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Evernote CEO:我们在革新 “个人生产力”

公司

2012-05-15 08:00

Evernote 在今年 3 月开始筹备进入中国,5 月 10 日在 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由 CEO Phil Libin 宣布正式进入中国。Phil Libin 演讲次日,我们就关心的商业模式、对中国市场的看法、本土服务器、手写笔趋势、公司未来等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整个采访时间为 30 分钟,但仍然时间有限,我们只提了我们最关切的问题——事实上据 Evernote 中国同事说 Phil Libin 在一天半时间里安排了 34 场 “one to one” 式的采访,每场 15 分钟。采访中 Phil Libin 解释了 Evernote 何以成为百年公司——“我们认为自己是个人生产力工具,目前距离上一个生产力工具革命 Microsoft Office 已经过去 25 年了”。

感谢我们的美国成员李栋整理英文采访录音,他将在 5 月 21 日- 23 日前往纽约报道 TechCrunch Disrupt NewYork 大会,敬请关注他给我们带回来的报道。

ifanr:我们采访过一些中国的笔记类软件,他们告诉我一个信息:对于笔记类软件,1% 付费用户可以养活 99% 的免费用户。您曾在两周前宣布 Evernote 付费用户比例为 25%,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去除 1% 成本,剩余的 24% 的 Evernote 付费用户付的钱能够直接转化为 Evernote 的收入来源?

Phil Libin:虽然我也希望如此,但并不全然这样。虽然我们有非常健全的盈利机制,但需要指出两点,25% 并不是针对我们所有的用户,而是指我们的最老的那批用户。

对我们而言,使用 Evernote 时间越久的用户对我们而言更有价值,因为他们更倾向选择付费。

举个例子,用户在注册的第一个月里,只有不到 1.5% 的用户会升级到付费账户。而当用户使用越久,他们选择升级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当我们回顾最老的那批用户——已经使用了 4 年的用户们中有超过 25% 成为了付费用户,这个比例现在仍在增加中。当然,也因为我们正在高速成长,我们拥有了更多新用户,所以整体的免费和付费用户比例比 25% 低很多。平均收费用户占整体用户大概只有 5% 左右,但正如我所说的,随着公司的发展和用户群体更加成熟,这个比率会随之上升。

你谈到的那个 1% 的数字对笔记软件公司来说是差不多准确的,而 Evernote 不仅仅只是笔记软件,它还有在线截图(webclip)、音频、文件存储等扩展应用,所以我们对我们而言,大概 1-2% 的付费用户就可以让我们实现盈利。至于开销方面,当然我们聘请了大量工程师和设计师开发维护各个平台的各个版本。因此,虽然这可能是一个毛利颇高的生意,但我们依然有着开发等方面的开支花费。

ifanr:“增值付费” 模式(free-premium)是 Evernote 已经确立了的商业模式吗?

Phil Libin:是的,我们所有的收入都来源于此。我很喜欢这个模式是因为它很直接。许多公司都采用了非直接的商业模式,即他们并不是直接从用户而是通过广告和联盟伙伴获得收入。这样做无疑会增加了获得收入的困难程度。因为这时你不仅要讨好取悦消费者用户,还要让广告主和其他人满意,增加了复杂性。所以,Evernote 的商业模式更简单,也更容易实现盈利。

 ifanr:Evernote 在中国的付费用户比例有多大?您昨天说今年年底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 Evernote 第二大市场。你对于接下来马上会快速涌进的中国用户,有什么样的营收预期?您认为中国人愿意付费吗?

 Phil Libin:让我先回答你最后的那个问题,我当然认为中国用户会为 Evernote 付费。虽然我听说了很多建议说中国用户很不同,我却不这么认为。但我觉得中国用户和全世界其他用户一样,愿意为自己喜欢的软件和应用买单。所以,当用户在免费使用 Evernote 并开始离不开它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忠实的付费用户,这也是 Freemium 模式的妙处。

我们有预期中国用户的付费转化率会很高,但这取决于一些其他因素。因为我们并不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公司,而是通过本地工程师和开发者来帮助我们实现本地化。我们希望学习苹果在中国成功的方式。

我们目前在中国一共有大约 110 万用户(全球总用户 3000 万),我们预期在年底的时候会有 300-400 万中国用户。是否会超越日本的话还要看看日本市场的用户增长速度。

而现在中国的付费用户比例还是较低的,大概有 1% 付费用户,一万多人。但进入中国市场前,用户的支付渠道是有限的,用户必须拥有西方国家的信用卡并以美元支付。而现在我们可以为印象笔记置入本地化的支付方式,所以中国的付费用户将会享受更方便的方式,也帮助我们提高付费用户的比例。


ifanr:Evernote 很 “本地化” 的一个运作是把服务器架设在中国,这个举措遭到一部分 Evern
ote 中国用户在 Twitter 上进行抵触。您怎么来安抚他们?怎么来消除美国媒体对于采取类似举动的公司的各种疑虑?

