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眼中的 Windows Phone

新创

2012-05-25 19:35

吴疆拿了今年微软 “创新杯”Windows Phone 项目第一名。昨天晚上约他在咖啡馆聊了将近 2 个小时,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微软搞 Windows Phone 开发者生态圈建设,大公司不积极,就找学生来突破”。看得这么通透,不禁让我对微软的 “学生包围城市” 计划感到一丝担忧。

不过微软在教育市场的努力,得到的回报也是丰厚的。比如一年一度的 “创新杯” 已然成为软件开发竞赛领域的奥林匹克级赛事。昨天下午跟 Xight 两位项目创始人聊到微软给他们的帮助,他们甚至给予 “没有微软,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超高评价。而吴疆同样盛赞微软在开发工具、学习资源、正版软件各方面的大力支持。

“创新杯”Windows Phone 项目第一名

吴疆率领的四人小组叫 Nest,来自华中科技大学软件学院。今年 4 月获奖的项目叫 Nest,我问他中文名字是什么,他想了一下,说出一个很学究的叫法:社区老人监护系统。Nest 由 Web 端和手机端构成,Web 端是医生护士控制,由他们安排老人的日程;老人在手机上查看医生为自己作出的安排,执行输液、吃饭、散步等活动。

Nest 能够获奖的原因,吴疆说是因为其中运用到的音频传输数据的技术。医护人员将安排好的日程发送到老人手机上时,吴疆选择了用音频口来传输数据,而放弃了蓝牙和 Wi-Fi 传输方法。至于不选择蓝牙的原因,有两个:一、耗电量大;二、蓝牙只开放了音频接口,未开放数据接口,不能通过蓝牙来传输数据。不选择 Wi-Fi 的原因,除了不支持传输数据之外,成本高是另一个原因——“一个 Wi-Fi 模块卖 200 元,我在淘宝买音频口,加运费 15 个才 25 块钱”。最后选择音频口,就集成了四大优势:最大兼容性(3.5 mm),低功耗,低成本,操作方便。

对于 Windows Phone 项目第一名的奖项,吴疆并不满意。昨天下午他看到我在跟杨硕和李今在聊天,晚上见面的第一个话题就是 “我觉得软件设计奖第一名应该是我们。Xight 他们是一个硬件项目,由它来拿 ‘软件设计’ 奖好奇怪”。他半调侃地说英国新来的那个评委不熟悉规则,把软件奖颁给了硬件项目。

吴疆的失落源于团队的付出。为了瞄准 “软件设计” 奖项,他邀请了曾经在 2009 年获得 “创新杯” 第一名的学长来当自己的 “导师”,在项目方向给给予指导,可谓吃透比赛规则和细节。就像高考考前估分一样,他们在比赛前也给自己的项目估了高分,志在必得。甚至为了这个第一名,他与学长 “导师” 进行多次激烈争吵,“最终做出来的产品,是多次磨合、调整后的东西”。

在评奖过程中,评委对 Nest 音频数据传输技术很感兴趣,吴疆自己却对此轻描淡写。“这不是非常创新的技术,在 iOS、Android 平台都有了一些类似的产品。我们所做的工作是重写音频传输协议,通过软调制解调来实现它。只是 Windows Phone 平台应用少,你在这里做应用更容易被发掘。” 又是一句大实话。

聊聊 Windows Phone 生态

吴疆是华科软件工程专业大三学生,湖北武汉人,1989 年生人。在学校的时候他自己搞过 Android 开发,得了个二等奖。我让他讲讲 Android 开发和 Windows Phone 开发的不同点,他一下子讲出来 6 个 Android 开发不如 WP 开发的理由,力挺 Windows Phone 意味浓重:

  • 没有所见即所得的开发界面
  • 开发工具不好使,微软 Visual Studio 功能强大
  • Android 模拟器太慢,WP 瞬间打开
  • C# 比 Java 更容易上手
  • Android 版本太多,兼容性门槛高
  • Android 应用商店庞杂,难以挣钱,WP 只有微软一家
  • 微软支持学生开发群体力度大,资源多

我让吴疆谈谈他看到的 Windows Phone 不足之处,他比较谨慎地列了几条:

