。

没有参加高考的肯德后来离开了老家,去到广州打工。2014 年肯德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打工挣钱、一个人在出租屋里醒来、一个人在街角的餐馆吃饭。那是肯德玩游戏玩得最频繁的时候,日子在开团打副本中度过,他曾经为了打决战奥格瑞玛,从下午一点在网吧呆到晚上八点。

现在肯德已经不怎么上游戏了,从事服装跟单生意的他正在积极筹备自己的淘宝店。

这几个故事,只是《魔兽世界》玩家里的沧海一粟,在艾泽拉斯大陆上,这些算不得什么。但他们身上都有着魔兽玩家共同的特点,不论是离开还是留下,关于《魔兽世界》的记忆,将成为他们人生中一段难以忘怀的旅途。

而《魔兽世界》,它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游戏之一、最挣钱的游戏之一。围绕着《魔兽世界》有数不清的利益纠葛。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九城的沉浮也在商业世界自然规律的范畴之内。

所幸的是,对九城来说,不会有人否认曾经《魔兽世界》有一个时代叫做:九城时代。

那么,你在艾泽拉斯又有什么故事呢?

题图来自:《魔兽世界》奥金顿废墟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