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想过在毕业典礼上与校长携手「起飞」?

AppSo

07-02 18:02

如果新冠从未发生,人们 2020 年的生活又会是怎样?

极有可能的是,「全民直播卖货」的潮流不会来的这么快,「网课」对于多数老师家长还是个新鲜词,「远程办公」在白领们眼中只是临时加班的应急之策,而近期大热的「游戏云毕业」也不会火遍高校圈。

你能想象「邀请老师们一起来游戏里举办毕业派对」的画面吗?在沙盒游戏《我的世界》里,这个略显疯狂的想法真的实现了。

全球顶尖高校不约而同的来到方块世界

最近,浙江大学在《我的世界》中隆重举办了 2020 届毕业派对,为准毕业生们四年的象牙塔求学生涯补上了最后的落幕狂欢。

为了赶在毕业前让大家重游一次母校,5 月上旬,现任浙江大学制冷与低温研究所博导的徐象国副教授便发起了一个叫「MC 浙大-紫金港篇」的项目,目标将浙大紫金港校区的建筑物悉数搬进了《我的世界》虚拟游戏中。项目的志愿者征集帖一发表到浙大校园论坛上,不到一小时,帖子就登上了全站「十大热门话题」,获得了同学们的积极反响。

最后,一百多位学生帮忙建造,一个月内完成了六十多栋虚拟建筑的等比例复刻。

▲ 浙江大学同学们 5 月 20 日的「施工」日志

中国传媒大学在《我的世界》中完成的「云毕业礼」同样反响热烈,一度迈进微博热搜榜,甚至收获了人民网、央视新闻等各大官媒的点赞祝福。

南京大学的一支「神仙」学生团队在游戏中完美复刻了一个绝美的虚拟南大,并制作了一支四分半的视频成功献礼南大校庆,结尾用烟火向母校深情表白。

哥伦比亚大学今年举办了建校历史上的首届虚拟毕业礼。在开场礼上,准毕业生们身着清一色的虚拟校服,站在神圣的礼堂前等待着毕业礼的开始。

从以上海内外高校的「虚拟毕业」案例不难看出,各大高校对于毕业礼的仪式都十分看重,宁可各出奇招大胆尝试,也不愿因为「特殊情况」就此妥协放弃。而同学们对于「虚拟毕业」的主动热情也不仅仅是图新鲜、好玩,因为在特殊时期下还能与大家重聚校园,享受最后一段校园时光,实属是难能可贵。

毕业礼如同生日派对、婚礼一般,是我们人生中意义重大的高光时刻,它需要其他人的共同参与和见证。尤其在令人压抑、焦虑的「特殊时期」,人们更为需要惊喜与胜利来获得生活的慰藉。因此,和「直播」、「网课」类似,「游戏中的虚拟毕业礼」并非是疫情应急情况下的临时替代品,而是可以满足人们真实需求的一种新方式。

云毕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画风单一,没有主线,没有核心剧情的沙盒游戏《我的世界》,却能够超越《俄罗斯方块》成为史上最为畅销的游戏,风靡全世界,这是为什么呢?一句话:充满无限想象。

我觉得,一个简单而且充满生机的游戏,很有潜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好游戏,而且它可以随时修改我想要的东西并添加我想要添加的东西。

——马库斯·泊松(《我的世界》游戏创始人)

这款游戏无论是角色、道具、建筑等游戏元素均由方块构成,你能做的事情只有两件——建造与破坏。而生存与建造所需要的任何资源,都可以在游戏中主动获取。在游戏中,玩家便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是这个世界的上帝。你可以尽情的发挥出自己的想像力。通过各种材料建造出任何你想象到的东西。

同时,可供自定义代码的各类功能方块,使得游戏有了更加广阔的延展性。你甚至可以成为一名开发者制作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依据个人想法去设定游戏规则。简而言之,你可以独自或者与伙伴们一起打造心目中的虚拟世界。

《我的世界》拥有极高的功能性,这一点极大保证了它相较于其他游戏,在技术层面上可以满足许多现实中的虚拟场景应用,将现实实景搬到游戏中进行二次创作。

也正是依托于强悍的游戏功能性,在《我的世界》中所呈现的「云聚会」最终效果有些令人出乎意料。

在浙江大学的虚拟毕业派对上,准毕业生们不仅在游戏中「飞」着重新游历了熟悉的母校风景,还可以一边逛校园一边参与「寻宝」和挑战「特色小游戏」,体验到游戏世界独有的交互乐趣。

