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s Around Me:一个应用引发的血案

公司

2012-04-02 08:00

血案,是指一篇博客写死了一个应用。

其实这个应用本可以不死的,它只是在道德层面出了一些问题,但《这款骇人应用不仅在未知情情况下跟踪女性,它将唤醒 Facebook 隐私政策》的标题,扯上 “Facebook” 这个 “大旗” 来作虎皮,直接宣告了它的死刑。——在 Facebook 上市前容不得任何差错。

缘起

Girls Around Me,跟 “麦当劳优惠券” 一样,从标题中就能读出这款应用的功能:寻找身边的女孩。找到之后做什么?有一个浪漫的情境:你约了女朋友在某个咖啡馆见面,时刻扫描(次数多了要交费)看她到哪里了,然后向她显摆科技的强大。但更多的俗人,应该是约会,聊天,办事……

如果只是停留在这个层面,Girls Around Me 可能面临更多的是道德问题,比如与它同款的 Grindr 是相安无事的。但 Girl Around Me 走得更远,它接入 Facebook API,浏览者不仅可以扫描到你身边有几个女孩(也有扫描男孩功能),还能知道他们分别是谁、做什么的、在哪里上过学、在哪里渡过假、兴趣爱好是什么、对约会态度如何、家里有什么人、家人宗教信仰如何、单身与否、性趣取向、年龄……——所有你在 Facebook 上记录的东西。

《骇人应用》这篇博客的作者是 Cult of Mac 的 John Brownlee,他试玩了 Girls Around Me 两个多月。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用这款应用做对不起他女朋友的事情——由文章来看,他经常当着女朋友的面向别人演示这款应用——但他困扰于道德层面的问题,一直没有下笔。直到他发觉应该以此为契机,提醒人们关注自己在 Facebook 上的隐私设置,才写成了这篇万字长文

骇人应用

在一次例行的演示中,Brownlee 启动了 Girls Around Me(GAM)。启动页面挑逗的女性舞者设计,引来朋友的哄笑(功用不言而明)。进入应用后,他点击左上角的 “雷达模式”,GAM 马上在他身边找到了几十个妹子。

朋友:这些都是应召女郎吗?

Brownlee:不不,她们都是普通的女孩。

朋友:这些女孩都是从哪里来的?是你地址簿里的人吗?

Brownlee:根本不是。她们是最近在 Foursquare 刚签完到的 Facebook 用户。人越多,右上角的热度显示仪指向红色。

朋友:这些人都知道自己处于别人监视情况下吗?

Brownlee:可不一定。要设置你的 Facebook 和 Foursquare 的公开度非常复杂,这意味着人们并不一定了解它们的隐私政策。大多数社交网络是默认开放所有的个人资料。

朋友:但她们都知道自己在被别人扫描?

Brownlee:Foursquare 不允许你不认识的人扫描到你,但 Facebook 可以。

Brownlee 点击了一个叫 Zoe 的女孩。进入的页面是一屏幕照片,用图是 Zoe 的 Facebook 主页上的头像。下方有一个大大的绿色按钮(上图):照片和信息。点击后进入 Zoe 的 Facebook 个人主页。Brownlee 看到了以下信息:

  • 单身,24 岁
  • 曾在 Stoneham 中学和 Bunker Hill 社区大学就读
  • 喜欢旅行
  • 喜欢的书是《飘》
  • 喜欢的歌手是 Tori Amos
  • 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从相册里,又得到以下信息:

  • 好多张晚上在酒吧与男生的照片,由此推测喜欢约会,喝多之后会很欢热
  • 最喜欢的酒是冰沙调制的玛格丽塔(Margarita)
  • 她最近在罗马度假,她在海滩上拍了照片,看到了比基尼照片

根据这些信息,多个成功约会的脚本已经准备好了:

  • 我原来也是 xx 中学的,跟你差两个年级,那里的老师……
  • 我非常喜欢《飘》,Tori Amos 的歌真的非常好听(等着惊呼吧)……
  • 我不喜欢被人束缚,最大的梦想是无拘无束地行走天涯……
  • 我上周去了罗马,那里的海滩景色实在太美了……

