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优雅的、惹人喜爱的封闭

公司

01-31 09:16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微信 ID:kesoview),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在科技和互联网行业,开放算得上是一种政治正确,而封闭,即使不是一种罪恶,至少也是一种邪恶。

比如微软,在很长时间里几乎就是邪恶的化身,它的名字经常被故意写成 Micro$oft,以表示对这个只认钱的邪恶帝国的鄙视。

当然微软受到攻击也并不全是无辜的,在很长时间里它认定 Linux 为代表的开源运动是毒瘤,对企业的知识产权构成威胁,不惜动用各种手段打击、丑化开源运动。而且微软赚了很多钱,多到让人恨。

微软证明,就算你的产品既不优雅,又不可爱,只要你把原本应该开放的东西封闭起来,只要你遵循实用主义至上的原则,就可以赚很多钱。

但是谁能想到,如今微软已经成了主要的开源项目贡献者,根据开发者网站 GitHub 2016 年的统计,微软首次成为该网站开源项目的最大贡献者。

(微软高居 GitHub 2016 年开源贡献者榜首)

对微软不满的除了开源运动的支持者,还包括乔布斯。乔布斯对微软偷了 Macintosh 的图形用户界面一直耿耿于怀,但他最瞧不上微软的,是品味。“微软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品位,一点儿都没有,”他说,“并不是狭义上的没有品位,而是广义上的,他们没有独到的见解,也不会在产品中注入多少文化……因此,我想自己之所以感到难过并不是因为微软成功了,我对他们的成功没有异议,大部分都是他们应得的。我难过的是,他们做的确实只是三流的产品。”

Apple自己,是另一个封闭帝国,其封闭程度远甚于微软,它因此遭受的攻击跟它受到的赞美几乎一样多。这一切都源于它的创始人,那个有着极强控制欲的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1984 年,首款图形用户界面的个人电脑 Macintosh 发布,第二年,微软发布了模仿 Macintosh 操作系统的 Windows 1.0,基本上是给 DOS 加了个劣质外壳。乔布斯对微软的行为大为光火,一方面是微软公然窃取 Apple 的研发成果,另一方面是窃取得竟然如此拙劣。

盖茨也并不认为微软的 Windows 做得有多好,他觉得 Apple 那么棒的系统软件不应该只运行在 Macintosh 上,应该像 DOS 和 Windows 那样开放授权。但 Apple 的封闭让他有点看不下去,1985年,他亲自致信 Apple 当时的 CEO 斯卡利,力促 Apple 开放技术规范和操作系统授权。“这个产业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如果没有其他个人电脑制造商的支持和信任,Apple 已经不可能靠自己的创新技术去创造一个标准。”盖茨在信中写道,“Apple 应该把 Macintosh 技术授权给 35 家主要的制造商,以推动‘Mac 兼容机’的发展。”盖茨没有得到回复,因此他又写了第二封信,推荐了一些适合制造 Mac 兼容机的公司,还加了一句:“我将尽我所能帮助推进授权工作。请给我打电话。”

直到乔布斯被赶走 9 年之后,1994 年和 1995 年,Apple才授权了三家 Mac 兼容机生产商,那时候 Windows 95 都快面世了。1997 年乔布斯回归后,立刻收回了授权。“让其他公司在垃圾一样的硬件上使用我们的操作系统、蚕食我们的销售额,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他后来说。

这就是乔布斯,他无法接受自己倾注心血的作品,跟任何配不上它的东西搁在一起。果冻般的 iMac 如果在数码商店里跟其他“数码垃圾”堆在一起,会让他感到尴尬、不自在甚至愤怒,所以他需要整洁明亮的Apple Store 来供奉这些产品。2004 年,Apple 和摩托罗拉合作,将 iTunes 音乐服务装进摩托罗拉的ROKR E1 音乐手机中,从此乔布斯就彻底放弃了跟别人合作做手机的念头,只能自己干。在 Flash 如日中天,几乎等于在线动画和广告的事实标准的时候,乔布斯坚决不允许 Flash 进入 iPhone,来破坏我的体验,耗费我的电量,还给我的系统添加一堆漏洞。

iPhone 上市第一年是没有第三方应用和 App Store 的,乔布斯建议开发者基于浏览器开发可在 iPhone 上运行的 web 应用。那些“漂亮到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一舔”精美产品,怎样才能放第三方应用进来,同时又不破坏它的精美?如果找不到让第三方应用优雅地运行在 iPhone 上的方法,Apple 宁可禁止任何第三方应用。后来 Apple 找到了,就是 App Store,但却伴随着业界最严格、最变态的应用审核规定和审核流程。在 iPhone 之前,微软拥有世间最庞大的开发者队伍,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创建一个软件商店,让开发者把软件交给自己审核。

微软的封闭,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的封闭,控制该控制的,其他不管;Apple 的封闭,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的封闭,不将一切置于掌控之中,会令完美主义者寝不安席,食不甘味。问题并不在于你是开放还是封闭,也不在于你是哪一种封闭,而在于你的产品是否伟大的产品。Windows 和 iPhone 都是伟大的产品,这是我们这代人的幸事。

我想说说微信,这个被悉心保护的超级应用。

很多人把张小龙看作是乔布斯的精神传人,他们都偏爱整洁优雅,讨厌粗陋混乱,他们都赋予了自己太多控制的责任(没错,是责任而不是权力),最终,他们都为自己珍爱的花园筑起了高高的篱笆,和不可逾越的律条。

我并不喜欢微信的很多限制,之前也表达过对公众平台的各种不爽,但是,说开放的大话很容易,微信该如何在拥有了 10 亿用户,10 亿种不同的想法、10 亿种不同的欲望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产品的简洁和优雅,如何避免出现破窗,说实话,我给不出解决方案。

就像 Android 手机在整体体验上越来越好,同时也给了用户更多的开放能力和更大的自主控制的权利,但很多人还是钟情 iPhone 的整洁优雅。如果 iPhone 的优雅和可爱是由邪恶的封闭带来的,那么这种封闭或许也算不上多么邪恶。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