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就是粉色的巧克力,要来攻陷你的少女心了

生活

2017-09-15 11:36

老夫的少女心啊!

乍一看,会以为这句话描述的,只是每个男孩子心底藏着的少女心,事实上,这句话里的 “老夫”,还可以指代内心坚毅的 “女汉子”。

简而言之,无论是好男儿还是女汉子,这段时间的少女心都爆得噼里啪啦的。

为满足大家对 “少女心” 的需求,爱范儿(微信号 ifanr)要给大家介绍一种天然就是粉色的巧克力——“红宝石”(Ruby)巧克力。

全球最大可可加工商百乐嘉利宝(瑞士)近期正式宣布,他们成功研发世上第四种巧克力——带着天然粉色的红宝石巧克力(不添加色素或果浆),并声称,这是自 1930 年代白巧克力问世后,80 年来首个新巧克力品类。

(红宝石是第四种巧克力吗?)

“红宝石” 的制作原料是红宝石可可豆(Ruby cocoa bean),产地位于拉丁美洲的厄瓜多尔、巴西以及非洲的象牙海岸。

(红宝石可可豆和红宝石巧克力)

这种豆子自带的果味和颜色,使得巧克力制成品呈现出一种天然的粉色,口感“不苦涩、没有奶味、也不甜,反倒是拥有一种由莓类果味与浓厚顺滑感组成” 的 “新味觉体验”。

红宝石巧克力是(和其它巧克力)完全不同和聪明的产品。

(红宝石的)味道很清淡,像水果,不知不觉就一块接一块地吃,因此,比起传统巧克力,消费者能吃更多。

巧克力专家甘迺迪如此评论道。由于百乐嘉利宝是可可加工商,并不会直接面向消费者,因此,这种红宝石巧克力的具体可上市时间仍未落实。不过,百乐嘉利宝已经在英国、美国、中国和日本进行市场调研,并表示

我们在关键市场的反馈都不错,中国市场尤其如此。

(上海的红宝石巧克力品尝会,图自 《纽约时报》

虽然百乐嘉利宝声称 “红宝石” 是 “第四种巧克力”,但巧克力专家顾问 Dom Ramsey 对此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在不了解制作过程的前提下,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不过,无论是否可被承认作为 “第四种巧克力”,单凭颜色来看,“红宝石” 已经赢了,因为它的颜色就和 “千禧粉” 一样,那是一种 “自带流量” 的颜色。

虽然粉色巧克力还没上市,但粉色椰子汁却是本夏少女心必备。搜索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后台回复关键词「粉色」,获取购买方式。

“千禧粉” 潮流下,粉色成了美食的竞争力

(图自 the cut

当国内年轻人的 “少女心” 被翻译成国际潮流用语时,那就成了早已流行好年的 “千禧粉(millennial pink)”。这系列潮流色早已从时尚设计界一路渗透到美食界。

据尼尔森统计,桃红葡萄酒去年经历了全球双位数增长。10 年前就开始生产桃红葡萄酒的 Chateau d’Esclans 酒庄,当时的全球年产量只有一万箱,今年的预计产量近四万箱。

除此以外,粉红烈酒也成为了备受年轻人追捧的新品,无论是威士忌、龙舌兰还是白兰地,只要带上粉色就会更好卖。

(图自 Fortune

在近几年成为新潮流的椰子水家族中,能天然变成粉色的椰子汁更是备受宠爱。

(图自 Epicurious

据悉,椰子水变成粉色,是因为其中含有大量名为多酚氧化酶的抗氧化剂,当暴露于氧气和阳光下一定时间后,就会变成粉色。而那些多酚氧化酶量较低的椰子水则不会变粉。因此,也有部分人也将粉色椰子水视为更健康的椰子水。

(图自搜狐

肯德基在今年 5 月也在国内推出了名为 “粉色力量(Pink Power)” 的汽水,虽然听说口味不怎样,但大家还是很乐意拿来拍照。

(图自推特

“网红制造厂” 星巴克也在今年夏天推出了 “渐变粉饮品(Ombre Pink Drink)”。这是一款用椰奶、柠檬和冰茶调制出的夏日特饮,一如既往地占据了社交网络。

