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 VS 特斯拉!跃马确认将推纯电动超级跑车

董车会

01-18 09:36

还记得去年震惊世界的特斯拉 Roadster 2 么?终于,超跑一哥法拉利看不下去了。

如果这个世界需要一辆电动超跑,那么法拉利要去当第一个。

法拉利所属 FCA 集团 CEO 马尔乔内表示,意大利跃马正在准备一款纯电动力的超级跑车,它将赶在 2020 年特斯拉 Roadster 2 正式上市前和大家见面。

(马尔乔内,图自:彭博

人们已经为特斯拉超跑惊叹,我不是试图淡化 Elon Musk 的作为,但我认为这是大家都能做的。

要知道,就在去年 10 月(特斯拉超跑发布前一个月),法拉利还坚称电动化不符合法拉利品牌,“绝不会出现一台 100% 电动的法拉利。”

(2010 年法拉利混动概念车 599 Hybrid )

而不久前,另一传统超跑豪门迈凯伦也对外确认,自己正在测试一款电动跑车,定位直抵顶级限量超跑(hypercar)P1 的继任者,只是目前其性能还未达到满意。

2017 年 11 月 17 日,特斯拉在原定的自动驾驶卡车发布会上,毫无征兆的发布了 One More Thing——纯电动超级跑车 Roadster 2。

0-96km/h 1.9 秒,8.8 秒跑完 400m,极速破 400km/h……这样的骇人数据,可以完虐当下“三大神车”法拉利 Laferrari、迈凯伦 P1 和保时捷 918。

董车会作为当时受邀的唯一一家国内新媒体,现场围观了 Roadster 2 前所未见的 2s 破百起步,惊掉了三层下巴至今尚未恢复……

汽车电动化愈演愈烈,终于影响到了高处不胜寒的跑车领域。往早了说,2012-13 年,迈凯伦 P1、法拉利 Laferrari、保时捷 918 Spyder 相继发布。三家殿堂级的超跑车厂不约而同,都是首次为自家顶级限量旗舰使用了油电混合动力。

这便是所谓新·三大神车,然而此时一回头,竟已是五六年过去,早不再“新”了。

2016 年,初生的蔚来汽车用一台纯电超跑 EP9,刷新了纽柏格林北环赛道圈速纪录。虽然 EP9 是一辆无上路权的准赛车,但它初步证明了电动汽车在高性能领域的巨大潜力。

而当特斯拉 Roadster 2 开下特斯拉卡车拖车,整个超跑圈子、这个四轮世界的顶点都在那一刻改变。

无论汽油机死忠们对这些毫无声浪的家伙翻多少个白眼,都改变不了电动机可以轻易虐杀同级汽油机汽车的事实——至少现在在直线加速层面。

而且须知,现在露面的不论 EP9 还是 Roadster 2,都只是电动超跑发展的第一批次。当更多厂家在这个领域投入资源,除了声音之外的操控也好、圈速也罢,电动超跑全面压过汽油超跑不是什么难事。

从欧洲中心向北,速度之乡德国已经行动起来。保时捷反击特斯拉的电动四门轿跑 Mission E 箭在弦上,确定会在 2019、也就是明年量产问世。

海峡彼岸,F1 的故乡英国也摩拳擦掌。迈凯伦在为 2013 年混动旗舰 P1 打造继任者,其中就包含正在测试的纯电动原型车。

欧陆三大极速国度,剩下的只有意大利了。从去年 10 月还在对电动车嗤之以鼻,到今天确认 100% 纯电超跑项目的存在,不难想象在法拉利马拉内罗总部发生了什么。

只要我还是公司主席,我们就绝不会制造电动车。

五年前,时任法拉利总裁的卢卡·迪·蒙特泽莫罗言之凿凿。

然而一语成箴,2014 年,由于和法拉利所属菲亚特集团主席马尔乔内意见不合,蒙特泽莫罗宣布卸任,就此从法拉利淡出。上面那句承诺他确实做到了。

(恩佐·法拉利、尼基·劳达和蒙特泽莫罗)

蒙特泽莫罗何许人也?他在 70 年代进入法拉利 F1 车队,成功拯救了当时低迷的法拉利车队,在 75-77 年拿下三连冠。而他本人则迅速成为了恩佐·法拉利——这个又傲又倔的意大利老头最赏识的得力干将。

由于贡献出众,1977 年,蒙特泽莫罗被法拉利东家菲亚特召回,为整个菲亚特集团履职。

(1991 年的法拉利 F1)

1988 年,恩佐·法拉利与世长辞,法拉利再度跌入底谷。1991 年蒙特泽莫罗临危受命,重返马拉内罗总部执掌法拉利,从此担任跃马总裁直到 2014 年卸任。

蒙特泽莫罗是法拉利 70 年历史中的第二人物,并且是曾得到恩佐·法拉利本人认可的接任掌舵人。

然而风水轮流转,谁也没想到 2014 年,已是意大利最具权势人物之一的蒙特泽莫罗会黯然离场。

2014 年蒙总下台前,法拉利赴美上市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这正是菲亚特主席马尔乔内和蒙特泽莫罗分歧最大的事件之一。

马尔乔内需要将法拉利公司上市获得的资金,来支持 FCA 集团其他大众化品牌。而在跃马度过几乎半生的蒙特泽莫罗,当然更希望保持公司的独立性以免被公开财务和公众期许所累,保证法拉利跑车的稀有和格调。

结果有目共睹,胳臂最终没能拧过大腿,蒙特泽莫罗黯然卸任,马尔乔内入主跃马。可以说蒙特泽莫罗的离开,是促成电动法拉利和法拉利 SUV 的重要因素。

2015 年法拉利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曾经“绝不做 SUV”、“绝不电动化”的情怀豪言为营收与利润让步,从此可以说只是时间问题。

当一度比自己更执拗的意大利死对头兰博基尼,都推出了 SUV 车型 Urus,法拉利的 SUV 也基本板上钉钉。这次马尔乔内除了电动超跑计划,还对外确认了法拉利多功能车(SUV)的存在。这款基于法拉利 GTC4 Lusso 下代车型的 SUV 将会在 2020 年诞生。

至于电动超跑,法拉利还未透露任何细节,它更像是一个刚刚开始离现实甚远的计划。马尔乔内估计,到 2025 年每年售出的汽车中,内燃机动力占比将少于一半。这是法拉利对电动车态度转变的重要原因。

电动车相较汽油车动辄翻倍的动力数据,对这些习惯了 V12 的超跑豪门,既是诱惑又是考验。一辆毫无声响的法拉利还是法拉利吗?而一辆跑不赢特斯拉的顶级法拉利,恐怕同样是难免让死忠粉失望的结局。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