  • 用户量少,开发者积极性可能比较难以调动
  • Windows 8 将来想打通 Windows Phone 8,但现在微软步调谨慎,如果继续追求 “大而全”,可能 Windows Phone 的流畅感就没了
  • 不开放代码底层,只能用 C# 撰写,一些开发者 C++、C 开发经验的积累派不上用场,很多开源代码也无法使用

我最近一直在体验 HTC One X,纳闷的是为什么这个高配置的一款手机还会经常有卡顿和丢帧,Lumia 800 的 1.4 G 单核处理器还能跑得非常欢畅。吴疆同样盛赞 Windows Phone 的流畅,“界面简单,UI 占的内存小,速度很快”。对于 Windows Phone 目前只支持 800 x 480 一种分辨率的现象,吴疆站在开发者角度说 “很爽”。我说将来 Windows Phone 8 可能会支持四种分辨率,这对于开发者来说会不会增加开发压力。他说 Windows Phone 开发采用的是类似于 HTML 5 的 Xaml 开发语言,可以实现屏幕自适应。而图片的分辨率,则由于在开发的时候可以通过 Xaml 语言导入矢量图和 AI 图,大小屏幕显示都是无损的。

关于诸如 800 x 480 分辨率这样 “统一度量衡” 式的举措,一周前 Windows Phone 开发平台高级经理严飞在北大 “春苗计划” 上演讲时也提到过。基本可以认为 Mango 7.5 是为开发者服务的,消费市场的众多怨言,等到 9 月份由神来解决问题吧。

我问吴疆做 Nest WP 手机客户端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他说了两点自己的教训:颜色配色要写死,不要使用系统默认配色(default 值),黑即黑,白即白;字体也不要使用 “default”,写死为微软雅黑。“这样可以减少测试的时间”。

对 Web 端的偏好

除了用两个月时间做出 Nest 项目来 “创新杯” 参赛,吴疆更多的是偏好于 Web 网站。他今年读大三,已经在学校学工处管理着多台 IBM 服务器。“为各个院系建站,可以拿到 5000-6000 元/个的收入,后期维护费还有 400 元/月,这笔钱对于学生来说是挺不错的”。

吴疆也接社会上的外包活儿。“第一次被坑得很惨”,吴疆回忆到,“那是一个电信的项目,电信外包给一个人,那个人再跟我们接触。刚开始给的价格是 6000 元,但到手只拿到了 4000 元,被扣掉了 ‘网络费’1000 元,押金也交了 1000 元。而且当时我们只能去他们指定地点写代码,全部在内网写,代码带不走。” 不过吴疆拿到 4000 元还是很高兴,“买了一部电动车,在校园内骑很拉风”。经过这次外包经历,吴疆感叹还是学校的老师 “靠谱”:“他们至少不会骗你”。

除了在外面接活儿外,吴疆自己搞了两个网站,一个叫 “宣讲会查询系统 ”,一个叫 “好么”。前者已经小有名气,每天 20 万的 PV,曾经卖过一天 1000 元的广告价。这个系统会用爬虫去各个高校抓取校园讲座,并把页面放到自己的域名下。网站素雅的风格非常具有气息,不过他们正在谋划下一阶段的盈利模式,暑假可能会改版。

另一个网站 “好么 ” 则像是一个实验项目,是一个 “帮扶” 网站,几乎没有用户。直白地说,这是一个 “找跑腿” 的网站(“服务交易平台”)。比如你在玩游戏,需要带 2 份米饭,那么付 2 元/份的跑腿费就可以让人给你带饭了;当然,也有很实用的场景:在外实习的学长,由于没有精力去学校学工处领某个证书,你可以帮他跑一趟,他支付 10 元。吴疆自己通过这个网站挣过 20 元,一次是帮 4 个人带饭,2.5 元/份跑腿费(或曰 “小费”);一次是帮学长取证书,10 元。——对于后者,大四学生可能会有比较深的感触,我当年就麻烦过学校的老师去取过两次证书,如果 10 元钱能搞定,自然不必麻烦老师们。

吴疆现在正在申请北大/清华的保研指标,暑假他可能会到北京实习。昨天深夜送他回去的时候,我提了两个建议:不要迷恋 web,全情投入移动端;要做事业,来北京。他临下车之前,说觉得晚上 12 点咖啡馆聊天这样的经历太神奇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