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 T.J:16 岁的 iPad 软件开发者

公司

2010-04-14 17:55

By Addy Dugdale from FastCompany.com | Echokou 译,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Tyler Jordan Pluhacek,大家都叫他 TJ,今年 16 岁,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以南奥斯威戈湖的一名中学生。他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和西班牙语,还是颇有成就的吉他手和口琴手,热爱二三十年代的蓝调和拉格泰姆音乐。他和妈妈、姐姐一起生活。对了,他是 0.99 美元的 iPad 软件作者。

你可能会想,一个少年程序员开发出的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软件——游戏或者更没价值的东西。TJ 不是这样。NoteLook 是针对学生和商务人士的一款工具,帮助你整理笔记。TJ 不是普通的青少年。他目标非常明确——当问到毕业以后想干什么的时候,他回答:“我在思考未来选择上花的时间比大多数人要多。等上了大学,我想修得计算机 和工商管理的双学位,以后成为一个企业家,开公司经营我自己开发的软件。”

修得(Obtain)?谁家的孩子用这个词?

TJ 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对计算机的兴趣。“我在父母的旧电脑上瞎捣腾,” 他对我们说,“经常会花几个小时解决电脑问题”。虽然一 开始接触的是 Mac,后来却转向了 Windows,“因为家里用的 Windows,我自己也对 Windows 系统更了解。” 过去的 7 年里他都在玩音乐,自称 TJ Moor,在大家开始向他要 CD 后,用演出的钱买了第一部 Mac。后来他发现大多数和音乐有关的计算机任务都无法用 Mac 实现,继而考虑完全用回 Windows——但发现能为 Mac OSX 和 iPhone OS 编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说,“一年前,我原以为我对电脑的兴趣全部在硬件上,后来发现自己对软件开发也有兴趣。这一年里面我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为 Mac OS X 开发软件 (iPhone OS 上的开发是更近的事了),爱好转化成了热情。”

今年 1 月乔布斯宣布推出 iPad 的时候,TJ 的兴趣真正爆发了,“我知道我必须为它开发软件。当时我已经开始为 Mac OS X 开发高效记笔记的软件了,iPad 的便携性和与用户的互动方式非常适合这款软件,我知道自己的想法会完美契合 iPad”。

没错,但首先你得买到 iPad。9 岁的小孩子为 iPhone 开发软件的消息吸引了广泛关注,但为还没面市的产品开发软件显然是更大的挑战。受 Apple 严格的安全协议所限,只有极少数开发者能提前拿到 iPad,TJ 就是其中一员。“为了在正式发售之前获得 iPhone/iPad 开发工具,我必须成为 iPhone 开发者项目的一员。开发工具中包含了 iPhone/iPad 模拟器,没有设备也能测试软件。虽然模拟器上也不是一切 OK,但却能最大程度地接近设备本身。”

发售之前,TJ 向 Apple 提交了 NoteLook,已经获准在 app store 上发售。十天前他在俄勒冈寒冷的雨中排了三个小时队,买到了努力为其开发软件的 iPad,这值得么?

“至少,拿到 iPad 的第一个礼拜,我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上面。我去哪儿都带着它,它能满足大多数人随时随地处理日常工作的需要,能力还远超与此。我唯一不满意的地方是不支 持多任务,但这个问题也不会存在太久,Apple 在秋季就会发布 iPhone OS 4 了。iPad 的是完美的移动伴侣,买了它以后我甚至都不用带笔记本电脑了”。

基本上 iPad 所有的内置软件都得到了 TJ 的肯定,虽然他不是游戏玩家,但下载的两个游戏 “ Asphalt 5” 和 “Super Monkey Ball 2” 却让他着迷。“我喜欢 iPad ——特别是上面的邮件和日程软件。我很感兴趣的是 iwork 的 Pages,但我不会用它来记笔记,因为 Pages 组织文档的方式太没效率了。这就是 NoteLook 切入的地方:我在课堂上甚至被允许把电子产品拿出来用。”

TJ 上周基本每天上学都把 iPad 带到学校,比起他之前偶尔带笔记本电脑到学校,现在方便多了。他说,“之前很痛苦,得把电脑放到另一个背包里以免弄坏,每次要用的时候还要拿出来开机”。现在 iPad “很棒。之前用笔记本电脑做的事都能用 iPad 做,小巧可靠,里面也没有硬盘,我可以放心地把它放在我的背包里”。

他的老师和同学怎么看?“一些微软的狂热者转转眼睛说,我把钱浪费在了一个大号 iPod touch 上,班上每个人和走道里的同学都停下来问我要 iPad 来玩。甚至几个老师在上课前和课间休息都问我要来玩。”

如果你认为 TJ 只是过于激动的苹果教徒,那也无可厚非,但很有可能你是错的。“大多数人都觉得 Apple 的产品是精品中的精品,却无视很多其他的优秀产品。iPad 是个了不起的产品,我是从非狂热者的角度评论的——我也把 Windows 和 Linux 当作基本需要。我用它们完成不同的工作”。

计算机行业有很多人不满苹果的硬件软件的封闭性。TJ 是否认为 Apple 扼杀了计算机的完善化?“其实我相信 Apple 的软硬件限制是件好事。这样能让产品更有序。如果 app store 没有完整的审查机制,什么东西都跑到 iPhone OS 上运行,对 Apple 和用户都是有害的。现如今有很多充满问题的软件,盗版也前所未有地严重,Apple 为了保证他们产品尽可能地有秩序,需要这样做。”

TJ 的年龄对其他开发者来说是问题吗?似乎不是。他有没有遇到同伴呢?“我还没碰到任何像我这样的青少年开发者,” 他说,“实际上我也不认识什么软件程序员。虽然什么都自学还是很困难,但通过在线开发者论坛我偶尔能解决一些问题,论坛上的朋友似乎不关心我的年纪,或者 认为年龄小是劣势。事实上我相信我在 NoteLook 上的工作已经起步了,因为我现在每天还必须记笔记,我反而知道对 NoteLook 来说什么有用什么没用。”

TJ 已经在开发 Mac OS X 上的 NoteLook 了,也在改进 iPhone OS 上的版本。他怎么评价 NoteBook 在 iPad 上的表现?“我对 NoteBook 在 iPad 上的表现批评更多。我已经有很多用户反馈了,正计划增加更多我自己和我的用户想在下一个版本上看到的功能。”

我第一次问 TJ 有多少人下载了 NoteLook 的时候,他绕开了这个问题。再问的时候,他回答:“在 NoteLook 发售的早期,我不想公布销售量的信息。但是我发现用户既有学生也有商务人士。” 听到这个回答 Apple 应该会很开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新营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创新,以及一切好玩的东西。相信新一轮互联网浪潮将为世界带来更多惊喜。

累计已发布 28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