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在游戏发布会上玩 Cosplay 的女生,把爱好做成了生意 | 100 位游戏人

AppSo

06-24 18:10

在中国市场上,移动游戏用五年的时间经历了客户端游戏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不论是增长速度还是市场规模。

尽管大部分的核心玩家们依然更欣赏主机平台或 PC 上的经典作品,但在以产值论成败的商业世界,移动游戏以其强大的吸金能力成为绝对的明星。强如腾讯,也得依靠手游来撑起它 3.7 万亿(港元)市值的半壁江山。 

当然,在手游投射出的光环里,聚集的不仅是那些有钱或有量的大公司。一些创业公司、普通从业者、相关产业的服务商……都在手游的爆发中得到了新的渠道和机会,而每一个参与其中的普通人,也在影响着游戏产业的未来。

 其中也包括那些在游戏发布会上玩 Cosplay 的年轻人。

▲ 一场游戏活动上的 Coser 们

游戏发布会上的 Coser

4 月底,腾讯游戏年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这应该是中国游戏产业规模最大的游戏发布会了,一下午的时间,腾讯拿出二十多个产品与玩家见面。在盛大游戏联席 CEO 唐彦文正式上台介绍《传奇世界 3D》之前,一群 Coser 打扮成传奇游戏中的经典角色上台进行表演。 

其中,扮演女法师的扮演者叫做辛楠,她是粉猴文化签约的艺人,这场活动是她所在公司负责的项目。参与演出的每一位 Coser 也都是长期和她共事的同事。 

在后来的采访中我们知道,这场每位 Coser 露面不到半分钟,总共不超过五分钟的表演,并不是上台溜达一下」那么简单。 

毕竟是腾讯的场子,而盛大的传奇又是含金量最高的 IP 之一。客户(也就是由腾讯和盛大双方的项目负责人)对辛楠们这次表演的舞台效果要求非常,最终定下了 3D 全息投影+人屏互动的表演方式。 

▲ 演员和投影的互动

辛楠他们的工作,从正式表演前的 2 个月就已经开始了。首先是视频同事们负责的 3D 投影和演员互动的特效制作。视频中有很多游戏角色技能的展示,画面与动作、特效与编舞,都要保持一致。到了现场,还要为投影和灯光找好每一个角度。 

经历完视频制作、动作设计这一系列流程,在正式表演之前,演员们需要进行数次的排练——到场地来一次、带妆的来一次、完整的来一次…… 

这才有了舞台上属于每个演员的那半分钟。

 她是如何成为专业 Coser?

随着近年来二次元文化的发展,Cosplay 这种文化形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在社交平台,不少用户分享自己的 Cosplay 作品。 

但能接腾讯这种大活动演出的团体并不多,辛楠他们把自己称为是专业的」Coser

她是如何成为一名「专业的」Coser 的?

辛楠长得好看,上大学时就有朋友邀请她为一些产品拍摄平面广告,毕业后就顺着这条路进入了模特行业。四五年前,辛楠接了一个广告拍摄工作,这一次客户方案中有一个特别的要求——出镜演员需要打扮成斗士星矢中雅典娜的样子。这就是辛楠与 Cosplay 的第一次接触。

从「不认识」到「很爱」,辛楠在第一次接触 Cosplay 的时候就完成了整个转换的过程。那次拍摄后,辛楠作为 Coser 出场的次数越来越多。

▲ 辛楠 Cos 的貂蝉-仲夏夜之梦

与平面模特工作相比,辛楠更喜欢做一名 Coser。在她看来,Coser 和模特完全不一样:

不是那么简单,摆摆动作,走走秀。如果要做一名好的 Coser,你是必须要融入这个角色。就好像,每次 Cos 都是一个新的自己,只有完全融入这个角色,你才能做好。

为了出好一个 Cos,辛楠可能会突然没日没夜地玩上某个游戏。玩的过程,也就是认识角色,了解角色的过程。台词、配音、背景、故事……关于角色所有相关的细节都研究透彻了,辛楠才会觉得,做好了最基础的准备。 

谈到这几年 Cos 过的角色,辛楠最满意的就是《王者荣耀》中的貂蝉,特别是貂蝉「逐梦之音」造型——光是衣服就做了好几个月。

▲ 春丽、貂蝉「逐梦之音」、痛苦女王

当我问她如果年纪大了,不能再出美美的 Cos 了,那个时候会做什么呢?辛楠几乎是脱口而出:

老了也要继续 Cosplay 啊,可能那个时候我可以出老年角色。很多游戏里面都有适合老年人去 Cos 的角色,哈哈。

 服装道具是躯干,对角色的热爱是灵魂,要成为一个专业的Coser,这两者缺一不可。

Cosplay 玩成了一家公司

辛楠的老板,也就是粉猴文化的 CEO 弯弯,也是一个喜欢 Cospaly 的女孩儿。

▲ 弯弯和辛楠

十几年前,弯弯在游戏工会接触到了 Cospaly

我们很多人在游戏工会里,我记得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就说她要出 Cosplay 了,让我们去看。我当时就不知道什么是 Cosplay……然后去完之后,哇,这就是 Cosplay 啊。当时觉得,太酷了。

于是,弯弯开始从一个观众学着成为一个 Coser。在当年,要搞到满意的服装和道具是最让一位 Coser 头大的事。买不到合适的演出服,弯弯就先把布料买来,然后带着自己画的图纸去找街头巷尾的裁缝店,让裁缝帮着做衣服。

当年这样苦出来的任何一个 Coser,拿到今天,绝对都是能独当一面的。

 弯弯这句话,大概说的也是她自己。从一个 Cosplsy 的爱好者,到社团,到工作室,再到正式注册公司……如今,弯弯拥有了一个二十多人员工(不包括合作演员)的团队。

▲ 对服装和道具的还原程度要求更高了

可以说,弯弯就是在手游爆发中得到的发展机会。道理其很简单,手游爆发,产品多了,要开的发布会也多了。游戏厂商们需要 Cosplay 这种形式,来作为一些线下活动的补充,或者是一些宣传方式。而正好,这就是弯弯和她的团队擅长做的事情:

我们的业务来源主要是游戏公司的 TOB 业务。粉侯其实是很像广告公司,但是我们做的内容,别的广告公司做不了,我们是只是针对游戏和动漫。

Cosplay:有粉丝但没有粉丝经济

 说起来,最近这两年,二次元经济也算喜事连连。就在几个月前,被称为二次元第一股」的哔哩哔哩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挂牌当天,随着 B 站的广告出现在纳斯达克的大屏幕上,二次元装扮的 Coser 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的街头。而这一天,也被认为是 Z 世代人群以及二次元文化成长的一个里程碑。

在这之前,弯弯早就就领略了资本对二次元文化的热情。据游戏产业媒体 DoNews 游戏统计2017 年二次元行业发生的投资近 93 起,涉及的资金超过 40 亿。在企业投资方中,腾讯、游族网络、西山居等多家游戏公司成为主力。

作为一家在业内活跃程度比较高的「二次元公司」,也有资本方和弯弯聊过「投资」的话题。但最后都因为很多细节无法达成统一而不了了之。

面对资本这个话题,弯弯是少数的冷静派之一。一方面是她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想被资本束缚」。另一方面弯弯也明白,即使是有钱,这个行业也没有那么多人才可以满足一个 Cospaly 公司快速发展的需求。

与其挂念投资人,不如把更多精力拿来考虑公司如何继续生存?如何在找到更健康的收入模型?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投资对于公司来又有什么意义?说到这里的时候,弯弯反问:

你看这两年拿融资的那些二次元创业公司,有几个活下来了。

但面对资本的冷静不代表弯弯对事业没有渴望和野心。说到底,她还是希望能从游戏产业的舞台边缘走出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 Cospaly 品牌。就像篮球,有人在校园里打比赛,也有人在 NBA 打职业联赛。

▲ 粉猴 Cos 的《绝地求生》游戏角色

粉猴想做的,就是 Cospaly 中,能打职业联赛的那种队伍。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优秀的 Coser 们也能像优秀的球员一样在粉丝经济中获得利益和更好的职业发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也有粉丝们会说「好喜欢你们」,但 Cosplay 的盈利模式依然无法脱离游戏产业。

但弯弯设想的未来恐怕还很遥远。毕竟如果能把 Cospaly 也当成是一种产业的话,那么理应有一套标准来衡量这个体系的各个组成部分。但遗憾的是,这个行业,连 一个比赛要怎么去评选最好的作品,都还没有标准。

什么样的 Cos 是好的?怎么做才是对的?没有标准,我们只能是尽可能做到我们认为的最好。

 一种更具挑战的抱负,还是太过天真的幻想?或许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条远比「拿到投资」更为艰难的路,走这条路需要钱,更需要千千万万个弯弯、辛楠。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