(图自 Thrillist

而且,千禧粉入侵的不仅是食物本身,连餐厅都都沦陷了。

著名伦敦餐厅 Sketch 里有一个房间叫做 Gallery,每隔两年,餐厅都会找新艺术家来重新设计这个房间。2014 年,英国艺术家 David Shrigley 和设计师 India Mahdavi 将这里变成了粉色,由于太受欢迎,餐厅决定一直保留这个颜色。

(图自 This Is Glamorous

2015 年 4 月,“网红” 餐厅 Dimes 在纽约下东区开了新店,并在里面放了张粉色桌子。到了 2016 年 9 月,由于预定这张桌子(来拍照发社交网络)的人实在太多,店主决定把它拿走,以免造成更多混乱。

(图自 Eco18

2016 年,纽约市开了一家全粉的意大利餐厅 Pietro Nolita ,从设计装潢到菜式,全都带有粉色元素。

(图自 the cut

粉色怎么就成了千禧一代的代表色?

人们对 “千禧粉(millennial pink)” 这系列颜色的潮流趋势起源众说纷纭。

(是的,千禧粉并不是一种颜色,而是一系列颜色,图自 Voicer

有人认为这是 2014 年的全粉调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带起的风潮。

(《布达佩斯大饭店》剧照,图自 Mtime

也有人认为,这是非营利组织国际色彩行销协会(Color Marketing Group)在 2014 年钦点的 “新兴颜色”Shim 带起风潮的(潘通也是该组织成员之一)。

那是一种介乎于粉色和肉色间的色调,而名字 “Shim” 则是由单词 “she(她)” 和 “他(he)” 结合而成,以体现其无分性别的中性性质。

(图自 the cut

而苹果在 2015 年发布的 “玫瑰金(rose gold)” 配色 iPhone,也有推波助澜之功劳,至少男用户也没排斥这个颜色。

(图自 TechnoBuffalo

2016 年,潘通了粉系的晶粉色(rose quartz)作为 “年度颜色”,随后还将粉系的淡茱萸色(pale dogwood)选为 2017 年的春季颜色,实力把粉色系推到更广的领域。

(图自 This Is Glamorous

潘通推广是一方面,但这系列颜色可以普及开来,根本还是在于千禧一代对性别流动性和中性风格的拥抱。而且,50% 的千禧一代认为颜色并不需要和性别挂钩,大家只是喜欢他们觉得好看的颜色。

(粉色的 Drake 和 Harry Styles)

说起也有趣,粉红色这种颜色,在从前曾被认为是一种代表男孩的颜色。

18、19 世纪天主教盛行的国家认为,粉红色是被稀释血液的颜色,而穿粉色的男生是最有男子气概的。

(图自 color is powerful

1918 年 6 月的《女士家居杂志》也曾刊文提及:“普遍认为男孩用粉色,女孩用蓝色。理由就是粉色是一种意志更坚定、力量更强大的颜色,更适合男孩;而蓝色,更精致,更娇柔,给女孩用,会更漂亮。”

(1910 年更衣男孩纸娃娃,他的搭配有不少都很 “女孩”,图自 Diply

书籍《Pink and Blue: Telling the Boys From the Girls in America》作者 Jo Paoletti 认为,粉色是在二战后才开始被赋予 “女孩” 标签,基本上是出于对军事衣着风格的对立而形成的,并经过了好几代人才把这个观点固定下来。

而到了现在,这个曾代表男孩的坚定意志,也曾代表女孩的可爱的颜色,终于 “进化” 至当今 “中性而好看” 的定位。

(Rihanna 和 Puma 合作的 2017 年 Fenty x Puma 系列,图自 the cut

至于为何是粉色而不是和它并列的蓝色流行起来?可能是因为粉色本来就是一种可以安稳人心的颜色。甚至,还有研究指出,一种名为 “Baker-Miller Pink” 的粉色是最能平静人的颜色。

一个颜色之所以会流行,因为它体现了我们所处的年代。我们生活在动荡的年代,人们在寻求平静。

潘通颜色机构副总裁 Laurie Pressman 如此解释道,她表示浅粉色可以让人联想到健康和正念(mindfulness)。

奇葩服饰公司 Vollebak 曾用 “Baker-Miller Pink” 做了过一款号称 “最能使人放松的卫衣”,搜索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后台回复关键词「粉色」,了解更多。

至于 “千禧粉” 的潮流到底还能红多久,谁都说不准。但这么一个无论男孩女孩都可以 “少女心爆棚” 的时代,也是挺好的。

题图来自 Pinterest,未标明出处图片均来自百乐嘉利宝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