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答题、AI 外挂和道德问题

产品

01-18 08:52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微信 ID:kesoview),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今年开年第一阵风,要算是手机实时问答游戏了。市场上瞬间冒出了一堆问答游戏,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百万英雄、百万作战……不一而足。各家比着撒钱,你 1 万,我 5 万,你 5 万,我 10 万,你 10 万,我 20 万,最后拼到单场奖金百万级。同时在线人数也跟着飙升,20 万,30 万,100 万,200 万……算下来获得一个活跃用户的成本从几毛钱到一块多,算是相当便宜,如此低成本收割用户和注意力的好事,似乎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然而,出来一帮搅局的。

王小川在微信朋友圈贴了个搜狗汪仔答题的视频,显示汪仔以近乎实时的速度给出问题的答案。这就像是一个游戏外挂,跟外挂不同的是,它并没有侵入和改变游戏本身。不过这个外挂还是让周鸿祎很是不爽,他在王小川的朋友圈留言说:“我们撒币,你们作弊,太流氓了。”嘿嘿,我喜欢“流氓”这个词。

(搜狗搜索 app 的介绍页)

(搜狗汪仔答题助手玩法介绍)

我原本以为做 AI 的公司借势营销一下,证明一下自身的实力也就可以了,没想到王小川并不满足于此,或者说他要借的势早在带汪仔参加“一站到底”电视问答节目时,就已经借过了,这一次他想把别人的用户也借来一用。因此,他把这个答题助手变成了一个人人可用的产品,随着“搜狗搜索” app 的更新真的发布了。

(百度简单搜索 app 的介绍页)

蹭热点的不只是搜狗,百度也迅速更新了“简单搜索” app,专门为支持答题发布了一个版本。据36氪编辑测试,百度 AI 回答问题的准确率相当高。

其实,这种答题外挂并不涉及什么高深的技术,无非是实时 OCR,加实时搜索,都是非常成熟的技术,机器的响应本来就在毫秒级,算上网络传输的时间,也不会超过 1 秒钟。如果时间充裕,人也可以通过搜索寻找答案,只不过 10 秒钟的答题时间设定,让人来不及完成这样的搜索罢了。这样说来,使用答题外挂的人相比不使用外挂的人,确实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并让这种挑战失去趣味性。

发布外挂道德吗?使用外挂道德吗?

这就像用抢票软件抢春运火车票,开发抢票软件道德吗?使用抢票软件道德吗?

答题直播平台当然可以通过改变题目来避开外挂的影响,但既然是知识问答,完全避开还是挺难的。你不能总是出“农夫有 17 只羊,除了 9 只以外都死了,还剩几只羊”这种脑筋急转弯的题目,或者“以下哪个是抖音的 logo 图案”这种搜索引擎不会答却白白送分的题目。

我猜,这些答题平台也许并不真的在意外挂,假如外挂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用户,他们为什么要抵制外挂呢?而且如果答题平台的终极目的是让答题者看广告,那么用了外挂的人也还是会看广告。现在趣店、美团、京东等公司已经成了答题平台的金主,烧别人的钱,赚自己的用户,这个生意如此完美,你管用户是怎么来的呢。

搜狗搜索和简单搜索目前只支持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如果百万英雄因为有外挂而吸引了更多的用户,那些痛斥外挂“流氓”的人,会不会反过来求被挂,求流氓?甚至干脆自己开发一个外挂?来呀,包你过关,包你成为百万赢家。

用外挂吸引用户会有任何道德上的不安吗?应该不会。

(中国各家问答直播的共同祖先 HQ)

新年大火的答题游戏,其实没有一家是原创者,他们都是直接照抄美国的一款同类游戏 HQ。这个被称为 2017 年最佳游戏的产品,上线至今不到半年,在美国已成为一个现象。元旦后齐刷刷上线的中国版 HQ,早在美国祖师爷刚刚崭露头角时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级产品,并开始动手山寨。最牛的山寨,常常也是英雄所见略同的。

这些山寨版的答题游戏,从模式,到产品形态,到界面和交互设计,全部模仿自 HQ。请明星主持竞答游戏,游戏中依次提出 12 道选择题,每题 10 秒钟作答时间。没有人改动这些设计,哪怕 12 道题改成 10 道或者 15 道,10 秒钟改成 12 秒钟,选项由 3 个改成 4 个,没有人改,一切都忠实原作,甚至连复活卡的设计都原封不动地从 HQ 照搬过来。仅有的不同,大概就是主持人不一样,而且讲中文。抄袭到如此惟妙惟肖的地步,似乎没人为此感到惭愧。

曾经大火的手机直播,如今似乎有点气息奄奄,问答游戏不期而至,颇有点为直播续命的意思,没人甘心放过这张复活卡。

这些直播平台花钱请一些 KOL 在朋友圈刷屏,用他们的垃圾海报,一天刷好几轮,同样没人为此感到惭愧,更不会觉得这行为流氓。在他们看来,每多刷一轮,就多一张复活卡。

问题在于,这个答题游戏又能火多久。

题图来自:搜狐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