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入殓师:如果世界末日后只剩你一人 | 新游记

AppSo

09-10 09:59

荒无人烟的城市,刺骨嶙峋的寒风,在早已被披上积雪的世界里,人们对未来的憧憬,随着漫长的冬夜渐渐散去。

「 上一次在末日里我做过什么? 」 我不禁对着窗外的景色发呆,曾经无比渴望的森林雪景,现在却是死寂与空洞的代言人。「 昨天在小镇捡到了齿轮,可以加工一下,食物也不大够了,还得去森林走走。」我自言自语的陷入了沉思,完全没有注意窗外早已出现的人影。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把我从沉思中强行拽了出来。「当人类全部灭绝我却听到敲门声?!」我拿起猎枪,用颤抖的身体斜靠着门推开了一个小缝,准备迎接这恐慌的惊喜。

直到我听见门外,那略显稚嫩与紧张的声音。

「请,请您一定,要帮我一起举办宇宙葬!!!」

宇宙葬

宇宙葬,曾经是一年一度的盛典。

女巫们通过火箭,引领者地上的灵魂回到宇宙中,满足他们最后的心愿或遗憾。人们默默祈祷给灵魂送去希望与祝福,也在欢声笑语里给自己带去美满与幸福。

「一切都变了,我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女巫,就算有,你也做不出火箭。」我放下了手中的枪,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

瘦弱的身躯与厚重的外套极其不搭,在这个极度残酷的环境中,她宛如风中稻草,被肆意欺凌。「工厂早已停工,小镇就剩我一个人,瘟疫杀死了几乎一半的人,剩下的也在无尽的冬季里绝望而亡,你走吧。」

「我是最后一任女巫林芳,请你相信我,咱们一定会成功!」她激动的快喊了出来,晶莹的眼睛中充满了坚定。在她的百般劝说下,我竟然对她产生了一丝同情。

「那我需要做什么?为了这最后的宇宙葬。」

清单

小镇曾经是火箭研发基地,我在这里度过了几乎一生的时光。

「火箭需要的是车用引擎。」我记得林芳认真的给我说道。

熟悉的小镇,熟悉的风景,却早已物是人非,回忆渐渐浮现,唯有自己品尝着苦涩。「真的能成吗?无数人向往的宇宙葬?就我们俩?」我怀着疑惑穿梭于大街小巷。

制作雪地靴,是为了穿越雪地之中;制作帐篷,是为了去更远的地方;锯子、手电、地图、猎枪,没有它们就无法完成林芳的清单。

当城市已不再是城市,当生活已不再是生活,我走在形形色色的街头与工厂,「捡垃圾」回收林芳需要的零件。

我循着一条条路线,拼接起这里曾发生的故事,繁荣与寂寞,幸福与绝望,小镇与我。

清单一张又一张,虽然枯燥却比以前有趣的多,可能是我也想看到宇宙葬再现的那一天吧。

「遇到她之前,我的生活还不如这些清单充实。」我叹道。

「下一个清单又是什么?」

我们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能听见灵魂的声音,它们时常在我耳边喃喃低语。

「我想回到宇宙!」

「为什么!我没有生病,我就想见我妈妈!」

「我想见我妻子!」

「都离我远点!」随着脑袋一阵剧痛,我大吼道,恍惚间我回到了过去,眼前母亲的身影越发清晰。

「妈妈!你不要走!」我奋力嘶喊着,「妈妈要去城里找你爸爸,只有在城里才能有火箭的核心部件,完成宇宙葬。」

这是我记忆中母亲最后的形象,我呆呆着望着远处的发射塔,林芳说过,只要引领了灵魂,完成宇宙葬,我们与它们都会从痛苦中解放。

在这个末日世界里,谁又不是痛苦的;在这个绝望寒冬中,谁又不渴望温暖。

我尽力去完成路上每一位灵魂的遗愿,我把警长的徽章拿给他妻子的灵魂,告诉她警长生前最爱的是她;我把急救物质从烧焦的荒野中找到,告诉医生不要再为此自责。

我把林芳的螺丝刀修好,告诉她,我们一定会成功。

毕竟,我们都曾生活中痛苦之中。

愿你的余生不再孤单

如果,在这个末日里,我们没有相遇会怎样?

如果,在这个寒冬中,我们绝望迷惘会怎样?

如果,在这个瘟疫后,我们彼此孤单会怎样?

灵魂,女巫,火箭,她。

争吵,愤怒,抱怨,我。

感谢灵魂让我们相遇,地球在上,是你给与了我温暖与希望。

感谢灵魂让我们相遇,地球在上,是我给与了你动力与坚强。

「愿你的余生不再孤单。」

OPUS:灵魂之桥适用于 iOS 9.0+ 的 iPhone 和 iPad,大小 250.8 MB,完整版售价 12 元。

 

AppSo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