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暴跌的瑞波币,4 年前斩获“全球最聪明公司”,却预言今年 ICO 会覆灭

产品

01-18 08:33

本文发布于 DeepTech 深科技(微信公众号:mit-tr),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近日来大受追捧的数字货币市场出现了严重的一轮暴跌状况,首当其冲的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下跌 28%,一度低于10,000美元。而在此番下挫之中降幅最为严重的当属目前市值第三大的数字货币——瑞波币,数据显示,瑞波币的价格一度低于 1 美元,跌幅接近 46%。

不过,这已经不是瑞波币第一次遇到发展瓶颈了,上周三,一向表现亮眼的瑞波币开始领跌市场,自 1 月 4 日高点以来的回落幅度已经扩大至 50% 以上,这导致部分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去年高达 300 倍的涨势是否合理。

2018 年伊始,瑞波币(XRP)市价一路暴涨,其市值曾一度逼近到了 1500 亿美元左右,又一次超过了以太坊而成为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其联合创始人 Chris Larsen 更是因为这次瑞波币的暴涨而一度跃进了全球财富排行榜前十名。

(瑞波币市值目前暂排第三)

其实,早在数字货币还没有如今这么火热的时候,Ripple 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家公司还曾入选过《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2014年 “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入选的理由则是“这家创业公司发明了自己的数字货币,用更低的成本进行跨境交易,尤其是帮助贫困地区的人们参与全球贸易”。

(2014年 “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

在今年开年,瑞波币同样赢得投资者的青睐,很多投资者都将瑞波币视为 2018 年加密数字货币领域的投资洼地,都在憧憬着瑞波币成为下一个比特币的情景。可是现实又是如何呢?毕竟,作为 2017 年回报率最高的加密数字货币(全年增幅 36018%),瑞波币原本旨在简化跨境支付的初衷似乎被不少人遗忘了。

风头一时无两

瑞波币又名 XRP,是 Ripple(瑞波)网络的基础货币,它在整个 Ripple 网络中流通的总数量为 1000 亿个,并且随着交易的增多而逐渐减少,它由 Ripple Labs(其前身为 OpenCoin)公司于 2012 年发行。

Ripple 项目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的支付网络,用户通过这个支付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其操作简便快捷,交易确认在几秒以内就可以完成,交易费用几乎是零,没有所谓的跨行异地以及跨国支付费用。

打开 Ripple 的官网,我们可以看到它自称为是世界上唯一针对全球支付的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专为解决全球实时跨境支付而生。

(Ripple 的官网)

其实 Ripple 项目最初的创办人是 Ryan Fugger,并不是 Chris Larsen。而且早在中本聪还没有发表比特币白皮书的 2005 年,Ryan Fugger 就想搞一套去中心化的货币结算系统,来应对不同货币之间的支付对账。

这个项目的初衷就是要建立一个分布式的 P2P 清算网络: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银行,可以签发、接受借贷,同时又作为借贷通道(例如 A 想向 B 借钱,他们互不认识,却正好都认识 C,那么 C 就可以作为 A、B 的通道,C 先向 B 借钱,然后再把钱借给 A,间接实现 A 向 B 借钱)。该项目几乎依靠 Ryan Fugger 一个人的力量支撑下来,并获得了一定的成功。

但 Ripple 的用户一直不多,仅流行于若干个孤立的小圈子,原因很简单:Ripple 的设计思路基于熟人关系和信任链,一个人要使用 Ripple 网络进行汇款或借贷,前提是在网络中已经存在他的朋友,否则无法在该用户与其它用户之间建立信任链。

(增加UNL(特殊节点列表)团之间的连接,可以组织系统分叉,保持系统一致性)

机缘巧合之下,Chris Larsen 和 Ryan Fugger 见面了。Chris Larsen 先前在网络金融领域已经摸爬滚打十多年,曾创立过多家公司。Chris Larsen 觉得 Ryan Fugger 的构想很有前景,于是他接手了 Ripple 项目,并和 Jed McCaleb 在 2012 年创办了 OpenCoin 公司,并获得了多家风投机构的投资。后来 OpenCoin 在 2015 年改名为 Ripple Labs,以便随着比特币的热潮大力地运营和推广 XRP 加密数字货币。

(Chris Larsen)

瑞波币发行之后备受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的关注,每个瑞波币的单价在 2013 年 5 月份一度达到人民币 0.15 元,但其后由于种种原因,又经历了价格的大跌,跌破了 0.02 元。随后在 2013 年底,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XRP 价格一度达到了 0.5 元以上。

但是 2014 年初,由于瑞波币运营公司 Ripple labs 的联合创始人 Jed 宣称要在 2 周内抛光其所持有的全部 90 亿个瑞波币,引起了市场极大的恐慌,瑞波币的价格也很快被打压到了人民币 1 分以下,达到了历史最低点。

(瑞波币诞生至今价格的惊人涨幅以及近期的暴跌)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像其它加密数字货币一样,瑞波币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大体上是跟着“币王”比特币的暴涨而上涨、暴跌而下跌。其实,瑞波币在这两年一直在和以太坊争抢老二的位置,除了今年开年这次占据过老二的位置之外,瑞波币此前也超越过以太坊而成为全球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

然而它并不会是下一个比特币

现在很多投资者都盼着瑞波币的价格有朝一日也能涨到比特币现在的价格。但是,瑞波币和比特币的概念完全不是一回事,推而广之,所有的加密数字货币的基因都是不同的。

首先,比特币依赖于运行代码的“矿工”网络(比特网)来验证交易并保证货币安全。比特币的存在是用来奖励挖矿行为以维持这个网络的运行。但在瑞波网中并没有设置矿工这个角色,在 2012 年瑞波币诞生之初,定好的 1000 亿个瑞波币就已经全部产出。它的创始人保留了其中 200 亿个,剩下的交给了 Ripple 公司运营发售。

