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作业帮往小猿搜题里放黄色信息,这路数怎么就这么熟呢?

公司

2017-08-15 17:37

小猿搜题和作业帮,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两个陌生的名字——毕竟这是属于 00 后们的产品了。然而,这几天两家公司却在网络上刷足了存在感,倒不是因为各自都拿到了 1.5 亿美元的融资,而是因为色情信息引发的一出宫斗陷害与反陷害戏码。

学习 app 出现黄段子,小猿搜题说是同行陷害

事情大概要从几天前说起。

8 月 9 日晚,知名博主@当时我就震惊了 发了一条微博,称小猿搜题作为学习类的 app,却教学生写黄文,上面甚至还出现了 “约 X 信息”。随后包括@黄濑濑濑濑、@互联网的那点事、@苦逼老湿 等著名段子手都纷纷转发。

不过,这件事当时还未引起太大关注,原微博的转发量也只有 3000 多。但根据段子手们都已经分公司抱团(@黄濑濑濑濑 和@苦逼老湿 属楼氏公司,并与@当时我就震惊了 常有互转)的情况来看,这次联合转发更像是一次商业行为。

紧接着,又出现了第二波关于小猿搜题涉黄的报道。中国教育电视台在 8 月 10 日的新闻栏目中,报道了一位家长 “李先生” 自己发现孩子以做作业为名,在小猿搜题上偷看黄段子的事。人民网等媒体在微博上也发布了相关视频和新闻。

于是,小猿搜题便被贴上了 “黄段子”、“涉黄” 等标签。不过,身陷丑闻并没有影响它的融资进程。本月 14 日,该公司宣布获得新一轮 1.5 亿美元的融资。

然而,更重磅的消息还在后头。

就在宣布融资消息后,小猿搜题终于就近日的 “涉黄” 风波进行了回应,表示是来自同行的栽赃陷害。

小猿搜题联合创始人李鑫还原了他们的调查过程:

  • 发布涉黄内容的这些账号采用了虚假 IP 地址,同时使用了非法的手机号码注册,这些手机号在运营商的状态均为未售出。
  • 小猿搜题发现发布此类信息的账号都是出自 3 台设备,而这 3 台设备在 2016 年 10 月至 2017 年 7 月又通过 5 个不同的 IP 访问过小猿搜题。
  • 经查询,这 5 个 IP 地址均指向了 “作业帮” 办公所在地,作业帮 CEO 侯建彬也曾使用其中的 IP 地址登录小猿搜题。
  • 通过电话来电记录和通话录音对比查证,节目中出镜的家长 “李先生”,真实身份为作业帮销售员工王某,节目中播出的客服采访被人为剪接过。

(图片来自:威锋网

对此,小猿搜题得出的结论是,平台上的涉黄内容实为作业帮办公室的设备所发布,并且作业帮又指定公关公司将这些内容截图,在微博上进行传播,企图损坏小猿搜题名誉。

这是我见到的史上最肮脏的攻击陷害行为,简直是触目惊心,而且还发生在了教育行业。

李鑫在媒体沟通会现场如此说道。

作业帮否认,小猿搜题已报警

被小猿搜题指证为 “幕后主指” 的作业帮大有来头。它原本是百度知道团队内部的 K12 问答学习平台,于 2014 年推出,在 2015 年 9 月开始独立运营。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在市场渗透率方面,作业帮和小猿搜题分别以 19.7% 和 10.3% 占据前两名。两家无疑都将对方视为最重要的竞争对手。

无独有偶,作业帮也在 8 月 14 日当天宣布获得融资,金额同样为 1.5 亿美元。

在小猿搜题揭露作业帮不当竞争后,后者速度作出回应,表示真正冤枉的人明明是自己,因为在融资过程中,作业帮 “持续遭遇来自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坚称 “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言下之意就是涉黄这锅我们不背,是小猿搜题借机抹黑作业帮。

然而,对于小猿搜题方面列出的种种证据,作业帮并未进行反驳,也未拿出相应的证据,所以尽管一再强调涉黄事件与他们无关,但这样的回应似乎显得有些苍白。

百度方面则对爱范儿表示由于作业帮目前属于独立运营,百度不方便表态,一切以作业帮的回应为准。

尽管已经从百度中拆分出来,但作业帮与百度之间关系看上去并不像官方所说那样泾渭分明。

在李鑫和张小龙的微博中,均把作业帮称为百度作业帮。不过目前百度和作业帮的关系有些复杂:航母计划是在百度内部一系列对投资者开放百度资产的项目,百度外卖和 91 桌面,以及本次涉事的作业帮均是该计划的项目。

另外,在此前的采访中,作业帮 CEO 侯建彬对媒体表示,百度的品牌及搜索基因、产品团队保障了作业帮题库搜索类产品的质量,完成了用户的快速聚集。

(作业帮的股东信息)

目前,百度也是作业帮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 46%。因此,虽然目前作业帮分拆独立,但从出身基因,技术积累,以及股权架构来看,作业帮和百度的关系极为紧密。

因此,鉴于百度这几年并不是太好的名声,作业帮的百度背景让它在这件事的舆论支持上处于劣势。

而作业帮的声明一出,还把一个人惹毛了。和小猿题库同属于一家母公司的粉笔蓝天 CEO 张小龙,在作业帮发布声明的微博评论中破口大骂,其怒火大家可以感受下↓↓↓

我们联系到了小猿搜题联合创始人李鑫,他告诉爱范儿,他们所掌握的证据和逻辑链清楚完整,由于可能涉及到刑事犯罪,他们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等待进一步处理。对于作业帮的矢口否认,李鑫表示:

我把证据全都拍到他脸上了,指名道姓说了他。他就像无赖一样,反正你乱说,我不和你打口战,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公关策略,想故意误导媒体。

在遵循 “有人骂总比没人理好” 的互联网,互相揭短、互怼已是常态,尤其是处在融资阶段的创业公司,负面消息更是成了标配。前有滴滴写 Uber “黑文”、神州专车拍广告炮轰 Uber 不安全,后有小米和出门问问因语音技术反目成仇,前不久还有 ofo 和摩拜互曝贪腐……就连大公司之间的相处都是常年处于 “不相爱,只相杀” 的模式,京东和天猫每年的掐架还少吗?

想看更多大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关注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后台回复「恩怨」即可查看。

只是这次涉及到的却是教育行业,不管是哪方蓄意抹黑,发布不良信息这种手段未免过于下三滥,要知道,两家平台上的用户都只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下次同行竞争,还是换种方式比较好。

至于往竞争对手产品放黄色信息这种事,也让人感觉似曾相识。想想 Google 当年离开中国,好像也是因为被媒体曝光称搜索结果中含有大量不可描述的内容吧?

题图来自:Top Study Worl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