虽说是虚拟校园,但现实中毕业派对具备活动却一个也没有少,甚至更加丰富,拨穗仪式、打卡合影、毕业烟火秀等各类环节应有尽有。毕业生们便在环环相扣的活动中,沉浸于享受欢乐的派对氛围,和久违的同学们在校园内尽情放肆。

在拨穗仪式结束之后,浙江大学精心设计的四场「毕业烟花秀」表演,恰好对应着同学们四年宝贵的大学生活,细节之处也渗透着十足的仪式感。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虚拟毕业礼同样别出心裁。在毕业当天,加州伯克利的毕业生们齐聚于他们搭建的校园体育场中,虽说是线上举行,但校长致辞、学位授予、抛礼帽等该有的环节一个也不少。同时,今年也是加州伯克利建校 150 周年,整个仪式显得更加意义非凡。

学生们甚至特地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校以来的第一位女校长 Carol Crist 设计了在《我的世界》中的虚拟皮肤形象。就像是为校长定制宴会的晚礼服一般,仪式感爆棚。

在毕业典礼结束之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还举办了为期两天的音乐会,邀请了 40 多名音乐家到场演出。

尽管目前高校们复刻的「虚拟校园」地图暂时只对本校学生开放,但如此制作精良、沉浸感十足的作品不能进一步开放传播,扩大它的使用价值难免有些可惜。或许在 7 月份的高考之后,又将掀起一股「云看校」、「云招生」之类的新风潮呢?

谁是撬动整个方块的人

透过「虚拟毕业季」的刷屏现象,除了可以感受到游戏的力量与未来可能外,我们还能看见背后「玩游戏的人」所潜藏的巨大价值。

作为一款可休闲、可硬核的沙盒游戏,《我的世界》在传统文化、影视、科技、教育等众多社会领域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实用价值。通过与 NASA、中国八大古村落、《我和我的祖国》、爱因斯坦特展、这些对于年轻人成长有着积极意义的 ip 广泛合作,《我的世界》成功做到了让游戏在好玩的同时具备现实价值。

此次,「在《我的世界》中举办云毕业礼」的创意源自于国外的核心游戏玩家,随后参与尝试的高校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活动内容也越来越丰富与完善,直至全球众多高校的毕业典礼都一齐迈向了「云端」。

由此可见,从游戏到兴趣玩家,从兴趣玩家到核心玩家,再由核心玩家发展至对社会产生重大积极影响,类似的价值增值逻辑已经在《我的世界》中被反复印证了许多次。无论是疫情爆发期间,开发者自发还原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为武汉打气加油;还是后疫情时代,高校圈内火热的「虚拟毕业季」,这些成功先例不断证明着玩家与开发者都可以通过《我的世界》来展示自己的价值,放大自己的价值。

在这里,你能够认识到许多志同道同的小伙伴,一起探索,一起创造,用创意的眼睛看见游戏未知的可能。

由于没有游戏规则,玩家成立了论坛来谈论如何玩这款疯狂的游戏,它也进而快速扩散。一款很复杂但没有指南的游戏需要一个交流社区。

——丹尼尔•戈德伯格

另一方面,《我的世界》也在不断构建更大的生态链。通过进一步扩大与其他行业进行跨界合作,官方得以不断寻求题材的突破,为开发者们争取到更多不同创作类型的发展机会。

同时,针对 UGC 生态打造的集内容创造与分享一体化的 MC Studio 平台,能够提供一系列帮助开发者创造的内容开发辅助工具,用技术层面的支持来持续降低开发门槛,让游戏创造更加简单。而为了保障 UGC 生态的持续运转而推出的 CRAFT 计划,可以让有创作梦想的玩家从玩法策划、玩法开发、推广运营和扶持基金四个方面获得全面扶持。

日趋完善的创作环境,吸引着越来越多开发者的加入,也让《我的世界》成为了游戏开发者的优先选择,最终形成聚合了「创意、收益、联盟、愿景」四大核心要素的内容生态,维持着良性循环运转。

一场突发性公共卫生灾难,就像巨大的推手般逼迫着每个人走出舒适区,去尝试新的生活方式,也让许多看不到的价值重新被审视,在苦难的放大镜下表现得更为明显。那么,漫长的后疫情时代内还将诞生怎样意想不到的跨界惊喜?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