Phil Libin:在 Twitter 之前有许多讨论说 Evernote 将会把在美国服务器的中文用户数据搬移至中国服务器,我们当然不会这么做。也因此我们提供了两种方式,你仍然可以使用已有的国际服务器账户,也可以注册开启新的中国服务器账户。当然,在中国服务器的账户会有更快的同步速度和本地化支付方式的支持。用户大不用担心我们会转移任何数据,中国服务器和国际服务器是互相独立不相连的。

对于公司而言,我们希望实现两个目标: 一、我们将服务器安置在中国是希望中国用户获得最好的用户体验;二、用户有选择自己数据存放在哪一个服务器的权利。我们不希望用户担心自己的数据被转移或者被保存在自己不希望保存的地方。

我们在中国讲的,与我们在美国、在世界其他地方讲的并无二致。如果你在美国使用 Evernote,没有切换到别的服务器,你使用我们的服务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我们想说的是在中国架设服务器会让 Evernote 在中国使用起来更稳定、更快速。

ifanr:ifanr 对 Evernote 一直保持密切的关注,但从你们收购的对象,比如最新的 Penultimate,之前的 Skitch、Notable Meals、Readable 等来看,你们是在做 “加法” 吗?为什么?

Phil Libin:Evernote 希望提供用户都期待的服务应用。所有我们的努力都是希望用户工作更加高效,交流更畅通,都关乎个人生产力。

当我们看到很多公司里的人使用 Skitch 时,我们觉得非常棒。所以我们希望让它成为 Evernote 产品的一部分以获得更好的整合性。Penultimate 也是如此,当我们收购它以后,它和 Evernote 的整合度更高,也变得更加流行,包括我自己也正在使用它。到目前位置,我们一共收购了 5 家小公司。所有的这五个应用之前都在 EvernoteTrunk 中使用我们提供的 API。所以我们收购这些应用都是因为我们喜欢使用它,而不是因为仅仅考虑他们的盈利能力和潜在用户群。

ifanr:Evernote 怎么看待手写笔的趋势?我们知道乔布斯是反对手写笔的,但 Galaxy Note 好像卖得不错。

Phil Libin:我认为手写一种很自然直接的输入方式。而通过新的技术(ipad,penultimate),整个体验将大大提升。所以我们认为将来手写将成为一个可能的趋势。我们的中文手写输入识别还并不十分完善。所以我们中国团队的一个任务就是大大增强中文手写输入的识别率,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功能。

ifanr:我们知道 Facebook 2008 年开始做开放平台,它已经明确撇清一点——“第三方开发者能做的事情我们不做,尽量都交出去”,事实上他们也是这么做的。Evernote 做加法过程中,也同时面向开发者提供开放平台,这在将来会有潜在的冲突吗?

Phil Libin:当然一些潜在的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但我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就是营造一个开放透明的平台。我们是一家身体力行的公司,我们所实践的计划都是我们先前所承诺的。我们告诉开发者我们的计划是什么,他们可以根据我们的计划来制定自己的方案。如果在他们递交在 trunk 中的应用拥有很好的用户体验,我们还会帮助他们推广。简而言之,我们希望尽可能的开放和透明,和开发者保持直接的沟通。最重要的是,我们期待具有竞争力的新特性,将来可以整合入 Evernote 中。

ifanr:Evernote 将来某一天会像 Instagram 那样卖掉吗?——我们知道 Instagram 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在卖掉公司前一年,也是踌躇满志的。

Phil Libin:我们不会出售公司。Instagram 是一个非常棒的公司,Kevin 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个人十分了解 Kevin。他在他的位置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与此同时,Facebook 也做出了非常正确的决定。我认为对双方而言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正确决定。

我私下和 Kevin 对于这件事情有过好几次交流。我觉得如果我身处他的位置(25 岁,第一家创业公司,13 个员工),我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但如果我,Phil,作为 Instagram 的 CEO,我应该还不会出售 Instagram。不过我们处境不同,Evernote 是我第三个创业公司,我也不会只有 13 个员工。不过对于 Kevin 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正确且令人惊讶的决定,谁能想象一个只有 25 岁的 CEO 能将自己的公司以 10 亿美元出售给 Facebook。这也意味着之后的日子里,他可以用这些钱完成任何他想去实现的愿望,他也可以创造出第二个百年公司。