血案

以上是 Brownlee 演示的情境。

12 月 Girls Around Me 上架至今,已经有 3 个多月,这三个多月里,这些情境应该不止于演示,像 Facebook 的精准广告一样,如此精准的约会,应该为不少人所使用(3 月 31 日晚 9 点半 Girls Around Me 的声明显示,这款应用已有 7 万多人使用)。

但 3 月 30 日 Brownlee 的文章出来后,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

首先是 Foursquare 发表声明,称 Girls Around Me 违反 API 政策:

这款应用违反了 API 政策,所以我们联系了开发者,并关闭了他们的 API 接口。

接着是 Brownlee 更新博客,他发现 Girls Around Me 已经从 App Store 下架(前后相差 28 小时),下架的原因不知是苹果封杀,还是开发者主动撤除——由于 Foursquare 已经关闭了 API,软件基本无法使用。

Facebook 方面,对 Cult of Mac 博客的回应称,将提醒用户调整自己的隐私设置,以从源头上阻止这类应用跟踪他们。

Brownlee 在 4 月 1 日早间(北京时间 4 月 1 日晚 11 点)再次更新博客,对 Girls Around Me 开发者 i-Free 的声明进行反驳。i-Free 的声明中提到,他们 “是隐私政策讨论的替罪羊,我们看到这波负面严重误解了 Girls Around Me 的目标、动机、功能和约束力”。但实际上,i-Free 网页上对 Girls Around Me 的描述,给自己留下了把柄:

想坠入爱河,还是寻找一夜情?Girls Around Me 可以帮助你!Girls Around Me 能显示最火爆的夜店有谁,怎么可以找到她(他)们……浏览本地活跃姑娘们的照片,点击他们的相册,你还可以发现更多她们的信息。

Brownlee 说,Girls Around Me 的 “明确” 市场定位,可能会使 “跟踪癖和强奸犯也可以使用”,从这一点来说,Girls Around Me 的 “目标和动机” 完全没有减少人们的憎恶感(第一篇博客中,他身边的朋友们表达了强烈的担忧和憎恶)。此外,i-Free 的声明中提到其目标是:“使人们出门或在城里闲逛时,可以更便捷地找到志趣相投的人,或发掘新的好玩地方”。这个 “文艺的目标”,相比于推荐页那句大俗话,显得多么冠冕堂皇。

而对于 i-Free 声明中所提到的 “人们不允许匿名使用 Girls  Around Me”,Brownlee 的反驳同样也是有力的:站在明处使用 Girls Around Me 的人确实不可以匿名,被扫描到的女孩完全不知情,这等同于匿名。“我在酒吧里瞟一眼某个女孩,没法立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但 Girls Around Me 可以。”

当然,i-Free 的声明对 Foursquare 关闭其 API 的事件进行了抗议——市面上有很多类似的应用在使用其 API,却安然无恙。但 Foursquare 关闭 API 显然伤到了 Girls Around Me 的筋骨,由于最基本的 “雷达扫描” 功能没法使用,他们主动从 App Store 撤下了应用。

隐私政策讨论

虽然 Brownlee 在写博客的时候,强调 Girls Around Me 应用本身不一定罪恶,并鼓励人们下载这个应用——“向别人演示我所演示的”,教人们如何阻止 Girls Around Me 这类应用跟踪他们,用隐私政策来教育他们。但显然,如 TNW 所预言的,这篇文章的发布,即预示的应用的死期。

关于隐私政策,由 Girls Around Me 引发的讨论刚刚开始。

Cult of Mac 在向苹果官方和 Girls Around Me 开发者——莫斯科的 i-Free 询求进一步评论(i-Free 最终给《华尔街日报》的 Digits 博客回复评论,而非向 Cult of Mac 置评)。可以预见的是,西方国家互联网的发展,隐私问题会像鬼魅一样,时不时地冒出来困扰诸如 Foursquare、Facebook 这样的大公司。

尤其是对于 Facebook,扎克伯格的愿景是建立一个完全透明的社交网络:

“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透明,这种趋势会是未来 10-20 年所有变化的动力……人们自行把信息放在网上,并且自行控制他们的信息和整个系统的交互。”

后者,Facebook 在引导用户自我保护方面显然做得还不够。

事情的发展,会朝着 John Brownlee 踌躇两个月后最终动笔时的初衷——教育人们对隐私政策的理解——的方向发展吗?

题图来自 Cult of Mac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