现在瑞波币几美元的价格与比特币一万多美元的价格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它的市值之所以能和比特币相提并论,就是因为它近千亿的货币数量,而比特币的数量只有不到 2100 万个。货币单价和货币数量上的差别也就决定了瑞波币根本不可能像比特币那样拥有较高的价值存储功能。

除此之外,瑞波币网络采用一种全新的共识算法(Ripple Consensus Algorithm)来验证交易。这种算法推荐客户去找特定的受信参与者来验证交易。这一点和比特币完全相反,在比特币网络中中,任何人都能成为矿工。

这样一来,瑞波公司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瑞波币的内部运作,也因此导致很多人认为它并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正如加密货币分析师 Ryan Selkis 所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瑞波币是“非常糟糕”的加密货币……

但是,瑞波币从来就不想成为另一个比特币。Ripple 公司从一开始就想让瑞波币成为金融机构用来解决全球跨境支付的“中间桥接货币”,以构建更快、成本更低廉的全球支付网络。因为现在的传统全球支付网络效率低下,且有很多中间环节。

虽然比特币也有类似功能,但与瑞波币每秒可以处理 1000 笔交易的性能相比,比特币每秒仅仅只能处理不到 7 笔交易的低效就实在上不了台面了,而且瑞波币的交易成本要比比特币的低很多。

据瑞波公司表示,现在超过 100 家的金融机构正在使用它们的技术。事实上,瑞波币近期的暴涨就和日韩多家银行发起的瑞波币技术试验项目有关。

除此之外,瑞波币的交易速度也比比特币快得多。比特币完成一次交易需要几个小时,而瑞波币只要几秒钟就能搞定。可以说,瑞波币真正的价值就是用于全球支付网络。而 Ripple 公司也公开表示,它们希望广大客户能注重 Ripple 协议的应用,而不是炒作瑞波币的价格,希望通过 Ripple 技术的推广来慢慢提升瑞波币的价值。

(瑞波币、以太币、比特币,及传统系统交易速度对比)

上周,Ripple 公司的现任 CEO Brad Garlinghouse 发推特表示,有部分的银行和支付供应商的确正在认真计划使用瑞波币技术,其中还包括全球支付巨头速汇金(MoneyGram)公司。

快速地成长引来了众多的竞争对手,包括硅谷风投教父 Tim Draper 旗下德鼎创新基金所投资的 SWFT 就已经将进攻目标对准了瑞波币,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他们甚至希望自己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 Paypal 或支付宝。由此也不难看出,Ripple 公司要想征服全球的金融机构以便让它们应用自己的技术无疑是要花费相当程度的时间和努力的。

(SWFT或许会有较好的成长前景)

毫无疑问,全世界的目光在 2017 年末都转向了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似乎各行各业都能看到它们二者的身影,就连原本卖冰茶的(长岛冰茶)、卖相机的(柯达)都宣布要进军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

事实上,现在全世界的加密数字货币共有 1300 多种类型,它们的总市值超过了 7000 亿美元——这比很多银行的市值都高。那么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在 2018 年的发展空间还有多大呢?Ripple 公司在它的官网上做出了自己的如下预测:

“如果说 2017 是 ICO(首次代币发行)的诞生元年,那么 2018 将是 ICO 的覆灭。今年上半年,我们将会看到这个不幸的预言成真。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已经在严厉打击许多非法的、欺诈性的 ICO。我们将会看到针对某些人的大量的法律诉讼、罚款甚至是监禁。这将会在加密货币市场产生大幅波动。但是,在那一段动荡的时期过后,真正有价值的加密数字货币将会继续存在,能拥有强大的现实应用场景做靠山,能得到真正合法的企业的支持,能解决我们社会中的实际问题。会有越来越多的加密数字货币争相为自己寻找合适的现实应用场景。我们预计数字资产市场将在年底前突破 1 万亿美元大关。最后我们可以确信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加密数字货币会垄断整个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存活下来的加密数字货币将会互相协作,各尽其才。”

正如其 CEO Brad Garlinghouse 所言:“加密货币并非一个零和游戏,三大货币完全可以共存。你会看到各种垂直解决方案,瑞波币专门用来解决付费问题,以太坊用来做智能合约,而比特币的功能越来越接近保值(Store of value)。这些目标并不冲突,事实上,我希望比特币和以太坊都能获得成功。”

可以看出,Ripple 公司对自己在行业中的前景所做出的 2018 年预测还是比较乐观的,但是还是有部分人士扬言加密数字货币的下场会很悲催。

“我相当确信,比特币及其它数字加密货币最终不会有好结果。”投资大鳄巴菲特在上周三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

当然,巴菲特之所以会强烈看空加密货币的发展,除了是因为它们爆炸式增长与老人家长期奉行的价值投资理念相违背之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如同全球的贫富差距拉大一样,数字货币市场目前出现了空前的“集中化”现象。

根据瑞士信贷银行 Credit Suisse 的分析师们的观察:现在 97% 的比特币仅被存放在 4% 的地址里。相比之下,全世界 1% 的富豪只控制的一半的财富。这种财富集中程度其实对数字货币的流动和可用性起到了限制作用。无论那 4% 的一小部分的地址的所有者是个人还是交易所,它都意味着在加密数字货币这场游戏中,仅凭几个关键人物就可以对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而难以回避的“垄断”问题恐怕将会超过目前数字货币所面临的一些争议,成为阻碍其未来发展的最大麻烦。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范儿,让未来触手可及。

累计已发布 85218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