但对于 Evernote 来说,我们不会这么做。无论对方出价如何,我不会 100% 的出售公司。而我宁愿以 10% 的公司价值获得投资人的投资。所以,如果明天有人要以 100 亿美元来买 Evernote。我会去找投资人说公司的市值是 100 亿,我同意获得 10% 的公司估值获得等值的投资。Instagram 的例子是当收购人愿意花费数倍于投资人的金额收购公司,那么选择被收购就是值得的。而 Evernote 刚刚完成一轮 1 亿美元的融资,有人估值 Evernote 至少有 10 亿美元。但目前坦白说没有一个公司会花费 100 亿美元去(10 倍于估值)收购一个公司,所以从数字上来看,很难有公司有能力真正收购我们。

ifanr:Evernote 对于笔记软件这个市场怎么看?美国日本也许可以算比较成熟了,但据我们的观察,中国市场是非常不成熟的。

Phil Libin:我们不能只讲自己定位为笔记类软件,我们认为自己是个人生产力工具。你知道在过去 5 年中,大多数成功的公司都是和社交或者娱乐有关,但还没有一个真正的个人生产力革新出现。回溯上一个生产力工具革命还是 Microsoft Office,但那是 25 年前。所以我们真的觉得 Evernote 是对个人生产力的新定义,它可以让你更聪明,更高效。我们认为这是非常巨大的市场,不论是在全球那一个国家。

并且我认为对于个人生产力工具,全球化的产品才能赢得市场。相比社交网络更需要本地化支持和改善。在个人生产力工具的竞争中,全球化的公司更具有竞争力。所以如果正在这个市场的中国公司如果真的想超过 Evernote,他们应该将自己视为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为全球各地的人们提供个人生产力工具。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

ifanr:我们知道,在硅谷,大公司会花钱去收购优秀的创业公司,但在中国不一样,更多的是直接抄袭。Evernote 作为估值 10 亿美元的大公司,将来会不会考虑收购中国本土的创新公司?还是入乡随俗,直接使用竞争对手的某些先进技术?

Phil Libin:我们认为最稀缺的资源就是时间。如果我们发现已经有公司拥有了这些我们需要的技术,我们会倾向去收购这个技术,团队和人才,因为这样你就不用花费时间去重新建造,不用分心。我们宁肯去花时间去创造一些全新的,市场上没有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拷贝他人的东西是一种节约开销的方式,我觉得这是一种短视,尽管你可能在短期内节约了一些钱,但长期来看你失去了很多有用的时间。

我认为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Facebook 当然可以自己开发一个 Instagram 类似的应用,当然也不用花上 10 亿美元。(10 亿美元大概可以运作 20 个团队一起开工)。但 FB 非常明智地选择了收购,他们可以立即获得这些功能,这个产品,并且迅速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头者。因此,我们的策略也是首选收购,但如果对方不愿意这样和我们合作,那我们可能会去选择自己开发这些功能,但我们本身并没有任何拷贝现有东西的兴趣。

ifanr: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一件往事:去年您在 TechCrunch Disrupt Beijing 大会上回答 Sarah Lacy 的提问时,提到一个 “反 Zynga” 的概念,我印象非常深刻。现在回过头来看,在让人们 “使用” 碎片时间,而非是 “消磨” 碎片时间的道路上,Evernote 是不是与 Zynga 走得越来越远?这条道路距离您的梦想还有多远呢?

Phil Libin: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个 “反 Zynga” 概念是 TechCrunch 创造的而不是我们。我们只是从诸如 Zynga 这样的游戏娱乐公司获得了一些启示,他们创造了非常吸引人,抓住人心的游戏产品,数亿用户都选择了使用(玩)他们。我们也希望做到像 Zynga 那样的成绩。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也是充满乐趣,吸引人,并且同时你能完成自己的工作(使用我们的产品)。 所以说这并不是对 Zynga 的批判,而是去让自己的产品和 Zynga 的产品一样吸引人的同时,帮助人们完成自身的工作。 这是 Zynga 带给我们的启示。

我觉得我们还远没有达到目标。现在可能只有最终目标的 1%,所以还有 99% 需要努力。这也是我对我们产品感到非常兴奋的原因,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可以去做,去完成。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